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说过的人都死了。”边说龙断天边带她到他的车子旁。

  “喔!你在宣判我的死期吗?”他的车好骚包,不怕遭嫉?哪天来替他换换轮胎,顺便整整引擎,也许可当滑板车使用。

  “你几岁?”

  哗!换台词了,有进步。“十岁有余,二十尚不足。”

  够笼统了吧!十个数字……呃……一到九只有九个数字,任选喽!

  “你很聪明。”

  向亚蜜眉头一堆,她不认为这是赞美词。

  “我很笨,真的,除了吃和睡以外我一无是处,猪子为了悟道而待宰,我是浑浑噩噩数日子,你看我连今年几岁都记不得……”

  “宝贝。”他突然靠近啄吻她的唇角。

  “喝!你……偷袭。”好大的威胁感,她的心漏跳了一拍,僵直身子竟无退路,被环在他蛮横的强势手臂当中,像只走投无路的实验鼠,乖乖地任其摆布。

  她容貌上的优势是吸引不少蜂兄蝶哥,但是无人似他这般大胆,一见面就“亵渎”天使的圣洁,强摘下顶头的光环。

  变调的游戏加入强权会比较好玩吗?

  值得试试。

  “甜美的处子味。”抿抿唇片,龙断天意犹未尽地盯著她的樱口。

  “十七岁,向亚蜜。”

  他露出一抹薄笑。“我说过你很聪明。”

  “不过天妒英才,通常天才死得早。”她很不是味道的扁扁嘴。

  她居然屈服于浮威之下,传出去铁定会有一群人排队买票来嘲笑她,而他会因此致富。

  “天不敢收你。”天无权来抢夺他的宝贝。

  “大话说多了会咬舌,爸比,你最好先立下遗嘱,我可以帮你写墓志铭。”此人将死于自大。

  一时间占不了上风,向来得意的向亚蜜脸色微臭,气结地扯著不甘愿的笑脸。

  “断天。”他面无表情的说著自己的名字。

  “啊?”有病的人要隔离,不能随便放出来吓哭路边小狗。

  “我允许你这菱形小口喊我的名字。”这是她的殊荣。

  “允许?!”她忍住尖叫的冲动。

  “或许你喜欢叫我天。”

  我的天……呃!此天非彼天。“你一向这么……待人亲切?”

  “唯有你。”

  “父爱泛滥?”

  “不。”

  向亚蜜的头皮开始发痒。“龙大叔,我还没长大耶!”

  “不许叫我大叔,否则……龙断天挑高唇角。”你会直接成为女人,我的。

  十七岁够大了,她的发育足以承受他的需索。

  在他的记忆中,生平第一次接触的女人,或者应该说是女孩吧!

  脸孔已经模糊,而身子尚未成熟,生涩的果子咬起来不够甘甜,那是小他两届的国中学妹,他十五,而她……大概刚满十四。

  两人都是头一回尝试禁果的滋味,年轻时不懂避孕只知享乐,所幸运气不错,没有留下任何不被期待的生命。

  十四岁的女孩尚可接纳他,何况她已十七了。

  “你……你不觉的自己的年岁配我有点……牵强。”

  在国外成长,对她而言,性不是禁忌,她周遭的西方友人个个是性学大师,就算没有实战经验,光是耳闻就足以出本性爱大全,不过尺寸绝对是问题。

  她不想被撕裂。

  “担心我满足不了你?”

  咳!向亚蜜差点梗痰。“不要和未成年少女谈论敏感话题,你会带坏我。”

  “和你对话很有趣。”表面天真的她有一颗玲珑巧心,聪慧过人。

  “爸比……断天大……叔哥,你确定要开始玩?”她的眼中冒出一朵朵勾引的桃花。

  叔哥?!

  龙断天不满意,他强当她是一时不适应,“什么意思?”

  “游戏的规则是先显示能力表和弹药补充状况,我好心的提醒你,人家唤我是超级破坏狂,经手之人、事、物非死即伤。”

  两人边说边坐进车内。

  豪华的车内有第三个人,向亚蜜亲切的拍拍前座驾驶的肩膀。

  “先生,贵姓?”

  “无名。”

  她瞪了多事的龙断天一眼。“吴先生,我的中文说得不流利吗?”

  “呃!我不姓吴。”谨慎地从照后镜一瞄,孟宽想笑又不敢笑。

  跟随大哥十几年,出生入死无数回,第一回见识他反常,更惊人的是对象是个……孩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