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与福妻同行 > 上一页    下一页


  宋锦娘没什么大烦恼,就是妯娌不和罢了,自从生了二女儿,大嫂、小婶都对她或多或少有些排挤,因为二女儿太受宠了,抢走了她们女儿的疼爱,她们为此大为不满。

  女人家本就心胸狭小,再加上有了比较,一点点小事也能闹出火花,觉得自己这一房吃亏了,便想着法子讨回来,明里暗点施点小绊子。

  再加上万家这些年富起来了,也开始养仆蓄奴,原本下人不到十个,如今多到三十几人,也有了管家和各房的管事婆婆。

  万福在万家排行第六,府里下人称她为六姑娘,其他孩子都只配有一个小厮或丫鬟,就只有她和长房的嫡长子是一样的待遇,有两个丫鬟服侍,使得另两房的女人更不快。

  萧氏和李氏不会针对对她们有利的万福,理所当然便将矛头指向宋锦娘,对她说话总是带着刺儿,不时弄出事儿使人难堪,宋锦娘倍感无奈,但也只能忍耐。

  “是,娘坏,欺负小福儿。”宋锦娘笑看着二女儿。

  “娘,该走了,要不到姥姥家都晚了。”万欢在一旁提醒道。娘真是的,老是逗着妹妹玩,把她逗得都有点呆了。

  若是此时的万福知晓万欢心中的想法,肯定会大声的为自己叫屈,她只是累了,笑不出来,暂时放空而已。

  做人真是件累人的事儿,她好想回去福地洞天,每天闲到发闷地逗逗兔子精,闻着万年合欢树的香气,喝着酿了千年的杏花酒。

  “姊姊抱。”万福笑呵呵地朝她大姊伸出手。

  “又懒得走路了是不是?”知妹莫若姊。

  万福摇摇头。“不懒,喜欢姊姊。”

  被哄得开心的万欢轻捏了下她的鼻头。“又哄人了,你这张嘴呀,根本是泡在糖水里,把人甜得欢。”

  万欢才七岁,可说起话来像大人,而且文静聪慧,学了一手好女红,刺起绣来有模有样,已经能给妹妹做衣裳了。

  “不甜,吃糖会坏牙。”万福最痛恨的是换牙,二十八颗小乳牙会慢慢脱落,怕有蛀牙的她很少吃糖,而且勤刷牙。

  “嗯哼!分明是爱美,怕变丑。”她这个妹妹是个小人精,特别喜欢美的东西,一看上了就紧捉着不放。

  “姊姊美,喜欢。”万福的小手摸上姊姊的脸,乐呵呵的直笑。

  “调皮,还调戏起自个儿的姊姊了。”宋锦娘假意轻拍二女儿的小手一下,见她手快的往姊姊怀里一缩,咯咯咯的露出得意表情,她不由得好笑。“欢儿,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嗯!弟弟们在前院等着,我让王婆子先抱他们上马车,免得在外头吹风着凉了,姥姥家住不了太多人,所以就一个奶娘照顾两个弟弟,我和娘一个丫鬟伺候,妹妹也带窝儿去好了。”两辆马车八个人,刚刚好。

  “你真是长大了,安排得很好。”宋锦娘欣慰地轻抚大女儿黑亮如绸缎的发,大的乖巧,小的淘气,都是她的心头肉。

  被夸赞的万欢浅浅一笑,眼眸晶亮。“我是长姊,照顾弟弟妹妹是我的责任。”

  “姊姊,我让你照顾。”万福说得理所当然,毫无愧疚。

  “又顽皮了,自己下来走。”这孩子呀,两条腿像面团似的,能坐绝不站,有人抱就不走。

  “不。”她抱紧姊姊的颈项。

  “你重了,姊姊抱不动。”妹妹都被大人们给宠坏了。

  “不重,很轻。”她可以轻如羽毛,只要还她法术。

  万福轻摸手腕上一只赤红色玉镯,它原本只是细腕上一条细细浅浅的花纹,当她越长越大,纹路越见明显,在她一次不小心弄伤了手,滴了一滴血在花纹上,隔天一睡醒,就发现腕间多了一只色泽如血的血玉镯子。

  别人或许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但她很清楚这是一个芥子空间,里面是空荡荡的一片,除了一泓池水,就只有三亩左右的土地,连一根杂草也没有,空旷到令人想哭。

  她试着在里头种植花草,却是完全行不通,某次她意外帮助一只受伤的兔子回家,再进到空间里时,赫然发现她能使用法力了,而且也能把外面的种子拿到空间内种,生长得极为快速。

  但是,是有时效性的。

  根骨好、悟性高的她立即想到,她必须做善事才能获得力量,善行越大,帮助的人越多,她就能当空间的主人,想在里面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动手只靠意念便能完成。

  因此她用池水浇溉种了一亩水稻、一亩菜和玉米,另一亩是种果树和几棵花梨木、紫桧、香楠,再在成木的树干盖了一间木屋和储放室,用来放置采收的蔬果和粮食。

  木屋里陆陆续续多了农具、锅碗瓢盆、她的衣物鞋子、调味料和一些种子,她在池子里放鱼苗、螃蟹,用种出来的菜和米糠养它们,那些小果子也是它们的口粮。

  只是她的法术只能在空间内使用,一旦离开了,便是被娇惯成性的小姑娘,没人帮忙什么也做不了。

  宋锦娘本想抱二女儿,就听到大女儿说——“娘,妹妹不重,我还抱得动。”万欢一手扶着妹妹的腿窝往上一托,抱得十分稳妥。

  母女三人出了院子,很教人莞尔的,万福的爷爷、奶奶、大伯、三叔都来送行,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反倒是她的爹不在,去外地收帐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