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二十三


  而玫瑰那丫头依然我行我素,开了间女同志酒吧还不过瘾,在丈夫制止无力的情况下,又在东区辟了几间鸭店,标榜酷、帅、猛以招睐女客,生意不恶。

  唯一正常点的茉莉,在众好友的资助下,成立受虐妇幼基金会,每年帮助无数生活在不幸暴力下的妇女、孩童,在社会上享有不少赞誉,人称慈心菩萨。

  “赵医生,你和蜜心儿的家人很熟?”龙断天渴望得知她的一切。

  蜜心儿,甜蜜的心儿。“不熟、不熟,只是清楚他们家所有的事。”

  向亚蜜连忙出声抗议,“土豆爷爷——”这叫不熟?

  “小丫头在使性子了,我这老人家得赶快去躲警报。”赵医生幽默地边说边敲下最后一片石膏。

  “你当是明治时代呀!我是得天独厚的一代。”不曾经历战争和贫穷的向亚蜜愤愤不平的说道。

  “是呀!幸福的小东西,两个父亲把你宠上天了。”全是不像话的“孝”子。

  “她有两个父亲?”龙断天勾挑起好奇心。

  “一个是已升天的名份上的父亲,一个是亲生父亲,这对双胞胎哦……”他想再讲下去,不意遭人打断。

  “双胞胎?!”

  赵医生好笑地吩咐秀逗护士扫扫地。“你好像很惊讶,人家不能是双胞胎吗?”

  “姊妹?”他一定得搞清楚,不想让自己的心胡里胡涂。

  “干么,你想泡我姊妹好来个一箭双鹏?”口气一酸的向亚蜜抢过赵医生的锤子敲他。

  龙断天静静地看著她,随即眼底有股释然。“你就是我要的,再无旁人。”

  那双充满灵性的美瞳造不了假,即使有另一张相似的脸孔也难以取代纯净的本位,她依然是她。

  双生子的冲击让他一时眩了思路,竟然惊惶错爱了人,实在可笑得紧,他所爱的是她出色容貌下的灵魂,而不是一张肤浅的表相啊!他轻斥自己不该怀疑起真意。

  “肉麻兮兮。土豆爷爷,他是坏男人,记得多收点医药费为天下人报仇。”还说不会甜言蜜语,那些话早浓浓填满她的心坎底。

  “有理、有理,有钱人的钱不刮,违背自私的天性。”赵医生颇有同感的直点头。

  习惯她的惊世之语,龙断天含宠带溺地揉揉她的发。“这么快就想帮我散财了。”

  “金钱乃罪恶渊薮,腐败人心,能不聚身就尽量舍去,施主,你要看破。”她像讲道的佛祖般正经八百。

  “哈……蜜丫头,你名下的资产好像也不少,还好意思渡化众生?”这就好似金子对银子说:你变石头吧!

  “土豆爷爷,你打算退休了吗?”要不是手被人拉住,诊疗室的器材八成要换购了。

  “她是个任性的小女孩,你多包涵了。”

  赵医生笑眯眯地看向龙断天。

  “我喜欢她的任性。”龙断天一言以蔽之。

  “真是一个锅子一个盖,希望十年、二十年后你还能活着说这句话。

  小女娃长大了,是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

  “我可以走了吧!”龙断天看得出小宝贝又在转坏心眼,不知下一个受害者是谁。

  “不陪老人家我多聊聊天?”赵医生的意思是多挖点小秘密。

  “我担心再多待一秒,医院会变成废墟。”龙断天笑道。说不定会多颗小炸弹。

  “有可能,毕竟蜜丫头是出了名的破坏狂。”赵医生还想留著小医院安度余生。

  向亚蜜嘟著嘴生闷气,瞧他们把她说得多恶劣,好像她除了破坏就不会建设。

  不过仔细回顾她短短的十七年岁月,她还真没做过一件稍具建设性的事,除了破坏还是破坏,她的人生似乎充满一连串的诡谲。

  “阿蜜呀!回头叫你妈咪和她那几位好朋友来坐坐,我打七折招待。”她们的钱都满好赚的。

  “去,你想被她们的男人活活打死呀!那些男人一个个都是妻奴。”没病要人家上医院触霉头。

  “不会啦!我的医术高明,还没医死过人。”他在两人背后一喊。

  “因为死人不会开口申冤。”她没啥诚心的挥挥手,当是再见。

  医院外的天空蓝得很忧郁。

  “车夫”李谦载两人来到医院后就被打发走了,连嘴角的伤都来不及上药。

  都市里的嘈杂声让街道闹烘烘的,医院旁有座小型社区公园,规模不是很大,几株花花草草,三三两两的木桩式小椅,还有个小喷水池。

  两棵可供环抱的大榕树下有几把长椅,绿色的地砖收拾得很乾净,不见脏污。

  “你的脚还行吧?”真担心他会重心不稳趺向她。

  龙断天低头轻啄她关心的小嘴。“我会尽量别压扁你。”

  “嗯哼,你倒很清楚自己是个危险物品,腿断得总算有点价值。”她得警觉些,能同享福不能共患难。

  以她一百六十几公分的小鸟身材,根本不可能撑起一头大象,在安全距离内她一定要好好评估四周的环境,随时做好应变准备。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她必须谨慎些,希望所有的事都在掌控之下不失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