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与福妻同行 > 上一页    下一页


  “小福,你这懒性子是爷爷惯出来的,爷爷很失职。”她越来越懒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小福忽地警觉地往爷爷身边一凑,扯着他的袖子撒娇。“爷爷,有你宠着小福,小福可幸福了。”

  福神笑着揉揉她的头。“你这灵根不用在正途太可惜了,爷爷舍不得呀!”

  “舍不得就继续宠着,小福孝顺你。”她的一双大眼清澈如湖水,慧黠的一眨,一抹狡色在眼底一闪而过。

  福神笑得慈蔼,望着她的目光带着宠溺。“不想去瞧瞧吗?那里有我们这里所没有的东西,对你能有所启示。”

  “不要,我两百年前去过了,那时兵荒马乱的,到处是战争,我差点回不来。”把她吓个半死,至今仍余悸犹存。

  “谁让你去当什么战地记者,又是摄影又是写文章的,还搞现场直播,悬在刀口上的小命没丢了是万幸。”她本说要去体验战争的残酷,没多久就被那血肉模糊的场景给吓得不行,最后哭着叫他带她回来。

  小福面上一红,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哪知道现代的战场比古代可怕,我本以为只是子弹飞来飞去而已,谁知……”

  有大炮、有炸弹、有地雷、有洲际导弹,甚至还有化学武器,轰炸机低空飞过,死的不是军人,而是平民,她看到孩子埋在瓦砾中,无力救援的妇女抱着死去的亲人屍体号啕大哭,老人的双眼充满绝望,以及对未来的茫然。

  她边拍边哭,心里严厉谴责挑起战争的那一方,稚子何辜,为了那么一点利益而将之杀害。

  “那就去稻香扑鼻、渔货满舟的朝代,如何?”福神笑咪咪地看着孙女,眼中有诸多期待。

  小福干笑着往后退了几步。“爷爷,没有我你会很寂寞的,让小福多陪陪你。”

  “我有众多弟子陪伴,少了你还过得下去。”福神打趣道,岁月对他们而言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就过去了。

  “爷爷……”她不满的嚷道。

  “去吧!去吧!别烦爷爷了,爷爷是为了你好。”玉不琢,不成器,不能再放纵她了。

  “爷爷——”小福惊恐的喊道。

  福神手一挥,杏花树下美得如诗如画的女子瞬间没了踪影,微风中只留下淡淡的杏花香。

  “呼!终于把这小祖宗送走了。”再不走,福地洞天的修行者都要遭殃。“出来。”

  福神一声轻喊,从树后走出多名青袍男子。

  “师父。”

  “我送她走不是因为她玩心难驯,自个儿定力不足还怪他人,只要道心坚定,万物的干扰皆不影响本心,你们比起小福还是差太多了,她虽然懒,但悟性高,早已进入万事不沾身的化神境界,假以时日……”他后继有人了。

  弟子们面色讪讪,其中一人问道:“可是师妹的机缘到了?”

  福神面带笑容的抚着胡子。“你们也该努力点,当个半仙、散仙就满足了吗?要有点志气。”

  “师父,我们没有小师妹的慧根呀!”根骨清奇,灵气外露,不用日日修行也自成道行。

  有人羡慕,有人轻叹,同在一个福地洞天,充沛的灵气源源不绝,可他们修行一百年却不如师妹伸个懒腰,她嘴一张就能吸进天地精华,将日月之光引入体内,化为无数金光,一吐纳间已增进数十年修为。

  福神睨向几人,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慧根是先天的,看老天爷给不给,但勤能补拙,你们多用点心不就追上了?”

  “是。”师父的偏心不是一日、两日了,不认了都不行。

  “去,去闭关修练,一个个再比不上小福,就去种仙花仙草好了,当个花奴侍草童。”没点出息。

  “师父……”众小仙哀号。

  在人间,一座三进宅子里,一群大男人愁眉苦脸的走来走去,你瞧我,我瞧你,齐齐哀声叹气。

  “大哥,你说该怎么办?”再不想想办法,万家真要倒了,回到早年土里刨食的贫困。

  也是一脸愁色的男人回道:“我哪晓得该怎么办,咱们铺子卖的明明是好米,谁知竟然遇水发潮了。”

  虽然不至于发霉,碾成细米还能入口,但价格一落千丈,和当初入货的成本相距太大,勉强卖出去也是亏本,不划算。

  万家米铺在景平县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铺子,铺面不大,前头是铺子,后头是储粮的仓房,以及三间可供伙计、掌柜住的屋子,夜里总要有人守粮。

  由于今年豪雨不断,很多地方都遭灾了,土地泡在雨水里无法耕,粮食价格因此水涨船高,万家米铺的三兄弟决定多进一些米粮囤着,打算借机赚上一笔。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这雨势来得急又凶猛,储粮的仓房居然漏水了,一滴一滴的雨水滴落在一袋又一袋的米袋上。

  不幸中的大幸是发现得及时,赶紧漏夜补强,仓房内的漏水止住了,救回大半的粮食。

  只是大雨一直下,原本就进水的仓房变得很潮湿,连带着米粮也发潮了,若没在十天内卖出去,便会开始长霉,到时就完全不能卖了,要是让得人吃了生病或是害死了人,他们可赔不起啊。

  一想到有可能血本无归,万家三兄弟都苦着一张脸,欲哭无泪,三万石粮食呀,要全卖出去哪有这么容易?

  “仓房有很多地方都有点破损了,我早说过要修葺一番,偏偏你们不同意,说是还能用,等把粮卖了再说……”为了贪小利,现在反倒得不偿失。

  “二哥,别再这儿放马后炮了,当初你说了一嘴巴,还不是没修,就怕出银子。”老三万征不快的道。

  “我那点银子能干什么,而且我娘子快生了,我总得留点银子以防万一。”万明是个疼妻子的人,他和妻子自幼青梅竹马,把她当心肝宝贝儿疼宠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