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十六


  “很好的题目,你准备好和我谈一场恋爱了吗?”他已经退了一步,不容许她逃脱。

  “我不就在这里了。”她的存在就是答案。

  爱情是世上困难度最高的游戏,没有走错一步的机会,唯有赢。

  她不识爱。

  但她的心却忍不住受他牵动,身不由己地涉入陌生的情绪中,所以她才情不自

  禁地走向他,拥抱他孤寂的怀抱。

  “不躲,不藏,和我一样诚实?”

  “诚实什么?”仅仅是个游戏罢了。

  龙断天搔搔她的颈项。“面对爱情。”

  “啊——你的问题好难,我还没长大。”学校没教过诚实。

  “小蜜心儿。”他可不许她回避。

  苦恼的向亚蜜避重就轻的问:“为何叫我蜜心儿?”

  “因为你是我心中的甜蜜儿,我不想像旁人一样唤你蜜儿。”这是他的专属。

  “专制的老男人。”她笑刮他微扎人的下巴。

  “我不会让年龄成为你抗拒我的理由,你最好先认命。”他故意板起严厉脸色警告。

  “可是我很吃亏呐!”要她认命,看好黄历再说。

  小算计家。“因为我的年龄?”

  “你的性经验。”太太吃亏了。

  根据她这半个月搜集而来的资料,他的过往相当精采,尤其是女人那一栏。

  而杀人的背景不在她的考量中,反正她的故事也同样丰富,无意中害死的人不比他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有无收费的分别。

  他杀人是为了生存,她害人却仅是有趣。

  论起功过,她的罪罚应该比较重吧!

  “如果我说七年来没碰过女人,你是不是平衡些?”他的生命该由七年前算起。

  “七年?”向亚蜜不可置信地捧著他的脸细瞧。

  “我在等你。”龙断天由衷的说。那一丝丝不确定的记忆在遇上她后豁然开朗,他等待的背影就是她。

  一个长大的精灵天使。

  “少用甜言蜜语融化我,我只是看起来很无知,但精明处在于心。”她用骄傲掩饰瞬间的悸动。

  龙断天轻拧她的粉嫩脸颊。“你查过我,难道还不放心?”

  “事实难保不会有出入,我和阁下不怎么熟,心隔肚皮难顶测。”游戏第一关:步步为营。

  “我会给你机会认识我,行李带来了吧!”瞧她愀然而变的表情,已满足他多日来受创的自尊。

  “天呀!你是鬼来投胎?”好可怕的预测力,她小觑他了。

  “曾经。”

  曾经?!“你是鬼?”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六道轮回,人在投胎前都是阴鬼,除非是落尘的神仙。”龙断天语带玄机的说道。

  “深奥的阴阳问题不涉及游戏规章,我先下去拿行李。”向亚蜜想起身,但腰身遭他禁锢著。

  “不用了,李谦会拿上来。”

  “李谦?”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少了一个人。“你是指刚刚站在门边的呆企鹅?”

  “呆企鹅?!”他发噱地扬眉。

  数落人是她的专长。

  “走路外八,脚浮不稳,晃头晃脑像个钟摆,呆得像南极企鹅。”

  “不厚道的小嘴为何红得动人。”他轻抚她的檀口。

  早在他脱口说出四十四朵白菊花时,已用眼神指使李谦下楼取行李,她的张扬跋扈只容他收藏。

  “不晓得耶!断天哥哥,是不是喝太多人血的关系?”她故作困扰的托著腮。

  “顽皮。”

  “人家是说正经的。”撒著娇的向亚蜜突然想起住的问题。“对了,我可不可以自己挑房间?”

  “可以。”

  她兴高采烈的指著南面窗户。“我要睡左侧第一间客房。”

  “不行。”

  “咦?”她愕然的微张著口。

  “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房间。”龙断天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

  向亚蜜面色一恼。“你戏弄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