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二十一


  “谦哥哥,你看我是那种心胸宽大,不记仇的乖女孩吗?”天真也该有个限度,他真是不知死活。

  李谦赶紧问:“可爱、善良的亚蜜妹子,请问尸虫的功能为何?”呜!他好想哭。

  被一个身高才及他肩膀的小女生威胁,他生不如死呀!

  光听小黑虫子的名字叫“尸虫”,李谦额头的冷汗就止不住,彷佛命就掐在她手中,捏圆捏扁随她高兴。

  “你乾脆说我长得很爱国,通常长得不够靓的人才称可爱、善良。”他真是头不会说话的呆黄牛。

  这不是事实,她确实是个绝尘美女,除了个头稍嫌娇小。“老大,求你的安琪儿高抬贵手吧!”

  “自作孽。”龙断天嘴角微扬地看向小蛹包。“蜜心儿,你的屁虫能杀人吗?”

  “看情况。”向亚蜜促狭地动动肩膀。

  “解释一下,男人都满愚昧的。”他在讨她欢心。

  龙断天的自贬取悦了她。“我的尸虫没啥本事,顶多使人瘫痪而已。”

  瘫痪?!“你是说我会变植物人?”

  “如果它待在你脑门超过三小时,你可以找张好床休息。”多好,躺著吃喝拉撒睡。

  手边没多少,“玩具”,只好借尸虫一玩,顺便告诫世人“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你快把它弄掉,我叫你一声姑奶奶好不好?”好恐怖的女孩,无负恶魔之名。

  “没节操。”她轻啐了一声。

  李谦笑比哭难看。“命都快完了,节操留著也派不上用场。”

  “那就让它留著吧!你的身体挺适合当食物。”尸虫的食物。

  “嗄?!不要吧!我还没娶老婆哩!”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的白幡会挂在他灵位两侧。

  早知道多玩几个女人播点种,如今李家要绝香火了。

  人家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的坏事做得不够彻底,显然。

  “别再戏弄他了,蜜心儿。”龙断天相信她所言不假,但是兄弟的命仍要保全。

  向亚蜜斜睨他浅浅一绽容。“你们感情很好吧!”

  “宝贝,你使什么坏心眼?”他心中不安,忐忑地防著。

  “断天哥哥,我是个好女孩哪!你错看人家了。”她的话甜得可以滴出蜜。

  龙断天无奈的叹口气。“开出你的条件来。”他认了。

  “和聪明人聊天真愉快。”她躲进床单里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

  “蜜心儿——”他戒慎地抓牢她的双臂。

  “咯……我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原来你也有看不透我心思的时候。”有意思。

  危机使人变迟钝,她会擅加利用。

  主控权回到手中的感觉真愉快,她浑身的筋骨像是加满了油,随时可以一冲千里。

  “你太聪慧了。”她是一本名叫“神秘”的书,不翻阅到最后一页不知其辛。

  “我的要求好小好小哦!你们看到那锅面了吧!”浪费食物会下饿鬼道。

  龙断天噎下反胃的酸液,那碗糊烂的食物已经不叫作面了,他会直接称之为馊食。

  不敢乱动的李谦用眼角去瞄。“你确定那是面?”喂狗还差不多。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此刻我确定三小时已过了十五分,你们可以继续研究面的构造。”放水也不能放得太容易。

  “真的要吃?”两人全苦著一张脸。

  向亚蜜梳理著长发。“记得买张舒服的床,你要睡一辈子。”

  此言一出,两人的脸色都微变。

  “吃吧!老大,我欠你一条命。”吃狗食就吃狗食,先顾好命再说。

  “唉!我的胃。”

  李谦先捞起一口面,咬都不咬便吸下肚,再面色泛白地喝口汤,看得龙断天闭著气,也学他一鼓作气的猛吃了一大口。

  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吃,只是味道淡了一些,且口感不再香Q,是视觉上的感觉让他们主观的认为那必定是糟食。

  两人艰难的吃完大半碗,最后一口汤在龙断天的鸷眼瞪视下,由李谦捏著鼻灌下食道。

  一碗尽空。

  “我……嗝!吃完了,你饶恕……我的无知之言……”好腻的恶心感。

  “嗯。”

  向亚蜜凝著气不语,骤然大声一喝,在他们狐疑之时,李谦太阳穴上的尸虫像是喝醉酒似的立即掉落。

  “这……”

  “声波,磁波和脑波有一定相似的波长,利用其物理原理就能控制尸虫的活动力。”她吹了个低哨,地上的尸虫马上又展翅飞停在她装饰的别针上。

  “它不适合你。”

  手一挥,龙断天把尸虫扫落地,示意李谦一脚歼灭它,永绝后患。

  “无所谓,我有很多有趣的小东西,也许你们会有机会见识到。”她从不藏私。

  向亚蜜的笑脸依然灿烂如无邪的天使,但他们却莫名地打了个冷颤暗中祈祷,希望无缘见识。

  “老大,你该去拆石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