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朱雀还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而那颗胶囊,是想要她提早清醒或是自己不慎中了药性,只要捏破轻嗅其味即可。

  “喔!口才好就能说服你,要是人家给你一把刀要往我脖子抹,你是不是向人说谢谢地接过刀?”

  她大概知道是谁了。

  霍笑天安抚地摸着她的背。“我有分寸,你是我爱的小雀儿,我宁可伤自身也不可能伤了你。”

  “可是我受伤了。”她气闷地道,因他的爱语而忍下砍人的冲动。

  “哪里?!”他紧张地翻看她身子。

  朱雀拍拍胸口。“自尊。”

  “嗄?!”他顿悟地发出大笑。“宝贝,你真可爱。”

  “可爱?”她不高兴地微噘着嘴,不经意地流露出小女人的娇态。

  “雀儿,我想要你。”

  “我累了,我要休息。”她耍赖地趴在他胸前。

  “等一下再休息好不好,我好难受。”

  “我会特别地照、顾、你——”

  “照顾”两字说得他一震,寸想提手搂住她,突然身子一麻,动弹不得。

  “雀……雀儿,你对我动了什么手脚?”他拼命挣扎却文风不动。

  “点穴。”

  “你……快帮我解开……”他低咆地忍受胯下传来的欲动。

  “难道你没听说女人最小心眼的,而且报复心奇重。”

  “是我做错事,我不该对你下药,我道歉。”他咬着牙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若能重来,他还是会选择经由卑劣的手段得到她,因为她太固执了,刀、枪随时不离身。

  “好,我接受。”

  他面上一喜地以为得到宽恕。“我的好雀儿,帮我解开穴位,让我好好宠爱你。”

  朱雀表示出很累的姿态,打了个好大的哈欠的枕在臂上,一手搁在他敏感的小腹,玉脚跨过他,且蹭了蹭,窝了个舒适的位置。

  “我要睡觉。”

  “你要睡觉?!”他冷抽口气。“那我怎么办?”

  “那是你的身体,自己解决吧!”她偎入他臂弯轻吐着气。

  兰芷香气一飘,绷得更紧的霍笑天磨牙声惊人。“朱心雀,你要我怎么解决?”他根本动不了。

  “嗯,就当练习自制力,不然我帮你拨个电话唤你的秘书来退火。”她会才怪,憋死你。

  “不,我只要你。”豆大的汗滴已布满他全身。

  “喔!那就没办法,我太困了,晚安。”这就是算计她的下场。

  “不许睡,我要僵到几时?”他好难受会被她害死。

  含着浓浓睡意的声音轻喃,“大概再八个小时吧!”正好让她睡个好觉。

  八……八个小时?!

  瞠大了眼,无能为力的霍笑天苦笑地瞪着天花板,女人的报复心真可怕,竟挑男人的弱点下手。

  才一转眼,身侧的爱人已传来浅浅呼吸声,他无奈地只有等欲望平复下来。

  可是一感受温热的娇躯就在怀中,所有的火不灭反旺,燃烧着他的理智。

  “磨人的小恶魔,你真是害苦了我。”他用痛苦和宠溺的语气道。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两眼仍大如铜铃。

  然后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

  不知不觉中,他在欲望的折磨下累极地合上眼皮,沉沉睡去。

  室内男人浓厚的鼻息声,以及女子细线的呼声,和谐一致。

  夜,正浓着。

  鸟声啾啾,在独门独户的豪华社区里,特别规划出千坪的社区公园,高大的林木吸引来许多鸟类栖息。

  一道曙光射入。

  练武者的习性,天一亮,生理时钟就会唤醒沉睡的感官,不管前晚有多累。

  朱雀在清醒的瞬间感觉身侧有人,长久以来处于黑暗的世界,她的敏锐度如猎豹般机警,一个侧踢就把人甩下床去。

  直到听见熟悉的呻吟声,她为时已晚地想到夜里的一切,马上拉被装睡。

  “雀儿,你干嘛……”察觉手脚已能行动自如,一头雾水的霍笑天看向睡得正熟的美人儿。

  难道他在做梦?

  腰腹间的疼痛实实在在地存在,他困惑地抚拍后脑,有能力偷袭他的雀儿裹着被,胸前一起一伏规律地呼吸着,可见未曾清醒。

  他不知道,习武者可以调息呼吸不露馅。

  “大清早的撞鬼不成?”还是她有在梦里练拳的坏习性?

  不解地爬上床,霍笑天抚揉发疼的部位,望着她恬静的睡容,不经意的温柔浮现在他冷峻的脸庞上,淡淡的笑容让他看起来亲和许多,不复平日的冷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