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九


  女儿呀!这人钱多人傻没脑子,你就勉为其难抱这棵大树,等日后他成为储相、皇帝近臣,让他给你挣个县主、郡主封号。

  “你是不是在心里腹诽我?”

  立刻一脸耿直的韩重华双手一摊。“要是你早生贵子我还能和你结个儿女亲家,日后我女儿的亲事也就不愁了。”

  一听,他面色一黑。“你够狠。”

  一刀毙命。

  明明知道他心中属意是何人,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拿孩子来剐他的心,让他既羡慕又嫉妒地想把其人宰了,占他的家、睡他的床,把他的女人夺过来。

  “客气、客气。”韩重华忽然压低声音往慕容春秋耳边凑。“要走赶紧走,少拖拖拉拉,别人的女人不要觊觎。”

  “你……”他竟敢威胁他。

  “娘子,摆一席离别酒送他远行吧! 一个人孤家寡人怪可怜的,我们总得尽尽朋友情谊,瞧他一脸感动的装别扭呢!”韩重华这逐客令下得又急又狠。

  心够黑呀!这么给他下黑手。“此行前去东北,怕是一年半载见不到面,你家娘子有空不妨到东北走一走,我当东道主一尽地主之谊,让她一游……旧地。”

  “死慕容,你当我死了不成……”当他的面勾引他的妻子,还闬她最在意的东北形势作为诱因引诱她。

  此仇不共戴天!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上门要抢孩门外一阵喳呼,一名神情慌张的小厮跑了进来。

  “什么?!抢孩子?!”

  一阵风似的身影掠过身侧,两个男人还怔忡的不知发生什么事,救子心切的乔立春已飞奔而去。

  见状的慕容春秋和韩重华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同时露出苦笑,他们心中排第一位的女人,显然她心里的第一位不是他们,不知道往后排了几名,他们到底在争个什么劲。

  无奈地,一笑泯恩仇。

  医馆前,几名家丁打扮的男人正要抱起一起一名五、六岁大的粉面小童,一旁略大了几岁的书僮又捉又咬的要救回小少爷,几个看热闹的路人不冷不热的劝着,吵闹声喧嚷。

  “放开我儿子!”

  看到儿子快被人抱走了,乔立春面上狠色一现,抄起门边的门闩朝那群家丁冲去,她左横右扫,横腰一劈再顶门上敲,一下一下打得他们哇哇直叫。

  “娘……”

  一落地的乔弘书惊惶失措,抹着泪朝他娘跑去,小小的身子冲得很快,深怕背后的人又来捉他。

  “宝哥儿不怕,娘在,娘保护你,没人敢动你一下。”乔立春摸了摸儿子手脚,见他没受什么伤才安心。

  “娘,他们一直拉着我不让我走,说我是钱家少爷。”他明明姓乔,是他娘的孩子,乔弘书。

  “别理他们,听娘的,你姓乔,是我们乔家唯一的子嗣。”

  “嗯!我听娘的。”惊魂未定的乔弘书民懂事的一点头,躲到母亲身后,探出一颗小头颇偷看被他娘打得落花流水的家丁。他觉得娘很厉害,什么也难不倒她,她高大得像一座山。

  以后他要成为像娘一样的人。

  此时的乔弘书十分崇拜他威风凛凛、立如松桕的娘,若干年后仍以此为榜样,成了东北军的新将领,名扬北疆。

  “乔立春你这女人搞什么鬼,爷来带儿子你发什么疯,把我的人全打伤了,你明明弱不禁风得连桶水都提不动,怎么如今力大如牛的把几个大男人都撂倒。”简直见鬼了。

  一名男子从人群中走出,大榣大摆地带了几分张狂,脸上有被指甲捉破的伤痕,但仍一副自个儿高高在上、不屑与身分不对等的下等人打交道的模样,毕竟他可是有官身的人。

  “谁是你儿子!想儿子想疯了,我劝你哪里来哪里回去,省得皮肉挨痛。”她受够了,不想有人再来打扰她的平静生活不知是谁取走了乔立春手上的门闩,替她换上高过头的长棍,手拿棍棒的她看起来咸挺昂然,有如一柄红缨枪。

  “怎么,嫁人了,胆子也养肥了,敢跟爷叫嚣,知不知道爷现今的身分,你一个无知妇人还不给爷跑地求饶,让爷放过你。”唷!才没多久她就变美了,皮肤嫩得像豆腐一样滑细嫩白。

  还是大夫会养人,自个儿开药配药为她调理身子,把原本的小家碧玉都养娇了,叫人看了心痒难耐。

  本性毕露的钱平南起了色心,在把段锦如身边的漂亮丫头都沾过一遍后,他在女色方面更加荤素不拘,见到好看的女人都想沾一沾,当作给自己的犒赏。

  “嘴里喷大粪不觉得臭吗?靠着女人上位有什么好骄傲,祖宗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还是夹着尾巴滚回去,少出来丢人现眼。”不过鼻屎大的小官也值得夸耀,他这辈子的出息也就这么点大了……一被点出他极力掩盖的秘密事,脸上青红交织的钱平南恼羞成怒。“少说废话,快杷我儿子交出来!那是我钱家的种,由不得你把他带坏了,我们钱家家大业大,以后全是他的。”

  他高声一喊,以为他一说出家中的钱财日后全交给儿子继承,乔立春会动心的把儿子交给他,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人不爱银子,他话一抛出去,她必定会上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