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她苦笑,“他向来瞧不起女人,认为女人就该在家里缝衣、刺绣、安分的给男人生孩子,本朝的男人又不是死光了,要女子争什么头,她们占去应该给男人的功劳。”

  战铁兰曾与他为这件事激烈,吵过,只因秦修武私心想把一位堂弟调上来当营长,位置却被李英取代了,他甚为不服的大吵大闹,扬言要带走自己的兵。

  可惜东北兵只听战家的,他带不走,怀恨之下便起了杀心,想把挡路的石头搬开,于是有了战铁兰的死亡。

  在战铁兰发丧期间,他确实得意了好一阵,还暂代将军之职发布了一连串命令,安排自个儿亲信升职,铲除异己,暗中侵占军饷。

  可惜他的所做所为都看在众人眼中,没有人愿意跟随他,随即是赵琳琅的到来,三两下夺走他的大权,并削减他的势力,职等一降再降的磨去他的野心。

  慕容春秋轻哼,“不过他现在是个洗马的,少了战铁兰的庇护,他什么也不是,要不是跟在女将军身后捡功,他哪能爬升到副将的地位。”全是沾了那位的光,不然一个父族全无的孤儿哪有他出头的一天。

  哼!忘恩负义,不知感恩图报的奸人,非折磨死他不可,敢玩阴的,就让他阴沟里翻船!

  提到前尘往事就心寒,乔立春心里的感概无数。“不提他了,女儿营的女兵都安顿好了吗?”

  她只在乎和她一起浴血过的女将们,她们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一说到这个,慕容春秋不免想起另一家人。“我和赵四刚到东北时,战家二叔正一脸笑出花褶子的从将军府搬出府中的贵重物品和财物,全然不顾左管家的阻拦,宣称他侄女的遗物属于战家人所有。”

  左风是将军府总管,年五十,曾断过一条腿,是战天鹰麾下一员猛将,在战大将军为国捐躯后自愿入府照顾小姐。他一生未娶,未有子女,只有一名义子伺候左右。

  “无耻。”那个二叔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战铁兰年幼时遭受他不少苛待,差点死在京里将军府的荷花池。

  “是无耻,不过那群女兵很强悍,拦在门口不许他搬,他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可又束手无策,两方坚持不下,后来左管家痛心疾首的下了个决定把将军府所有财物全捐给军方,作为釆买军用品的资金。”他颇为愉快的说着。

  视金钱如娄土,很好很好,这事干得漂亮。

  “捐了?”乔立春挑眉。

  珍稀物品不说,光是现银就有七十八万两白银、黄金两万两以及银票若干,还有她娘当年留下的嫁妆。

  不过捐了也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主人都不在了还留着干什么,不如造福守城将士。

  “有感于左管家的忠义,接收将军府财物的赵四便从中拔出十万两给女兵营女兵,一人分给她们百两银子以作为日后生计,算是为战将军最后做的一件事。”

  她最不放心的就是她们,同吃同睡的情谊不亚于手足,他知道。

  乔立春一听,内心感动不已。“多谢了,刺头。”

  这一句“多谢了,刺头”,让生性冷傲的男人眼眶热了,他忿然地将头撇开,不让她看见眼底的泪光。“谢什么谢,我是为强头兰做的,干你什么事,你算哪根葱、哪根蒜。”

  刺头、强头兰是慕容春秋和战铁兰年少时期互称的别名,他们都很硬气,谁也不让谁,针锋相对的互别苗头,谁恼羞成怒便称对方的别名,将那人气得原地跳脚。

  “我是为东北百姓谢你和雍王,因为你们,战家铁军没有四分五裂,仍屹立不揺的守护东北疆土。”战家军可以没有战家父女,伹不能失去为百姓一战的信念。

  其实打从看到到李英、张岚的那一刻起,乔立春突然有种直觉,慕容春秋已认出她来了,但她不想深究或去证实,现在的她已是全新的人,拥有全新的人生。

  所以她不哭,她的眼泪只能流进心底,人不能踌蹉不前,要勇往直前看着前方,将路踩出来。

  “你……”他想问一句“你是不是战铁兰”,伹他问不出来,看她此时有夫有子的和乐样,他不忍心破坏,也许这样的日子才是最适合她的。“对了,我要走了。”

  “走了?”他要去哪里?

  莫名地,她心里有一丝不舍。

  “你家那口子的白眼呀,瞧见了没?多么阴沉、多么险恶,好像我吃了你们多少米粮似的,哼!他也不想想从我身上挖走多少银两,将我这人从头到尾都利用了一遍,最后连骨头也不留下,他去当奸臣肯定留名青史。”还是恶名昭彰的那一种,骂声不断。

  “我再奸也奸不过你,你的确在我家白吃白喝白住,药厂还没选好地呢,你就先下手为强坑去三成分红,你只出银子不做事,我等于是给你干活的。”一旁的韩重华冷冷反驳。

  “呸!有不把主子放在眼里的奴才吗?”要不是看在其人的面子上,他才不会劳心劳力的出钱出力,这家伙他哪位呀!他都懒得多看一眼。

  “你就作你的主人梦,看我会不会把你的分红扣下来。”反正他不缺银子。

  “抢我银子形同杀父大仇,你要与我为敌吗?”慕容春秋桃花眼一横,冷冷射出寒光点点。

  韩重华笑了笑,“不如,让我女儿认你作义父如何?扣下来的银子就充当零花钱了。”好大一笔钱哪,够他女儿一辈子不愁吃穿了。

  他一挑眉,继而咧嘴大笑。“化敌为友?好,我的女儿,日后嫁妆我准备一份,没有十里也有九里红妆。”

  “是义女。”韩重华纠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