梦远书城 > 寄秋 > 与福妻同行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们挖到的那株百年人参是我用三千两买下的,药铺掌柜的说是你们卖给他的。”他目露厉光,小小年纪已有杀伐之色。

  “什么,我们才拿到五百两而已……”说溜嘴的二舅母连忙用双手捂嘴,但为时已晚。

  “再找一株人参娃,我用五千两白银来买。”少年毫不迟疑的开出高价。

  宋家一个八岁的小男童撇了撇嘴。“表妹又不在,她才知道哪儿有人参娃……”

  “五宝!”大人们齐声一喊。

  “你表妹是谁,住在哪里?”少年急切的追问。

  宋家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很有默契的闭紧嘴巴。

  是夜,弥陀寺,禅房。

  一道如鹰起鹰落的暗影凭空出现,落在竹林旁的斜飞屋顶上头,一名十岁左右的小丫头提着凉掉的水走出一灯如豆的禅房,她小心的猫着步,唯恐洒落姑娘刚洗完澡的污水,致使和尚们滑跤。

  不明的灯火中,更小的小丫头着完衣,一下一下地梳理半湿的浓密黑发,不长的小腿肚离地晃呀晃的,哼唱着地方小曲儿,她坐在卧铺旁显得更娇小,彷佛后面的床铺要将她的小身子给吞没。

  万福的神情很是惬意,带着小女儿的娇憨,她的个头还没有供桌高,要踮起脚尖才瞧得见香烟缭绕的菩萨,女子化身的大士低头对她微笑,嘱咐她要多行善事,生而为人,不可为己而私我。

  说实在话,她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大士要她与人有善必定有其用意。

  但是,她做的善事还不够多吗?

  因为日行一善,她得以进出血玉镯子的芥子空间,以善行大小施使法力,她将五亩大的空间整理出宛若现代的度假中心,花草树木生气盎然,果子结实累累,蔬菜、稻子收割了一荏又一荏,堆积如山。

  她着实苦恼着,毕竟她的年纪太小,没法将空间里的作物拿出来卖,人家也不相信才五岁的她有能力能种出多种粮食,真要卖也是启人疑窦。

  空间中有保鲜作用,一旦采收下来便会维持刚采收时的新鲜,不会腐败或坏掉。

  因为不卖,因此万福让蔬菜全长至开了花,她只收种子,日后拿到外面栽种,果子的一半酿成酒,一半制成果脯,堆放起来好收藏,不占小小的空间,她弄了间仓房还装不满,大大小小的坛子一排一排的在架子上排放整齐。

  她有时会恶趣味的想,这看起来还真像现代的灵骨塔,一个又一个的骨灰坛子排列整齐,贴上先人的相片和名字。

  空间里的作物生长快速,三、四个月能收成的水稻约半个月就能熟成,刚种下的果苗也是三个月左右就能长成开花结果的成树,她还特地种了几株少见而珍贵的药草。

  有永不枯竭的池水浇溉,不论种什么都能活,说是灵池一点也不为过,她偷偷将池水加在家人的饮水中,他们像空间里的作物一般,爹娘脸色日渐红润,脸皮光滑,彷佛年轻几岁,姊姊不再有夜喘的毛病,倒是两个弟弟因此被养得古灵精怪,太唠嗑了。

  不过万福先天性子懒,也因她行善不足而导致法力大减,所以半个月一收的作物她往往拖上一个月才有动作,收了稻也不会马上再播种,她并不缺银两,因此辛苦了一、两年的稻种还不足百石。

  她当是在玩,闲了才进来逛逛,或是天儿太热或太冷来消个暑、避个冬,空间里没有四季,只有接近夏初的春天,温暖而阳光普照,有日升月落,却无狂风暴雨。

  “你是万家六姑娘?”

  突然有道黑影落在地面上,耳际传来有些清扬的少年嗓音,昏昏欲睡等头发干的万福猛地打了个激灵,有些娇酣的眨着蝉翼般睫羽,有点惊、有点愕然,但没有害怕。

  在菩萨的眼皮子底下,没有人伤害得了她。

  转过身,她看见身后着夜行衣的少年,他的年岁不大,看起来和大堂哥差不多,不过比大堂哥好看多了,浑身散发着高高在上的尊贵之气,深目眉浓,薄唇冷厉。

  显然地,他不常求人,倒像是掳人。

  “你找万家六姑娘做什么?”夜里潜入小姑娘住的禅房,绝没安什么好心。

  “人参娃。”他声冷如霜。

  顿时了然的万福一点头。“谁告诉你我有人参娃的?”

  “剑。”

  “剑?”什么意思?太难懂了。

  “把剑架在脖子上就会有人开口了。”他压根不认为自己有错,事急从权,拐弯抹角太慢了。

  万福不高兴的嘟起樱桃小嘴。“你伤害他们了?”

  “我不伤人。”只求一个答案。

  “坏人。”接着她在心里默念着,菩萨,快显你的神通,把他挪到荒郊野外,让他找不着路回来,好好教训他一番。

  不急,孩子。悠然的低语从主殿飘至。

  少年面上一红。“我要救人,你帮我找人参娃。”

  “找不到。”她累得要死,想睡觉。

  “我用五千两跟你买。”有如此利益,他不信有人抗拒得了。

  她很倨傲的一甩头。“不希罕。”

  少年一咬牙,“条件由你开,只要我办得到都可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