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老头子,做人别太小气,我肯帮你花钱是你的荣幸。”

  除了一大堆卡,她连零钱都不放过的一概接收。

  在外人面前,他们从不承认彼此的父女关系,一是因她自以为母亲尚不知情她已认了父亲;二是不想惹来无谓的事端,刻意保持神秘感,之所以如此,最主要的原因是她那贪得无餍而不知本份的无缘奶奶。

  自从父亲和母亲在一起后,那无缘的奶奶老是藉著各种理由上门探望,期盼能住进比霍家大五倍的豪华别墅以彰显身份向人炫耀。

  常初她一手拆散有情人以达攀附富贵之家,如今不知反省自身过错,厚颜地一再上门被拒,他们若承认彼此的血缘关系,等于给她一个强而有力的藉口。

  合湾商界无人知晓霍氏企业董事长有妻有女,只当他是最有身价的单身汉,因此吸引了不少觊觎董事长夫人宝座的痴心女。

  正值壮年的霍玉蓟潇洒不减,岁月并未无情地抹去他的出色外貌,反而更添中年男子无尽的魅力,所以爱作梦的那些凤凰女每每陷于自画的美景中,企图以企业联姻来锁住他狂傲不羁的心。

  殊不知,昔日的浪子已成今日爱家爱子的专情男子,无心涉足花丛!

  徐秘书便是其中之一,自视美貌出众而盛气凌人,以为稳坐董事良夫人宝座,沾沾自喜的目空一切,结局是梦破心裂,美好远景毁于一旦。

  突然,龙断天一把拿走她手中的钱。

  “啊!我的钱……”不会吧!他看起来不穷,居然当众抢劫。向亚蜜感到讶异。

  “不需要。”他把钞票往桌面一掷。

  向亚蜜眼巴巴的想伸手去取,却被抱离三步远。“那是我的钱耶!”

  “我给你。”

  “你……给我?”是不是玩得过火了,他们非亲非故,“乐捐”?

  拿老爸的钱她问心无愧,因为老爸本来就该养她,可是陌生人的money就拿得问心有愧了,搞不好是卖身钱。

  “有意见?”

  钱嘛!谁会跟钱过不去。“请问……我们很熟?!”

  “你说呢?”龙断天用反问句阻止她不安份的手。

  “爸……龙什么先生是吧……”

  “龙断天。”

  断……断天?“好霸气的名字,天能断吗?”有趣,有趣,可以打发无聊。

  “你呢?”

  “我?”她疑惑的抬指自己的鼻头,一脸无邪。

  “名字。”

  “喔!讲清楚说明白嘛!做人节俭是美德,但上帝造舌是为了让人表达,你这样不行啦!辜负了女娲娘娘捏土捏泥的美意……”

  “名字。”

  “咦!我没说吗?”她记得好像说了很多话。

  “你认为呢?”

  啧!这人上辈子一定是哑巴。“你问他呀!虽然名字不是他取的,但是我的生命和他有重大关系。”老爸好奸,居然在偷笑。

  “我跟你好象也不太熟。”肩一耸,霍玉蓟置身事外。

  哇咧!真想骂脏话。向亚蜜两腮一鼓。

  “名字。”龙断天加强语气的的说道。

  “你这个人真是不可取,对‘小’朋友讲话要轻声细语,不然很吓人耶!谁看到熊张牙舞爪都会害怕的……”

  “嗯哼!”她有怕吗?瞧她眉飞色舞地引开话题,她与“怕”字怕是早已绝了缘。

  “不要随便乱哼,在台湾瞄人一眼都会被砍上十刀八刀,像你这样嚣张得无无天,一定有很多人想扁你,出门保险了没?记得带保镳。”

  龙断天千年不化的冰颜染上笑意,她的确是个宝。“她,我带走了,没事别连络。”

  “嗄?!不……不要啦!”向亚蜜以眼神向父亲求救。

  而佯装无视的霍玉蓟看著企划案。“保重。”这句话是为龙断天而不是为她说,总要有人牺牲。

  星期三下午四点二十七分六秒,他等著。

  等著女儿几时玩掉别人的命;或是——退货。

  天呀!天呀!天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救苦救难的观士音菩萨、普渡众生的慈悲妈祖,甚至是踩破龙宫屋顶的三太子、偷金丹的齐天大圣,过往神明张张眼,奴家正在泪眼哀求。

  好固执的家伙,“名字”两个字就问了不下十来遍,说的人不累,她听得好辛苦。连带她出了霍氏企业,仍不放弃这个问题。

  “有没有人说过你和粪坑的石头同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