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殊不知乔立春不为所动,而他越看越眼热的儿子也反而越往后缩,最后被一名容貌俊雅、抱着贝姐儿的男子给牵住,带到一旁。

  那是他的儿子、女儿呀!竟然亲亲热热的和另一个男人腻在一块,看也不看他一眼,实在可恶。

  “这点小家业我还不看在眼里,以后我会给他更多,还有,你别忘了我们和离书上的协议,孩子归我,你一个也不要,他们与你钱家再无瓜葛,你想出尔反尔?”幸好她当初就防他小人心态,未雨绸缪地做了防备。

  钱平南气弱的狡辩,“那、那不算,我一时昏了头脑子不清楚,被你三言两语给糊弄了,我不认,宝哥儿、贝姐儿仍是我钱家的子孙,无论如何我今日定要带走他们。”

  原本只想要儿子,但如今瞧见女儿粉嫩可爱的小脸,他决定两人都带回去,他钱平南的种怎能流落别人家。

  其实他的擅作主张并未得到段锦如的允许,自从她生下一个妖孽似的女儿后,他对她越来越不喜,也不再近她的身,整天与丫头厮混,想让她们生下正常的孩子。

  可是段锦如怎么能容许喊她娘的孩子不是出自她肚皮,妒火中烧的她给每一个丫头都灌下绝子汤药,扬言她宁可让丈夫绝后也不让他拥有非她所生的孩子,他这辈子想要儿子,沐想!

  因为钱平南如今的地位是岳父给的,岳父疼女儿,他不敢直接和段锦如撕破脸以免毁了前程,所以他想起了被他撵走的一子一女,即使现任妻子生不出来,可他还是有儿子的。

  “那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乔立春将手中的木棍拿起又重重放下,一触地,木棍底下的地面竟如蛛网般裂开。

  听到外面动静的东北女兵从隔壁的朱门内走出,正巧看见这一幕,众人如大敌来袭似的敛了神色,想着若有必要便出手帮帮这名女子,她们将军说过,女人不帮女人,猪狗不如。

  “好呀!真给爷硬气了,来人,把她推开!那两个孩子是爷的,全给爷抱过来。”真当他是昔日的文弱书生吗?

  钱平南一扬声,二十多名衙役打扮的男人冲了过来,腰上是衙门配刀,目光凶恶的靠上前。

  见状的韩重华想放下女儿,走到妻子面前保护她,但是他才一动,身侧的慕容春秋一把擒住他,低声的说句“她能应付”,把他气得又急又恼,心口紧,暗暗绷着一口气。

  妻子有难,他不能挺身而出还让她孤身面对,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你敢——”乔立春冷哼。

  “你看我敢不敢。”他大笑着吩咐下人大干一番,不要怕伤到人,有事他担着,如今他可是万安县典史。

  伹钱平南忘了,他所踩的地是万福县,由不得他作威作福。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脸色越来越铁青,两颗眼珠子也越睁越大,口里喃喃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

  那不是乔立春,不是她,不是他同床共枕的妻子,她几时会武了?还能把一根棍子当长枪使,动作、身形快得目不暇给,还没看她如何出手便哀嚎声一起,又一人倒下。

  “将、将军?!”怔住的李英口中一喊,泪水莫名的流下。

  “她……她为什么会战家枪法,还使得和将军一模一样……”情绪激动的张岚紧捉身旁人的手臂不放。

  不只是她们,所有观看的东北女兵都不自觉的泣不成声,眼睛舍不得眨的看向一人独自对抗二十多名衙役的女子,她英姿勃发,神态凛冽,宛如万夫莫敌的战将,横扫迎面而来的千军方马。

  她的身形、她的气势全都好像她们的将军……“你……你居然敢打衙役……”看着朝他走来的乔立春,钱平南惊惶的跌坐在地。

  再一看,他带来的万安县衙役全趴在地下呻吟,没一个人能站得起来,个个都伤得不轻。

  “还想要孩子吗?”她居高临下,以木棍一端顶住他下颚。

  “当然要……啊!我的手……”他还想逞能的装出不可一世的样子,谁知放在地上的手蓦地一痛,发出喀的骨碎声。

  “要是觉得一只手不够,我还可以把另一只手也给踩断,好事要成双,你说是吧?”她目露出狼般的狠厉。

  “我、我……”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要不要?”

  “不、不要了,再也不要了,他们是你的,我钱家就算绝子绝孙也不会认回他们。”一见她又要往另一只完好的手踩下,脸上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钱平南赶紧开口。

  “好,你走吧!自个儿躲好些,有生之年不要再被我看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是、是,我马上走!”他连滚带爬的跑了,竟把他带来的衙役留下,回去怕是难以交代了。

  倒是一旁的胡大夫笑了,二十多名伤患呢!他可要赚一笔了。

  打完了,人也放松了,当乔立春回过身打算把木棍还给交给她的人,神色却忽地一愕,身后竟是一票红着眼眶的东北女兵,其中有几人低声的一唤,“将军她像回到昔日的军营,忍不住一喊“编列。”

  “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