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谁跟他感情深厚,眼睛瞎了就要治。”嫁了个没用的丈夫,妻子“目盲”也医不好。

  乔立春水眸含笑的看看丈夫,再瞧瞧满脸蔑意的红衣男子,顿感岁月美好。“我要不要画个地让你们打一架,留口气就好,不必生死相见。”

  “不耻。”

  “不屑。”

  两人互看一眼,同时不肯一战的扭头“瞧你们还真像,一样的别杻。”明明亲如兄弟却故作姿态,不愿低头。

  “我跟他哪里像了,这家伙给我牵马我都嫌他个矮,当脚凳还差不多。”慕容春秋话语恶毒。

  “似乎你也不比我高,我是脚凳你便是踏垫,给人踩的。”

  他轻嗤。“至少我给你的女人送礼来,她肯定欢喜得泪流满腮。”为了这份礼他可是煞费苦心。

  “礼?”他在搞什么。韩重华忽然很烦躁。

  “送礼给我?”十分意外的乔立春杏目圆睁。

  “进来吧,还要本军师请你们吗?”

  女人,全是麻烦。

  咦!送人?

  来的人只有两名,但是背着光一走人就有种铺天盖地的煞气席卷而来。

  “李英、张岚?!”怎么会是她们?

  战家女将军旗下女兵中的将领。

  “你认识我们?”眼前这人并未见过,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鼻头一酸的感觉,好像见到亲人。

  “我不……”想揺头的乔立春只觉眼眶发热,直到一只大手握住她,夺眶而出的泪水这才忍住。

  铁头,你看出我内心的奔腾了吗?

  “你们不是要开制药厂,缺人又缺钱地想坑我?所以我就为你们找来对药材小有认识的东北女兵,她俩是头儿,还有一百人就住在我新买的大宅子里。他指向隔壁。

  “慕容……”他真是值得一交的好朋友。

  慕容春秋冷哼的打断她未竟之语。“大恩不言谢,我只要三成分红、赵四两成,我们出钱又出力,你们最好争气点,不要让我们做白工,否则追杀你们夫妻到天涯海角……”

  §第十二章 当朝第一女子汉

  由于战家唯一的子嗣战铁兰死了,因她所组的女兵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在她死后,这支全为女子的兵种就被下令解散了,各归各家,各自婚配。

  在上过战场打过仗后,这些女兵的心态已与一般东北姑娘不一样,她们更强悍也更有主见,有独力思考能力,力气大、胆量足、有本事,能独当一面,不甘于平凡。

  除了少数被爹娘强迫嫁人的外,大多教人聚合在一起,她们拿出平日的积蓄买下一座山头,自行砍伐树木整地建屋,盖起了足以防御外敌的女寨,自给自足过起上山打猎、下河捉鱼的生活,还开垦出一块地种植蔬菜和小麦。

  一年来,她们几乎不依靠旁人帮助,照常早晚操练,排兵布阵,有时会将捉到的猎物和鱼拿到市集卖,换取米粮和日常所需。

  附近的人笑称她们为女儿村,伹她们回答她们是战将军的兵,女将军不在了,她们还在。

  这些人打小就跟着战铁兰,有的从七、八岁便跟她进出军营,十多年下来,其实她们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家、自己亲人的长相,即使家人们还活着,等着她们回去团聚,可她们觉得亲人再亲也亲不过军中的姊妹,她们才是生死与共的亲人。

  几年下来,女兵营也有伤亡,死的安葬,新的递补,一直维持在一千人左右。

  “她们也想生活,也想有尊严的活下去,我告诉她们有一条活路要不要试试,她们就来了。”慕容春秋道。

  女人比男人果决,说走就走,不拖泥带水,像行军一样轻车简从。

  “就这一百人?”乔立春有些疑惑。

  “她们先来探路,确保可行再陆续过来一批人,不会全部都来,另有留守之人。”有些人认为东北才是自己的家,她们必须固守大本营,要是先驱军一见苗头不对时可以退回寨子。

  这些曾在沙场扬威的女将并不是十分信服慕容春秋,她们只是被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想为东北百姓做些事。

  战铁兰不在了,她们得替她守住这片疆土,以及在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战家军魂永存。

  “是秦修武容不下她们?”战铁兰还活着时,他便极立废除女兵编制,说她们耗费军粮。

  慕容春秋冷然的一撇嘴。“你倒是了解他々”

  的确是秦修武上了奏章,直言女兵并无存立作用,捺着利用副将职权先一步解散女兵营,依其职等高低领了退职金离开,无论她们如何不甘仍一意孤行,并令曾经的袍泽,战家铁军予以驱离。

  同室操戈,何其悲凉。

  在李英、张岚等人的带领下,她们黯然离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