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朱雀还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霍才亨先回过神地冷着脸。“谁准你带女人回来的?”不是摆明让贝卡难堪。

  “她是朱雀,我的女人兼保镖和未来的老婆。”他眉一皱,小雀儿下手真狠,当他父母的面以肘一顶。

  “我不同意,你的妻子只能是贝卡。”什么女人嘛!艳则艳之,教养不好。

  他不否认当两人走进来时,仿佛看到一幅绝美的图画,可是她公然地在腰际配带一把金枪,而且无礼地打情骂俏,毫不把长辈放在眼里,实在不配当霍家媳妇。

  “要娶老婆的人是我,没必要经过你的同意。”霍笑天倨傲地坐定,将朱雀置于腿际。

  “大逆不道,贝卡都有你的孩子了,你还想任性到几时?”成何体统,搂搂抱抱该回房间去。

  朱雀眼尾一挑,笑意很冷。

  “她说谎。”霍笑天管他合不合宜,俯下头吻着心上人。

  “你……肚子能骗人吗?难道你的未婚妻是怀别人的小孩吗?”胡闹,真是不像话。

  霍才亨的一番话说得贝卡心惊不已,嘤嘤轻泣地掩着面,害怕旁人瞧见她眼底闪烁的心虚。

  “孩子的形成是精子和卵子的结合,有谁规定未婚妻的肚子得是未婚夫搞大的,只要有精子的男人都成。”

  霍笑天握握朱雀的手,动容她的信任。

  “这是我们霍家的私事,用不着外人插嘴。”没口德,胡言乱语。

  “霍家老头,天下人管天下事,既然你儿子说我是他未来的老婆,中国人称老婆为内人,请问这外人是指谁,那个哭哭啼啼

  的圣女吗?”朱雀的视线落在贝卡身上。

  拜托,她哭得有够假,不是个好演员。

  又不是瞎子,看得出她哭得虽悲切,可是眼底却毫无伤痛,像是要不够糖的小女孩,扯着辫子大喊我还要。

  “你一你太无礼了,目无长上,简直没家教。”一句霍家老头把霍才亨气得吹胡子瞪眼。

  “我的确没家教,因为我的父母从未管束过我,不过也没有未婚怀孕却搞不清孩子父亲是谁的困扰。”看似自嘲,实则反讽。

  朱雀等于在龙门长大,父母也是龙门的一份子,因此她不需要家教,有父母的身教就成了。

  “混黑社会的口齿一向这么刁钻吗?我不许你拿我未来孙子当笑话。”不过她的话倒有些动摇他。

  朱雀睨了霍笑天一眼。“你们还真是一对父子,他也不准我这,不准我那的,比黑社会还难伺候。”

  “是你太放荡不羁,有道德感的男人都会严厉制止。”说他们相似,他倒有着为人父亲的骄傲。

  “哈!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说我放荡不羁,真该加框裱背挂在我床头炫耀,但是你儿子有道德感……”她不屑地撇唇,“真亏你有脸说得出口,佩服、佩服,好个政治家。”

  老脸恼怒的霍才亨气得说不出话来,儿子的品性如何他知之甚详,确实和道德二字丝毫扯不上关系。

  “小雀儿,给我个面子别太刺激老人家,即使我是个让人诟病的不孝子。”闲懒的霍笑天轻抚她的膝盖。

  朱雀凑近在他耳旁轻咬着。“咱们还有账要算,皮给我绷紧些。”

  “哈……你真可爱,宝贝。”

  他大笑地亲吻她,态度从容不迫好似两人本该如此,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地恣意调笑,叫一干人全傻了眼,有片刻怔忡。

  霍振天见状以足轻踢贝卡,提醒她此行的目的,气势别被人压下去,她才是主角。

  她立即了悟地做出孕吐的动作,趴伏在沙发上捧心捂嘴,干呕不已。

  两人的小动作没逃过朱雀的眼,她觉得有趣极了,叔嫂之间的暧昧最具有故事性。

  “贝贝呀!你没事吧!陈妈,快拿腌梅子、苏打饼来,瞧瞧这可怜的孩子……”王琪心疼地顺抚着她的背。

  梨花带泪的贝卡咬到下唇泛血。“孩子的父亲不要他,我要怎么办?”

  “别哭,乖孩子,霍妈妈一定叫他负起责任,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金孙。”

  “他……他不会接受我……她比我漂亮又能干……我……孩子,妈妈对不起你……你不该来到这世上……”

  “够了,停止你的做作,真叫人反胃。”霍笑天冷悚地一诮。

  眼底一利,她掩面抽泣,“我……霍妈妈……我是不是不该来……我错了……孩子来得不对……”

  “你乖喔!霍妈妈疼。”王琪摆起母亲的架子看着儿子。“你爱在外面拈花惹草我管不着,但是不许你把狐狸精带进家里,有孩子的人该学学收心。”

  狐狸精?!

  要笑破龙门人的肚皮了,冷艳绝情的朱雀会有孤骚的一面?

  他们会笑到集体自杀。一阵不快浮在朱雀心底。

  “妈,她肚里的孩子绝不是我的种。”他的防护措施一向做得滴水不漏,尤其对象是她的时候。

  “霍妈妈——呜……”贝卡立刻一脸受创甚深地环抱着双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