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二十


  可自己才不爱来杀风景,怎会晓得他们迫不及待要办事,好歹老大也应该等小恶魔再长大些,摧残幼苗是十分可耻的事,都忍了七年了,多等一下下有什么关系。

  “李谦!”龙断天凶残的一喊。

  饥饿男人的无礼值得原谅,李谦马上开口,“上个礼拜你特别嘱咐我,要我今天载你去医院,记得吧!”

  “是有这么一回事。”他想起了。

  “所以喽,我特地起了个大早,穿上我最帅的西装,喷洒上万元的古龙水,就是为了恭迎你出关。”啊!漂亮的小牛皮鞋忘了加进去。

  “外面塞车?”

  “没有呀!一路顺畅。”还捡到五百元纸钞。

  “拉肚子?”

  “哇!好毒,你见不得我比你体面呀!”居然诅咒他。

  “戴表了吧?”龙断天话说得很轻。

  “戴了。”他炫耀性地扬扬手,秀著他的钻表。

  “现在几点?”

  一时不察的李谦说道:“中原标准时间十点二十七分零九秒。当!”

  “你的一早还真早呀!”他冷冽的一横。

  “我……嘿嘿!我怕太早上门会打扰你们恩爱。”他把五百元拿去买彩票,所以……

  “你是打扰了。”而且是该死的准时。

  他讪然一哂,不好意思回身。

  在楼下时,管家明明说先生、小姐刚起床,正在用早午餐,上楼绝无性命之忧。

  谁知要死不死的听见楼上有重物落地声,急公好义的他一马当先的推开门,活色生香的画面就立体播放,让他不想看都不成。

  明天得去找眼斗,以免长针眼,预防胜于治疗。

  “你们聊完天了吧?我需要空气。”向亚蜜抗议著,天呀!她还被压在底下。

  龙断天扯下床单包住她。“李谦,扶我起来。”

  “是,老大。”那表示他可以回头了。

  扶一个受伤的男人不难,难在他怀中死抱著小圆球,他得避闻他的宝贝,以有限的触点撑起他。

  “你摸到她的手?!”

  喝!他又不是故意的。“你看错了,我摸的是床单。”打死他都不承认。

  小小的胳臂像是发育不良,谁爱摸呀!他可没有恋童癖。

  咦!这么说老大不就不正常了?

  “你敢反驳我。”当他眼瞎了吗?

  李谦闷著声说道:“不过摸到瘦巴巳的一根竹竿,我喜欢丰满型的女人。”

  他的意思是绝无兴趣抢龙断天的女人。可是,龙断天不怒反笑,一脸你的死期到了的模样,瞧得他满头雾水。

  “老大,你笑得好诡异。”

  诡异总好过不知死活。“李谦,记得多保几个险。”迟早用得上。

  “保险?!”老大要扩展业务,搞起保险业?

  “尤其是意外险。”龙断天话中有话。

  李谦还是一头雾水,“奇怪,大热天的我怎么突然有发冷的感觉,好心点,指点迷津吧!”真令人毛骨悚然。

  向亚蜜从包得密密的床单中探出个笑脸。“因为你得罪了我。”

  “你?!”

  “嘲笑青春期的少女是件不智的事,我们很叛逆。”居然说她玉骨冰肌是瘦竹竿,他想找死,她能不成全吗?

  “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我绝对不是嘲笑你。”李谦还不了解严重性地轻描淡写。

  “我是青菜还是萝卜呢?”

  嗄?!“你是……”

  “李谦,谨言慎行才是保命之道。”龙断天及时地打断他的话。

  哎呀!差点忘了她是小恶魔。“你是天上的星星,人间的月亮,我所仰慕的太阳之女,享众生之爱宠。”

  龙断天横了他一眼,“仰慕可免,她是我的蜜心儿。”他的小女人他会自己宠。

  “噫!我说著哄小女孩……”李谦话未完,突然有一异物飞贴上他的太阳穴。

  “我劝你最好别动它,我们叫它尸虫。”改良过的腐尸虫。向亚蜜一脸正经。

  “它……它有毒吗?”好恶心,黑黑的一团,还发出恶臭。

  “没毒。”

  他松了一口气。“还好。”

  “不好。”

  “什么?”放下的心又高高吊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