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桃之夭夭 >


  第一章

  朗朗晴空,有两个各具特色的东方美女漫步在义大利乡间,之前的米兰之行已快耗画了她们的力气,现在算是休养生息,享受大脑空白的一刻。

  二十四岁的宫本圣子有一点猜不透,她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成为仇日意识者的朋友?

  想她单纯的十七年岁月中一向循规蹈矩,总是温驯、乖巧的学习插花、茶道和当个好女人,这样的生活却因为七年前认识“她”而变调。

  瞧她现在,居然胡里胡涂被骗来勾引男人,而对方还是“她”高龄三十几岁的无血缘舅舅。

  愈想愈不对劲,这该不会是另类的索赔吧!报复日本侵华的斑斑血页。

  “向亚蜜,你是不是在算计我?”她一向鬼灵精怪,可怕得紧。

  小她七岁的向亚蜜回头一笑,故意踩爆一个纸盒。“你嫌我家的亚雷小舅不称头?”

  “少给我打马虎眼,我觉得你居心不良。”她羞赧的一瞅。

  “哎呀!我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吗?快帮我塞回去。”她惊慌地翘高臀部。

  “你……你真的很坏心呐!戏弄我很好玩呀!”讨厌的小鬼!

  十七岁的向亚蜜长得有如出尘仙子,珠玉般灵活的双眸熠熠发亮,老是不安份的乱瞟,爱捉弄人的小菱嘴闪著桃色光彩,不时娇俏地微启。

  她顶多一六几公分的东方身材,短短的红色热裤搭配白色的织品衫,胸下打了个可爱小结,露出令人垂涎的牛奶肚。肚脐眼旁还嚣张地刺了朵桃花,因她的喜怒变换著多种姿态,时笑时嗔,若绽若收。

  她是所谓的跳级生,也就是天才!十岁就跃升高中部,和一些资优姊姊们同堂上课,而宫本圣子也是跳级生之一。

  当初,两人的结识也颇戏剧化,在英国,东方女子是较受西方男子注目的,所以同为新生的她们,一入学就等于羊入虎口,成为同类眼中那根刺目的小钉子。

  本来,大家各过各的日子,但在入学第三天,十七岁的宫本圣子就因为学姊们争风吃醋的关系,被她们点召。

  而十岁的向亚蜜当然也长得很漂亮,但是在诸位美丽的学姊眼中,她不过是个还未发育的小鬼头,根本不具威胁性,所以得以逃脱她们的虎爪。

  然她偏偏不识相,误将“敌人”当同胞,泛滥的正义感一发不可收拾,以自己小小的个头力拚那些野性十足的母老虎。

  就这样,宫本圣子和向亚蜜两人,为中日大和解谱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宫本小姐,你的眼光高如皓月,瞧不上我们家的红发垃圾啊?”她也满唾弃的,可是不能嫌呀!他是她不长进的小舅舅。

  宫本圣子噗哧一笑,严正的瞪著向亚蜜。“他才没那么糟呢!你就爱欺负人。”

  “心疼了?小サワラ(樱花)。”出清小舅舅这存货可是年度大事。

  “小姐,我比你大七岁,你好意思叫我小サワラ?”

  “我早毕业一年,论年资我算是你学姊。”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无关年龄。

  “是,天才嘛!可以不讲道义,提前缴交毕业论文,放我一人受苦受难。”说到这里,宫本圣子就有限怨怼。

  早说好了一起毕业,不能展现太多才华、天份,只当个“正常”的学生,一年一年地往上升级,不可越级的。

  结果呢?向亚蜜却在最后一年变节,成为学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博士班毕业生,气得她整整二个月不和这个小滑头说话。

  “说得好酸哦!我这不是赔给你一个优质老公了嘛!”做善事的确是比做坏事困难,所以还是立志为恶吧!

  “八……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你少在一旁瞎喳呼。”一提到他,宫本圣子就喜不自胜。

  向亚蜜眨眨清灵水眸。“还没求婚是吧?”

  “你……你很恶劣。”她不好意思地一镇。

  “不会呀!我一直以善良自持,二话不说地出卖我家的老男人给你,你数落得我的心好痛。”她抚著胸口咯咯笑著。

  “说不过你这张利嘴。”

  “好啦!不跟你玩了,不过,你真要我亚雷小舅?”她就看不出他有什么价值感。宫本圣子眼神一柔的说道:“我喜欢他的热情,就好像滚滚不熄的太阳。”

  那一年,她和向亚蜜来义大利度圣诞节,一见面就被他爽朗的笑声所吸引,那心弦一拨,久久难以停止。

  她以为那是年少的一种偶像崇拜,可在自我沉淀了两年之后,她终于听从心底的声音,那就是对他无可抑制的爱,所以她选择沉溺,想填补内心那个缺口。

  “热情?是滥情吧!”向亚蜜甜腻腻地朝她眨一眨眼。

  宫本圣子苦涩地仰望天空。“我知道他有很多女朋友,也许我只是其中之一。”

  “不放心?”

  “他的风流史能让人放心吗?”说实在话,她爱得战战兢兢,生怕瞧见他床上有别的女人。

  “你啊,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我身旁环绕的长辈都是痴情种,而且痴得好恶心。”像她老爸就是。

  四十几岁的老男人还动不动就把爱挂在嘴边,说的人自己不肉麻,听的人鸡皮疙瘩可是掉满地,扫都扫不完。

  还有台湾的白叔叔,美国的赌鬼叔叔,爱照相的风大叔,以及英国的死人叔叔,他们宠老婆的程度可说是人神共愤呢!不过,她是小小的获利者,爱屋及乌嘛!谁教妈咪正好是他们老婆的好朋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