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朱雀还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一个为政治前途终日奔波,一场又一场的政治宴会赶得焦头烂额,哪有余心留意儿子在外的风评。

  一个老为事业打拼,稍有闲暇就玩女人,家是爱回不回,反正他老早就搬出去独居,和家人的关系有点疏远,很少回家也是自然的。

  “听说这女人还是黑社会的女老大,动不动就拿枪射人。”她害怕地瑟缩身子。

  “黑社会?!”

  “女老大?!”

  夫妻俩同时大喊,颇为吃惊地瞠大双眼。

  “前阵子在笑天哥企业大楼里有黑帮大火并,不少人死在她枪下。”贝卡眼露恐惧地抚着胸。

  “真的?!媒体怎么没报导?”至少警察局该上报于他才是。

  “她有强大的黑帮势力压下消息,因此知晓的人很少。”她故意说得很小声,似乎怕人偷听。

  王琪也跟着压低声音问道:“你的消息打哪来的?怪恐怖的。”

  “我有个闺中密友正好是附近一间商店的老板,她亲眼目睹此惨烈情景再转述于我,要我小心别和那女人碰面,以免……以免……”

  她没说出口,但听的人都能意会。她这招用得高。

  “我说孩子的爸,笑天也未免太糊涂了,什么女人不玩,偏和黑社会的女煞星搞上,这可怎么好。”

  忧心忡忡的王琪是忐忑不安,生怕儿子有个意外。

  “你别穷紧张,他会有分寸。”霍才亨着向另一个儿子,“振天,你再打电话去催催你大哥,要他快来。”

  一头金发的霍振天略显不耐地起身,胡乱拨了几个号码算交差。

  他是霍才亨年轻时和一名洋妞交往所生下的孩子,只晚霍笑天一个月零七天,这对异母兄弟个性截然不同。

  霍笑天狂傲自负,霸道地主控一切,绝不给人留一条生路的冷血无情。

  而霍振天阴沉自卑,从小不受人重视地被嘲笑是杂种,因此养成退缩、不敢与人争的个性,不过背地里恨透了霍家的一切。

  他的亲生母亲后来跟了六合会的老大,在一场黑道争地盘的纠纷中,被敌对的兄弟轮奸至死,而那位老大也惨死乱枪下,所以他才回霍家认祖归宗。

  那年他七岁。

  “爸,电话没人接。”

  “嗯,大概出门了,你再打他手机试试看。”霍才亨口气冷淡地说。

  “是。”

  霍振天正想拿起电话,门外响起一阵紧急的煞车声,不一会儿走进一对令人称羡的俪人。

  “平日欠下太多风流债,今日遭到报应了吧!”朱雀一边用巾帕结成的克难绷袋为霍笑天包扎,一边数落着他。

  好好的一个星期假日,正打算去找窝在L.A.的风向天算账,临出门前接到霍家打来的电话,只好先把“报仇”放下,保护他回霍家大宅。

  谁知刚行经某个十字路口,有辆不长眼的车拦腰撞上。要是她开的车,一定闪得过。

  下车准备搭计程车,殊不知他的前任秘书兼性伴侣苏姗娜“正好”开车经过,好心地愿意载他们一程。

  在盛情难却又叫不到车的情况下,只好屈就了。

  既然是苏珊娜开车,不好两人都坐后座,于是霍笑天去坐前座,让他尝尝坐立难安的滋味,毕竟他负过她。

  大概老天看他不顺眼吧!在等红灯时,苏珊娜突然弯下身作势要拉丝袜,却莫名其妙地从椅垫下抽出一把刀横扫向他,他用手去挡,被划了一道血口。

  始料未及,倏地杀气一起,朱雀想阻止已来不及,只能在第二刀落下前劈向她颈后,顺势接下掉落的刀。

  “奇怪,她不像会杀人的女人。”她太骄傲了,只会想办法抢回他。

  朱雀冷讽地一睨,“为爱疯狂的女人是不需理智的。你活该被砍。”

  “小雀儿,你很没有同情心,我受伤了。”唉!她还故意用力压他伤口。

  “很不幸,我的同情心被狗叼走了,你好自为之。”

  他苦笑地望着昏迷的苏珊娜,仍想不透她为什么要杀他?“她不大对劲。”

  “碰上你,女人都会不正常。”瞧瞧她,淡漠的个性都被激成火爆。

  快和宝二小姐有得比。

  “她一直嚷着我要杀了霍笑天、我要杀了霍笑天……杀我需要直念我的名字吗?”他不解地自问自说。

  打了个结,朱雀确定伤口不会裂开才吁了口气。

  “你的名字像恶魔,非要一再重复才能驱邪,像催眠……”催眠?!

  “怎么在发呆?”

  她狠狠地一瞪,“我在思考。”笨蛋。

  “好吧!你想出什么结论?”他纵容地吻吻她的颊,表示无异议。

  “她的眼神如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