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朱雀还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她先向店员问了化妆室的方向,她的娇艳来自人工美化后的成品。

  “我绝不会放弃,他是我的。”苏珊娜对着化妆室的镜子自言自语。

  自从总裁身边跟着那个冷艳女子,危机意识窜起未曾一刻松懈,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她不时探头探脑地打听窥伺,甚至不惜诱惑他的保镖套取消息。

  可是费尽心力的结果仍没人肯透露她的来历,言谈间多有保留,似乎有一丝畏惧。

  因此她聪明地在办公室外走动,故意贿赂打扫的清洁人员在门板下贴一块木片,这样门就合不了,一点点声响都会由缝隙流泄出去。

  每回只要有暖昧的声音传出,她不是刻意去打扰,就是安排同事去叩门,假传送公文之举破坏他们的好事。

  这一次她是算准时间推门而入,有意让那个后来居上的女人难看,警告她别垂涎别人的男人。所以门一开她就直接走向他,低身含住他的火热,刻意讨好。

  当他将欲望发泄之时,她以为自己是胜利者,自傲地吞下他的精华,打算迎接他的赞语。

  谁知事有意外,她的如意算盘拨错了,反而终结了自己的希望。

  “苏珊娜,你是全天下最完美的尤物,一定要把他抢回来。对着镜子,她描下最后一笔唇彩,眼露兴色。

  她的过度自信终将引来灭亡。

  一走出化妆室,她点了杯咖啡,意外地瞧见头低低的雪莉,她手中正拿着一张支票发呆,泛红的眼眶微肿,看来是哭了一场。

  “怎么?你也被他甩了。”她走过去径自坐下,优雅地点上烟,夹在指间。

  “苏珊娜,你不难过吗?”雪莉苦涩地喝了口不加糖的黑咖啡。

  黑浊的饮料正像她此刻的心情,苦不堪言。

  以往她是不点这类咖啡来摧残自己的味蕾,可今日却迫切地需要它来缓和夺眶的眼液。

  “哼!我刚刚狠狠地哭了一顿,现在只想好好地合计合计。”同是沦落人,苏珊娜不怕她取笑地道。

  “合计什么,往后的生活吗?”手中七位数字的支票是她背叛夫婚夫的代价。

  一张薄薄的纸买断她多月付出的情感。

  她是人,也有尊严,不是霍笑天冷淡一句“你走吧!”然后像打发妓女似地丢给她一张支票就能了事,好像她很廉价,可以用金钱买卖。

  是他先来招惹她,不是她爱当荡妇地迎合他。

  女人总是傻在太多情,硬是把性和爱混淆了,才会被爱所伤。

  同时也伤了爱她的人。

  “雪莉,你未免太单纯了,他叫我们走我们就得乖乖听话吗?”苏珊娜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什么意思?”

  “总裁对女人的兴趣不超过六个月,只要我们合力挤走那女人,再稍微改变一下妆扮,不就又可以回到他身边?”

  不像她这般乐观的雪莉低语道:“他对朱小姐是认真的,我们是敌不过的。”

  “啐,瞧你咳声叹气地苦着一张怨妇脸,是男人都怕。”倒足男人的胃口。

  “苏珊娜,你还是放弃吧!别像我傻得爱上他。”拿到支票的那一刻,已宣布了她的死亡。

  “来不及了,我不仅爱他的财势,也贪恋他的床上功夫,就像戒不掉颍瘾头的吸毒者。”她就是犯贱。

  轻吐着烟圈,她弹弹烟灰啜了口咖啡,看似悠闲的眉间有抹抑郁,她的心不如外表豁达。

  “我们都看不破,注定要受苦。”雪莉慨然一喟。

  “别太早死心,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贪一时好奇罢了,所以我们好好合作,一定还有希望。”她非要再较技一次。

  “合作?!”和她?

  她们曾为了同一个男人争得面红耳赤,几次恶语相向,如今却也要为了他而言和?

  苏珊娜一副思虑周全地道:“你去引开那个女人,我来勾引总裁重新接纳我们。”

  这是共产党的口号,联合次要敌人攻击主要敌人,等消灭了主要敌人再来分化次要敌人。”

  “为什么是我?”她也想和他重温昔日的恩爱。

  “因为你比较适合可怜的弱者,人家会信你一脸愁苦的模样。”她得先为自己着想,人不自私天诛地灭。

  “可是……”雪莉还是觉得不妥。

  “婆婆妈妈的成不了气候,你有我大胆、放得开,不管有多少人在场都敢脱光衣服做爱吗?”强势的苏珊娜逼得她说不出话来。

  同样是高挑、艳丽的美女,一个像小绵羊似地揉皱支票低头不语,一个咄咄逼人不甘示弱地说个没完,倒是奇异的组合。

  正当雪莉犹豫不定之际,有位温婉、清丽的女子走过来,自行拉开椅子坐下。

  “两位有感情的烦恼吗?”

  “你是谁?”一向主导局面的苏珊娜提出两人的疑惑。

  “不要管我是谁,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负心汉的问题。”她说得很诚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