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三十三


  “龙大叔是不是告诉你孟宽和宝儿姊姊快结婚了,所以在内湖买了一幢楼中楼的洋房别墅为新居?”

  “难道不是?”风琖容有捂上耳朵的冲动。

  “当然不是,宝儿姊姊是龙大叔的第三个情妇,前年才生下一对好可爱的双胞胎男孩,我们昨天还去为小寿星唱生日快乐歌呢!”

  风琖容震惊得站不稳脚,跌坐在沙发扶手上。

  “还有他美美的公关经理叫叶什么来著……”向亚蜜故作思索状。

  “叶幸慈。”

  “对啦!就是幸慈姊姊,别人都以为她是李谦叔叔的同居女友,其实他们根本不同房,她每回都和龙大叔睡同一张床,我常听见他们在房里嗯嗯啊啊,叫得好大声哦!”

  是你教得好凄厉吧!害我每每感应到必须冲冷水才能降温。向亚泛没好气的想著。

  “我知道那都是逢场作戏,男人有他的需求,他不是认真的……”自我催眠的风琖容一再为其痴心找籍口。

  哗!这么宽容的女人。“听说龙大叔最近爱上一个酒家女,他们决定下个月结婚。”

  “不——”

  一声悲切的低泣声幽幽发出,不似一般嚎啕大哭,却更令人折心。

  “伤心无济于事,男人若是变了心,怎么也挽回不了。”在一旁静默许久的寇斯顿终于出声,轻拥著她因哭泣而发颤的肩膀安慰著。

  “我……”泣不成声的风琖容摇著螓首。

  “错放情爱不是你的过失,是他不懂得珍惜你的美好。”他要她死心,不是碎心。

  “我……还是爱他……我相信……他仍是爱……爱我……不放弃.....我不……放弃。”她抽抽噎噎地说出自己的一片痴情。

  专情的风琖容仍执著于最初的爱恋,那份甜蜜的回忆早已刻在心底,她无法仅凭一番如真似假的话抹杀自己坚持多年的爱恋。

  看似柔弱的她有一颗坚强的心,为了爱情她能忍受一切责难,只求真心相伴。

  “现代版的王宝圳,为等薛平贵苦守寒窑十八年……哟!你干么用书本掷我后脑。”向亚泛认为自己的天才迟早会因她的毒手而变傻。

  向亚蜜甜甜的一笑。“饭多吃,话少讲,才能永保万年富贵。”

  “我不追求长寿,富贵给你,难道你不掬把感动之泪?”旷古痴情奇女子耶!

  像妈咪和四位“花”阿姨,香蓟、玫瑰、茉莉、水莲,她们谈起恋爱就像是在拍拒毒广告:不、我不吸毒,天天跑给爱她们的男人追。

  虽然都已经各自成对,但是她们爱好自由的作风依然不改,一心设计丈夫“出轨”,好光明正大的“休夫”,恢复自在的单身生活。

  还好她们的男人都是专注、深情的聪明男子,不让她们有藉口可编,所以至今仍恩爱桓常。

  只是,有时候她们也会小小出个岔,让男人们疲于奔命。

  “小泛弟弟,你要我对入侵者说:‘谢谢,我用过了,还给你。’?”向亚蜜眼带三把刀地射向他。

  “蜜儿小姐,好像你才是入侵者。”先后次序总得排对一次。

  向亚蜜勒勾他的脖子。“死,是件很愉快的事,你要不要玩一下?”

  “我俩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他不是挣脱不了,而是习惯随她去闹。

  男女天生体能本有差异,即使是双胞胎的姊弟,在成长的过程中,他的力道大于她是事实。

  “根在哪里,我又不是植物人。”她失去玩兴地松开手,坐在地上和白坷坷玩纸牌。

  “你……”他轻笑地帮著发牌。“谁说得赢你那张利嘴。”

  三人自成一个小天地,不理会那一对不请自来的客人,因为不具威胁性。

  突然,一个令人反感的名字窜入向亚蜜的耳中,她倏地起身——

  “你叫寇斯顿·蓝道尔,英国人?”

  “你会说英文?”他惊讶地注视这美得出尘的少女。

  真是风马牛不相及。“我还会说中、日、义、法、德、印度语呢!”

  “我是寇斯顿·蓝道尔,断天的好朋友。”他看出她的不耐烦。

  “好一个朋友,真高兴认识你,我叫亚蜜·卡登。”她笑容满面地伸出手。

  向亚泛在心中哀叹,她“又”找到玩具了。

  悲惨的男人。

  “义大利的卡登家族?!”顿时,一股不安的栗然感由寇斯顿脚底升起。

  他自嘲是心理作祟,一位看似天使的小女孩怎会对他怀有恶意,是他多想了。

  他伸出手与她交握,给她一抹微笑。

  第九章

  “我可以问一下,你们在干什么吗?”

  饱含怒气的低磁嗓音愤不可言,龙断天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之事。

  四个大人盘腿而坐,各拿一扇四方纸牌,旁边半蹲著一位七岁大的小女孩,手端著印泥,一手夹著写满黑字的白色纸张。

  他不过出门上了半天班,天就要变了吗?

  “断天,你回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