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一见到诊间里顶着大肚的年轻少妇,韩重华才了解妻子话中的意思,她未卜先知有人来找碴。

  “这位夫人,你找错地方了,我们这儿不看妇科,你请便。”他看了看圆滚滚的肚子,心里微惊。

  若非双生子,这一胎就玄了。

  他不敢直言十之八九会难产,伹一定会生得很惊险,头胎太大产道难开,于母亲和小孩都十分凶险。

  揉着肚子,双腿外开,连走路都困难的段锦如往窗旁的小榻艰难一坐。“我身子病了,不找大夫你要我等死吗?”

  她语气不快,充满戾气。

  “观其颜,夫人面色红润;辨其声,中气十走,除了吃多了过胖外,我看不出任何异状。”她不只胖,还胖得离谱,手臂、双腿都圆了一大圈,若是以指一按,怕是一个浮不起来的低洼,这不是好情形。

  “我也是这般跟她说,少吃点,胖成这样还要不要命,等她要生的时候就知道苦了。”

  痩得像一根竹竿的胡大夫不满的嗔着,银子不让他赚他记恨,不过也是出自对病人的关心。有钱好商量,否则……别怪他口德不修。

  “什么胖,你们到底是不是大夫,这叫滋补,有孩子不补个彻底怎么行,不然生孩子血亏可就危急了。”胖的人最忌讳胖、肿、肥这几个字眼,段锦如也不例外的一听到就怒火中烧,声音一扬冲着大夫发火。

  “明明就胖,猪都没她有肉……”胡大夫在一旁大声的嘀咕,把本来就气量很狭小的孕妇气得差点当场产子。

  “补身也不可过量,适可而止,还得适度的走动,让不该长的肉瘦下来,你明显过度滋补了。”韩重华明白的指出孕妇的贪嘴,硬是把进补当成日常膳食。

  “什么走动,你看我这个肚子动得了吗? 一动就喘气,这年头家里有点闲钱的人家谁不让孕妇多吃一点,我也是为了孩子着想,让他快点长大,这世上哪个当娘的不是这么过来的,我还觉得吃少了,你说是吧!乔娘子。”她的儿子挺能吃的,连她都挡不住他想吃。

  段锦如也不想变胖,她看其它的姊妹淘怀孕了也不见胖,有的还瘦了,唯有脸和双腿一直肿起来。

  可是她很容易饿,一饿就想吃,一吃就停不了,过了初期的孕吐,她见,什么都想吃,还越吃越多,不给她吃就很想发火,脾气暴躁,脸上的孕斑发个没完,又丑又难看。

  等她发现连走路都会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七个月大的肚子看起来有如临盆妇人,使得丈夫一再怀疑她是不是在他之前就有别的男人,说这是别人的种,一如他前妻所言他要替人家养孩子了。

  一想到此的段锦如恨得牙痒痒,就因为乔立春无端说了那几句话,让同睡一张床的丈夫不时地投以怀疑的目光,常有意无意的提起孩子到底几个月,找了几个大夫确定月份才未一直追问。

  伹是一段感情若有了裂缝,想要再填补便十分困难,尤其段锦如的性子习蛮任性,只有别人捧着她的分,断无她伏低做小、低声下气的可能,懒得用心的结果便是夫妻离心,渐行渐远的疏离了。

  如今这道裂痕越来越大了,她不急着修补,反而怪罪乔立春害他们夫春恩爱不再,所以她要找乔立春的晦气,让乔立春和她一样尝尝被丈夫冷落的滋味。

  忽地被点名,乔立春好笑她的迁怒,“能吃便是福,吃得下去是孕妇的福气,可是孩子个头过大不好生,我生宝哥儿时生了一天一夜,一口气上不去差点一尸两命,是猛灌参汤才缓回气,三、四个稳婆往下推才生出来。”

  她还有一些原主的记亿,伹不多,若问仔细了她也回答不了。

  段锦如一听,脸色发白。“你……你是故意吓我,就你那只丑猴儿小小的哪会生不出来,你肯定是嫉妒我会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把你儿子比下去……”

  她不信她的儿子会比人差,她一定会生大胖娃儿。

  本来妍美娇悄的瓜子脸因发福而挤成肉团,圆滚滚的,把一双勾人的媚眼给挤小了,只剩下一条眼缝,此时的段锦如不仅没了昔日的美貌,还臃肿可笑,活傻吹了气的羊皮筏,莹白皮肤绷成死白。

  “你的儿子干我什么事,我的儿子为什么要跟你儿子比,在每一个母亲心中,自己的孩子最好,没必要跟别人比。”

  段锦如这个女人是个傻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意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她一点也看不出自个儿的肚子不对劲吗?

  段锦如自鸣得意的笑了。“你是怕了吧!样样不如我,我的出身比你好,样貌比你好看,人也比你年轻,你嫁的丈夫是不入流的大夫,而我相公在我爹的提携下已当上正九品的典史,官虽小但也胜过平民百姓。”

  才九品也值得炫耀?韩重华和妻子互视一眼,有些无奈遇到了个无脑的女人,三品医官的军职“小”得都不好意思跟人提及,她却连九品都说嘴。

  “既然你样样都好,为什么还要和我妻子比这比那的。”若是闲着没事干就去啃啃蹄膀,反正都胖了,再长几斤肉也无妨。

  闻言,段锦如脸色一变,乍青乍白的,眼底迸出恨意。“你还当她是个宝宠着吗?不过是我丈夫不要的破鞋,你倒是惜物,破了还捡起来穿,女人犯贱到哪都是贱人……”

  因为乔立春的一句话,段锦如与丈夫的感情生变,也为她肚子越来越大的缘故,疑心妻子有情夫的钱平南不再和她同房,偷偷地勾搭上她的陪嫁丫头棋红,两人被她当场捉奸在床。

  段锦如一气之下就命人将棋红打个半死,没想到竟打出小产,原来她入门没多久两人就偷来暗去了。

  然后她一细问才知,四个大丫头、八个二等丫头中就有五个被丈夫破了身,气极的她一怒之下就回了娘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