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朱雀还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吓!白虎讪然一颤。“我想我最近可能很忙,别太早当炮灰。”

  “堂堂的白虎堂主应该不小气吧!小妹要的不过是小小的礼物而已。”再调侃呀!

  “小?!”她可真谦虚了。

  “慢走呀!不送了。”有胆再留下来吧!她会好、好、伺、候。

  斜倚着家具的白虎从容一笑。“不要太轻心,六合会怕是不能善了。”

  “我会有分寸,不劳你费心。”一个小支会地有自信应付得了。

  “不是我要打击你的信心,今天抵在你枪下的人是谁,可知?”她太骄傲了。

  傲易自大,往往致命的一击在于低估对手的实力。“应该是此地的香主吧!”她想。

  “他是王豹。”一个不厉害却背景可观的三流人物。

  “六合会首脑王狮的亲弟弟?”怎么会,他这种“皇亲国戚”怎么会下放外国?

  六合会的核心人物一律聚集在香港、九龙一带,那是他们的大本营,各自固守自己的地盘。

  他们成立海外分会意在扩充势力,通过是派出表现杰出却无地位的狠角色担之,借以磨练成气候,假以时日再调回总会重用。

  所以王豹会来,着实令她有些意外。

  “他和会里叔辈的情妇有染,暂时避难到美国。”为女人而失去茶来伸手的优越生活。

  眉头一蹙的朱雀推不开霍笑天,轻斥他的小心眼望向白虎。“王狮会为他报一掌之仇,你真是替我惹事。”

  “小姐,你帽子戴大了吧!”他是帮她解忧。

  “哼!”

  “要是我不开那一枪,依你的惯例是眉心毙命,龙门和六合会的梁子才是结大了。”

  同是华人帮派,若无必要绝不起冲突。

  他说得不无道理,但……“你用卫星传讯偷窥我?”

  “呃……适时的关心……”白虎干笑地往后退,取下眼镜一拭。

  “白虎,你要敢再偷看一眼,我保证你未来的日子会很幸福。”她可不是随便说说。

  龙门人多,钱多,尤其是女人。

  以她的身份一高价悬赏,来自世界各地的名门闺秀、饿女贪女一窝蜂地拥上,美人恩不成了英雄冢都难,要他生死两折磨。

  “别学公主的坏心眼,辣手摧花的事我可做不来。”他含沙射影地瞄瞄某人。

  冷眉一挑的霍笑天厉声睨视。“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

  “奇怪,你好像特别喜欢用滚这个字,上辈子是乌龟?”他傲慢地戴回眼镜。

  对于非龙门中人是不在他专心的范围内。

  “你……”

  白虎镜片后的眼一利。“朱雀,你辛苦了,有个善妒的负累。”

  “尽管嘲笑我,咱们可爱的灵媒妹妹东方味可预测了你的未来。”早晚加倍奉还。

  他瞬间背脊发凉。

  总有……失误的一次吧!他想。

  “第一个是什么意思?”

  白虎来搅和了一阵,把清水弄污了才肯收手离去,留下一堆无解的谜团困扰着霍笑天,还把一个药上到一半的古傲给丢了出去。

  他不喜欢那个做作的假斯文男子,非常地厌恶,因为他了解她所有的一切。

  承认嫉妒是他退让的最大底限,即使知道他们只有纯粹的同门之谊,仍然受不住两人挟刀带棍的熟稔神色,一来一往互相讽刺。

  他不是心胸狭隘,可是一扯上她,就忍不住变得小气,不想把她的美好分享他人。

  他的、他的、他的……她的一颦一笑、深思敛眉,每一寸藕白的肌肤全该属于他,包括那一颗捉摸不定的雀心。

  “子弹声震盲了你的理性,问这什么怪问题。”她不屑回答。

  “不许瞒我,所谓的‘第一个’和我有关,我有权利得知。”他态度强硬地质问她。

  “你听他疯言疯语,不正经是白虎的专长。”头一转,朱雀不看他黑白分明的眼瞳。

  怕看到自己在他眼底的倒影,照出她微窘的容颜。

  那只死老虎故意来投颗核子弹走人,扰乱她平静的心湖,硬是激起一圈圈涟漪,叫她正视心底沉睡的声音,看清爱情的颜色。

  他陷害人的手段是越来越高明,让人抽不了身,两脚直往无边的黑洞掉落。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她会好好地谢谢他。

  枯井埋白骨。

  “我不管你们以前的交情有多深厚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女人,离他远一点。”最好老死不相见。

  “你是不是太自负了,我几时成为你的女人?”墙上的画,挂了——如果他想当她的男人。

  他邪笑地握住她双腕。“不需要争议,很快就可以印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