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与福妻同行 > 上一页    下一页


  “仓房有很多地方都有点破损了,我早说过要修葺一番,偏偏你们不同意,说是还能用,等把粮卖了再说……”为了贪小利,现在反倒得不偿失。

  “二哥,别再这儿放马后炮了,当初你说了一嘴巴,还不是没修,就怕出银子。”老三万征不快的道。

  “我那点银子能干什么,而且我娘子快生了,我总得留点银子以防万一。”万明是个疼妻子的人,他和妻子自幼青梅竹马,把她当心肝宝贝儿疼宠着。

  万家米铺的生意普通,每年大概赚个几百两银子就算顶天了,一半的收入归公中,另一半则由三兄弟平分,每人约分个六、七十两左右,各自妻子的嫁妆归各房所有。

  这是他们的父亲万全立下的规矩,希望一家子能和睦相处,兄弟齐心守护家业。

  万全的父亲原是佃农,后来买了几亩地,日子才渐渐好过起来,传到万全那一代已有四十几亩地,老父过世后几个兄弟分了家,由于万全是长子,他分得二十五亩地和一间祖宅。

  万全是种田的一把好手,又遇到几个好年,土地越买越多,心也越来越大,光是种地已满足不了他。

  后来他干脆把田地佃了出去,拿出所有积蓄到县里买铺子、置办宅子,从此当起了商家。

  基于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道理,他决定开米铺,自产自销,省得被中间商剥削。

  虽然没有一夕致富,但比种田的收入好上许多,他便定居在县里,除了清明扫墓,很少回老宅。

  不过万全老了,不想再管事了,便把铺子交给三个儿子去打理,他只管含饴弄孙。

  顺理成章的,由长房夫妻当家做主,男的成为米铺的大东家,女的则掌管家中大小事,俨如主母。

  表面上看来米铺的收入一半是由三兄弟均分,事实上最吃亏的是二房万明,因为归入公中的银两大多掌控在长房手中,举凡红白事、对外的人情往来、家中的各项支出,都捏在长房手里,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其中私扣下来的便是大房的私产,所以大房是三房中最有钱的。

  而总是坐享其成又懒得动手的老三万征最得老母亲的喜爱,老母亲私底下常给他一些银子花用,久而久之,三房也有些家底,和大房是没得比,可跟二房一比,那可是绰绰有余,手边从没缺钱过。

  且二房最穷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大房和三房的妻子嫁妆都很丰厚,她们的娘家在县里算是过得去的人家,只有二房的娘家是村里的庄稼人,平日要养活自己都不太容易了,没有多余的银子替女儿准备太好的嫁妆,有时甚至还需要救济,二房每年分到的银子有些就是用在娘家人身上。

  所以妻子一有了身孕,万明便省吃俭用的不敢乱花银子,唯恐有个万一。

  “再生还是个赔钱货,别费太多心思了。”这日子还给不给人过,一屋子的女娃儿。

  说来也邪门,万家的子嗣也不知道是冲撞了哪路神仙,除了长房生了个嫡长子外,其余生的全是女儿,长房有两个嫡女,二房一个嫡女,现在肚里这个不晓得是男是女,三房则是一个嫡女。

  不过三房有两个小妾怀有身孕,就不知道生不生得下来,之前也有通房丫头怀过,可五个月大时“意外”跌入池塘淹死了,当时是一尸两命,滑出体外的是个男孩儿。

  万明脸色不是很好看的瞪着三弟。“就算是赔钱货也是我女儿,我把她当命宠着。”

  “好好好,你宠,等我们米铺败光了,看你拿什么去宠,一家子当乞丐在街上行乞。”被瞪了一眼的万征很不高兴,反唇相讥,为了米粮受潮一事他一肚子火气。

  当初是他说不修的,拿了银子上了花楼,搂着相好的花娘睡了一夜,如今真出了事,内心有愧的他心虚得很,怕兄长怪罪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好先声夺人。

  “败光了我回去种田,没指望你养活我们一家。”万明也火了,虽然是女儿他也喜欢,可是哪个男人不盼着生个儿子传宗接代,百年后才有人祭祀。

  “哼!你还拿得动锄头吗?”万征不屑的瞟去一眼。

  “老三,你……”太瞧不起人了!

  他拨得动算盘便拿得起锄头,天无绝人之路,他相信人只要有心,就一定找得到出路。

  “好了,别吵了,都什么关头了还自家起哄,先想想怎么把铺子里的米粮卖出去才是当务之急。”再放着就要坏了。

  “是我要跟二哥吵吗?咱们急着销不出去的粮食,他却一心挂念着二嫂,好像咱们铺子倒不倒都与他无关。”万征把话说重了,他就是不想担责任。

  “你别胡说!我也着急,我们明明谈的是另一件事,如果当初修好了仓房就不会有今日的事。”因小失大。

  “怎么,二哥现在是在指责我的不是,想把错都怪到我头上不成?”他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看谁蛮得过谁。

  “你……”他反了呀!敢对他大声说话。

  “够了没,你们眼中还有我的存在吗?”万诚烦躁的大声喝道。

  “大哥……”

  “大哥——”

  这时,一名老妇急匆匆来报,“二、二老爷,二太太要生了!”

  “什么,锦娘要生了?!”万明脸一白,连忙往二房的院子奔去。

  其他人见状也跟着往后院去,看看情况如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