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霍玉蓟从不制止一双宝贝儿女行事的态度,因为七年来的教训得知,惹到他俩的下场非伤即残,轻待敌人不是他们的处事目标。

  尢其是蜜儿,满脑子鬼灵精怪,不用点心根本猜不透她小脑袋瓜子在算计什么,所以苑儿才特意将这对爱生是非的双胞胎隔开,果然省了许多人为灾难。

  他不相信龙断天,但是相信女儿,因为她总会有个令人头痛的好理由。

  “在讨论合作前,我需要一个交代。”龙断天淡淡的一瞥,意味十分浓厚。

  “你要我开除徐秘书?”他在维护蜜儿,难道他们早已相识?

  “树大有枯枝,适时的修剪才有生机,我不干扰贵公司的内部作业。”他的意思说得很白。

  霍玉蓟冷笑地朝徐秘书一瞟。“你听到了,龙先生不满意你的服务态度,以后你找工作要小心点,霍氏企业不会和雇用你的公司有生意往来。”

  “你……你说什么?”徐秘书惊惶的瞠大眼,这分明要断她生计。

  “这是警惕你做人要谦恭,不要自抬身价妄想是枝头凤凰,乌鸦永远是乌鸦,染不艳既定的颜色,你等著当乞妇吧!”敢欺负我女儿,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

  徐秘书两眼无神地跌了出去,再多的眼泪也挽救不了已定的命运,谁教她刚好惹上董事长偏宠的心头肉。

  “赶尽杀绝!霍董,你比我还狠绝。”龙断天微眯著眼,单手紧搂宝贝生怕遭人夺去。

  霍玉蓟学他半眯眼。“她不该让我的心肝宝贝受到半丝怠慢。”

  “她是我的。”

  “是吗?”他突然笑开。“小鬼,你妈咪的皮鞭上好油了,你等著挨鞭吧。”

  向亚蜜瑟缩了颈子吐吐舌向龙断天撒娇。“爸比,你要保护我。”

  “好。”

  “好?!”真是大言不惭。“你以为你保护得了她,我想连她都不敢相信。”

  是呀!妈咪的段数巳届神化,她得先想好退路,不然天才有可能折翼,成为满地爬的蠢才。

  “你在威胁我?!”嗜血的本性在龙断天体内奔窜。

  霍玉蓟微笑摇颤,“不,这是警告,她不是你想像中的简单,我伯你尸骨无存。”遇上蜜儿是他的不幸。

  “承蒙好意,我的‘家务事’不劳外人插手。”他已将她视同亲近之人。

  他们暧昧不明的关系令他烦躁,那是一种阻隔他深入的无形薄膜,而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拆之、断之、毁之。

  意外得来的珍宝他绝不拱手相让,不管此人和她有何牵连。

  “哈……好个家务事。”霍玉蓟轻慢地旋转椅子。“龙先生,今年贵庚?”

  “三十四。”

  “你知道她几岁吗?”

  他犹豫地看了向亚蜜一眼。“与你无关,她是我的。”

  不在乎年龄的差距,他有耐心等待她的成长。

  人的一生中能有几次寻著贴合心口缺缝的灵魂,世俗的眼光向来不在他考量的范围内,他只是个为自己而活的自私男子,所以,外界的风雨憾不动他既定的心志。

  “光从她此刻的外观而论,我们可以定以十二岁为底,虽然我很清楚她的实际年纪。”他的多变女儿。

  “我没有恋童癖。”她不只十二岁,但……她确实很年少,与他相较起来是稚嫩了许多。

  “你并不是她的父亲。”霍玉蓟一针见血的点出,冷冽而残酷。

  “再说一次,与你无关。”龙断天不喜欢被透视,始终坚持原调。

  “专权、霸气不见得能偿所愿,有时适时的示弱反倒是条捷径。”霍玉蓟在为他找台阶下。

  可惜龙断天不领情。

  “合作一事暂且打住,改日再议。”一说完,龙断天无礼地揽著至宝要离开。

  “等一下。”

  霍玉蓟和向亚蜜同时开口,但龙断天的目光只看向胸前的小人儿。

  “有事?”

  “当然有事!你等我一下下。”向亚蜜轻轻推开他的胸膛。

  “一下下?”

  “一分钟。”她伸出小巧的食指一比。

  “嗯。”

  有趣的事她岂愿轻易错过,这位龙先生的勇气世间少见,值得探索。

  向亚蜜走向办公桌前的霍玉蓟,理所当然的把手心向上翻,一副讨债的嘴脸。

  “要多少?”霍玉蓟数了一叠钞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