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与福妻同行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是头一年孩子还小,离不开身,又是黏人的年纪,这事儿只好暂时搁置,这回碰巧宋姥姥做大寿,她便先去拜寿,而后再绕道弥陀寺,把欠下的赶紧还清,不欺神明。

  但她不知道的是,万家的八少爷、九少爷是万福求来的,她走到注生娘娘跟前跟她打了商量,让娘娘给她母亲一个儿子,看在福神的面子上,注生娘娘笑着点头应允。

  谁知注生娘娘给了个惊喜,一次送俩,把万福惊着了,她只要“一”个弟弟,两个太吵了,跟来讨债的没两样。

  “咦!好漂亮的马。”

  到了弥陀寺的山脚下,要往上山的路驶去,直驶的官道上冲出九匹高大的骏马,为首的西域大马上竟然坐了一位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的锦衣少年,身后八名同样骑马的壮汉像是他的侍卫,分处两侧保护他。

  两队人马在官道上匆匆擦身而过,在娘亲怀里打着瞌睡的万福被呼啸而过的风声惊醒,她掀起马车车帘往外一瞧,只看见马儿跑得很快,马尾巴左甩右甩的扬起灰尘。

  “二姊,你看到什么了?”一脸困意的万泰揉着眼睛,趴到了大姊的腿上。

  “马。”好看的马。

  “我们也有马。”拉车的马。

  “是呀!我们也有马。”不用希罕别人的马。

  “二姊,我好困,你不困吗?”万泰打了个哈欠,看向趴在娘亲腿上、睡得死沉还流口水的弟弟,觉得他很脏。

  “困呀,二姊要睡一下,你别吵我。”这两天在姥姥家没睡好,他们老拉着她聊天,害她说太多话,嘴巴好酸,她要趁上山的这一、两个时辰好好补眠,毕竟庙里“故人”多,到时她又有打不完的招呼。

  万福和寺里的神像都很熟,即使她换了模样,身形也小了一大截,它们还是认得出她是谁。

  “我也要睡了,二姊不许拉我的小毯子。”一说完,万泰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小孩子就是这样。

  两个弟弟都睡得很熟,万福一翻身,枕着她娘的另一边大腿睡了,浑然不知与马车错身而过的少年,要找的人便是她。

  “娘,给妹妹盖件被子吧,免得她着凉了。”已能看出日后美貌的万欢放下手中的绣绷子,递给母亲一件薄被。

  “她呀,壮得像头小牛犊似的,从出生至今也没见她打个喷嚏,倒是你,身娇体弱的,早晚要多加件衣服,别让娘担忧。”宋锦娘笑着接过大女儿递来的小被子,披在睡得像小猪的二女儿身上,眼中充满对儿女们的疼惜。

  “娘,近两年我觉得身子好多了,也少有生病,人也清朗许多,大概是沾了妹妹的福气吧!”妹妹看起来很瘦弱,肤白胜雪,可是家里谁也不比她力气大,她的胃口更是好,一顿能吃三碗饭。

  “也许真有那么一回事,自从你妹妹一出生,咱们家就一日好过一日,连你爹都显得意气风发,在外面走动还有人称呼他一声二老爷呢!”全是托二女儿的福,他们万家在景平县城也算是小有头面,昔日不见闻问的小米铺也成了大店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娘,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我也会帮你管着弟弟妹妹。”万欢嘴角弯弯,笑起来很甜。

  “好,娘就靠你了,福儿这丫头太没定性,早晚惹出事儿。”她这是吊着心,唯恐一语成谶。

  “娘,妹妹很乖,就是有点淘气而已,但只要咱们说的她会听的,你不用担心。”妹妹很聪明,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宋锦娘笑了笑,一手一个轻拍睡在她腿上儿女的背。“你不过才大福儿两岁,却比她懂事多了……”

  有女如此,她还有什么可烦忧?

  “娘,你就享儿女福吧,等日后两位弟弟考上文武状元,你就是状元娘了,到时可风光了。”就像妹妹说的,两小子不上进就打,打到他们有出息为止。

  说到状元郎儿子,宋锦娘掩着嘴笑得好开心。“我可不敢指望,只要他们能识点字、懂礼知事,我就满足了。”

  不求儿出仕入将,只愿他们平安康泰,这是每一个为人母的念想。

  “欢儿,你也别绣了,歇一会儿,娘知晓你的用心,可是不要太勉强自己,你还小,当个被爹娘宠爱的孩子就好。”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每一个都疼。

  “娘,我不困……”刚说着,万欢伸腕掩着口鼻,打了个她意想不到的哈欠,眼皮子有点沉。

  “睡吧!到了弥陀寺娘会喊你的。”这孩子就爱逞强。

  “嗯!我眯个眼儿。”万欢放下绣绷子,头靠着车壁,微微一斜身。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在蜿蜒的山径上,向弥陀寺驶去,庄严的白色寺庙矗立在半山腰,巍然沉静。

  此时的宋家,一个站起来还没马儿高的锦衣少年,在八名侍卫的护卫中下了马,他有些急迫的走向前。

  “这里是宋家?”

  忽有穿着贵气的少年公子来到,一脸狐疑的宋大舅出声,“你是谁,要找宋家的什么人?”

  “人参娃。”少年一开口便直指重点。

  闻言,宋家人立即面容紧绷,心生戒备。“什……什么人参娃,听都没听过!”

  “哪里有人参娃,我要救人!”少年眼露焦急。

  “这位公子,我们真的没见过人参娃,你找错人了。”宋大舅矢口否认,就怕连累小外甥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