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与福妻同行 > 上一页    下一页


  万家三兄弟一听,高兴得眼眶都红了,这下子铺子不但不会倒,还倒赚了快四千两,怎不教人欣喜若狂。

  他们一致认为是新生的娃儿带来的福气,因此替她取名为万福。

  她不但是个粉妆玉琢又爱笑的女娃儿,也不负她的名字,真是个带着福气来的,打她一出生,万家人不管做什么事都很顺利,米铺也越开越大,如今在东市又开了一间分铺,生意兴隆。

  且当年两个怀孕的三房姨娘孩子都胎死腹中,倒是三婶娘有孕了,隔年生下一个白胖儿子,这把三房上下给乐坏了,直说万福有福气。

  再后来,万福的娘亲也有了身孕,这一胎还是双生子,且都是儿子,万全老俩口笑到嘴都阖不拢,当晚就给祖宗上香了。

  没多久,长房庶子出生了,为家中第十个孩子。

  又过了两年,三房生了个庶女。

  万家如今有五个孙子、六个孙女,有嫡有庶,都快凑成一打了,万家人的高兴已是言语无法形容,觉得老天太厚爱万家了。

  而最大的功臣非万福莫属,她带福又带财,把万家家运往上推,他们相信再过不久,万家便是县里举足轻重的大户。

  “娘。”今年五岁的万福那软糯的嗓音甜得让人心口发软,白玉一般的水嫩小脸更是教人忍不住想掐一下。

  但没人听见她的腹诽:我本来就是福神座前的福娃,不是像,而且把我打扮得像红包袋干什么,红衣、红鞋、红袄子,还用红头绳紮头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红的,看了好不厌烦。

  哼!坏爷爷,臭爷爷,一声不响的把她丢在这个什么都慢的年代,还让她从吃奶的年纪开始当人,他知道她吃了多少苦吗?说话、爬行、走路都要从头学起。

  但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她没了法术,几千年来她不管要做什么事,只要动动手指、念念咒语,意念一动便能完成,都不用自己动手,而且躺在树下看杏花飘落,听小草小雨窃窃私语,多么惬意啊,闲来无事还可以酿坛酒。

  可是当了孩子后她什么也做不到,要勉强自己喝人奶,不然长不大,还要像傻子一样四肢着地,然后从爬虫类进化到直立型人类,装小扮可爱讨所有人欢心,她很累的好不好?

  万福深深觉得她被自个儿的福神爷爷坑惨了,她在福地洞天都没这几年辛苦,还要帮着振兴万家二房。

  有了福星女儿,万明的际遇不可同日而语,人人抢着巴结他,在万福的福气下,他小有积蓄,利用手中的私银买下县外一块附有三亩小庄子的五十亩田地。

  二房有了银子,万福和姊姊万欢也过得益发滋润了,两人出门都穿金戴银,有如家产富裕人家的小姐。

  “哎呀!我们家福儿越看越可爱,娘都舍不得眨眼了。”这小脸丰满、白里透红的,多有福气。

  “那娘就不要眨眼,看能不能看到生出银子。”她也就长得好看些,还不到倾城倾国的地步。

  听着女儿娇软的声音,宋锦娘的心软成了一滩水。“嗳!这话说得真好听,你不就是最大的一锭银子吗?”

  女儿是她的金疙瘩、银宝贝,给她带来好运道的福娃。

  其实她在生产之前就一直很担心又生个女儿,万家缺的是孙子而非孙女,已经生过一个女儿的她,若是再生下女娃儿,恐怕抱孙心切的婆婆会塞女人给丈夫当妾。

  因此当她得知又生下女儿时,那时她都有想死的心了,怨恨老天将她往死路逼。

  谁知峰回路转,女儿竟是个福娃儿,在家中的地位直逼长房长孙,爷爷疼、奶奶宠、叔伯怜爱有加,几乎全家都宠着她一人,视她为家中的祥瑞。

  万福出生那一日红光普照,整整一日不散,此事已成为县中的大事,县太爷特意送来两百两祝贺,其他乡绅、大户也纷纷送上贺礼,她也因此与有荣焉。

  “此女聪慧,福厚绵长”,五台山寺庙的得道高僧为她批示的八个字,注定了她此生的福运绵绵。

  “福儿不是银子,福儿是福娃。”万福笑着露出八颗小米牙,眼儿弯弯,小嘴微翘。

  “是呀!我们福儿是福娃,才不是铜臭味的银子,要香香的,比花儿还香。”宋锦娘逗着女儿,搔着女儿的胳肢窝。

  万福咯咯直笑,扭动着小身子。“娘,痒。”

  “娘不痒,福儿痒。”这丫头笑声真悦耳,让人听了彷佛所有烦忧都在瞬间洗涤。

  “娘坏……”爷爷呀!你看到了没,小福多可怜,要卖力演出童真,好取悦她眉带愁色的娘。

  宋锦娘没什么大烦恼,就是妯娌不和罢了,自从生了二女儿,大嫂、小婶都对她或多或少有些排挤,因为二女儿太受宠了,抢走了她们女儿的疼爱,她们为此大为不满。

  女人家本就心胸狭小,再加上有了比较,一点点小事也能闹出火花,觉得自己这一房吃亏了,便想着法子讨回来,明里暗点施点小绊子。

  再加上万家这些年富起来了,也开始养仆蓄奴,原本下人不到十个,如今多到三十几人,也有了管家和各房的管事婆婆。

  万福在万家排行第六,府里下人称她为六姑娘,其他孩子都只配有一个小厮或丫鬟,就只有她和长房的嫡长子是一样的待遇,有两个丫鬟服侍,使得另两房的女人更不快。

  萧氏和李氏不会针对对她们有利的万福,理所当然便将矛头指向宋锦娘,对她说话总是带着刺儿,不时弄出事儿使人难堪,宋锦娘倍感无奈,但也只能忍耐。

  “是,娘坏,欺负小福儿。”宋锦娘笑看着二女儿。

  “娘,该走了,要不到姥姥家都晚了。”万欢在一旁提醒道。娘真是的,老是逗着妹妹玩,把她逗得都有点呆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