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不用说,五百两很快就用光了,也不知用在什么地方,一下子就像泼出去的水,没了。

  当韩金桂再上门要银子时,她一脸憔悴,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眼袋发青往眼窝陷,人老了不只十岁。

  这次韩重华直接告诉她,再敢来闹,他就让牛二一辈子也别想再站起来,躺在床上等死。而妻子服侍丈夫天经地义,她就当服侍人的老婢,这辈子只能守着要人照顾的废人。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牛二家的再找上门已是一年多后,那时乔立春刚生下第三个孩子,“一心堂医馆”已改为“一心堂药厂”,韩家由二进院搬进占地广大的五进院大宅,婢仆上百,光乔立春一个人就有十来个婆子、丫头跟着,俨然是大户人家的主母。

  “相公,做了就不要后悔,就像你为人诊脉一样,生了重病就要下狠药,药下得不够重也好不了,当初你没回来前她还不是照样过日子,没你她就活不了吗?”

  没有谁缺了谁会活不下去,日升月落,花开花谢,此乃常理。

  “娘子说得对,为夫谨记在心。”韩重华装模作样的躬身作揖,把妻子逗得咯咯直笑。

  “少贫嘴。”

  “娘子说错了,为夫的嘴巴抹了蜜,你来尝尝。”他一说完便按住妻子的后脑杓,狠狠一吻。

  吻毕,两人都有点情生意动,想要鱼水之欢。

  “别,还大白天呢!你一会儿还得坐堂。”白日宜淫说来有些过了,若有高堂在,怕是一番说嘴。

  乔立春不知是该庆幸两人皆双亲已亡,还是感慨无两老规劝,他们向来想怎么欢喜怎么来,全然不在意他人眼光。

  若是在底韵深厚的百年世家,怕是家法缠身了,一本《女诫》抄上百遍,佛前上敬三炷清香,莲花灯下长夜难眠,佛经檀香守清规,三天三夜不休,跪到两脚都肿起来了。

  “让胡大夫去。”多看一个病人多收诊金,胡大夫肯定很乐意。

  因为接了军中的订单,韩重华已经有些应接不暇,因为他给自己定了逢三、逢六、逢九才看诊的规矩,其余时日由另一名大夫接手,新大夫姓胡,四十有二,行医二十年。

  胡大夫若不嫌累,天天来坐堂也行,每月除五两月俸外,每诊一位病人可抽诊金的三成,诊得越多赚得越多。

  而这位胡大夫也挺有趣的,非常爱财,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那种,非他该得的不义之财分文不取,也不会刻意提高诊金,倒是常常倚老卖老的和韩重华抢病人。

  闻言,她莞尔一笑。“明知道胡大夫喜欢银子,你还老是吊他,小心人家只知道‘一心堂’有个胡大夫,而无医术高明的韩大夫,你的锋头还被压下去了。”

  “无妨,我只要有你就好。”千金万银不换。

  韩重华抱起妻子往内室走去,双眼赤裸裸的流露出情欲,他的脚步十分沉稳,心跳有力。

  “又拉着我胡闹,一会儿又要起不了身了。”乔立春娇嗔着美目,眼底媚波婉转多情。

  不要脸第一的男人厚颜无耻的说:“我们干的是人伦大事,谁敢说一句不是,没这缱绻缠绵哪来的孩子。”

  他边说边把妻子往铺着被褥的床榻轻轻一抛,随即整个身躯往下压,逗猫似的轻解罗衣,把人逗得心痒难耐。

  他不急,只想慢慢吃掉剥开外皮的嫩果。

  “尽给自己的放纵说一堆大道理,分明是色令智昏,一说起此事就脑热了。”

  她半推半就,由着他拉开桃红色绣桃果满枝肚兜,雪嫩的双峰轻弹而出,腴香生艳。

  “这也是娘子的错,谁叫你美色诱人,叫为夫的心悬神移,难以自特。”他低下头一含,将一枚莓红含入口中。

  乔立春嘤咛一声。“别,疼。”

  “一会儿让你更疼,别急……”疼老婆天经地义,他会疼爱她全身,一寸也不错过。

  “韩大夫,有急症。”

  屋子外头传来小药童的声音,正在兴头上的夫妇蓦地一僵,面面相觑的互一眼。在这个时候?

  两人脸上都有一丝尴尬,潮红的面颊漾着不尽兴的春情,一个是无奈,面有恼意;一个是忍笑,暗暗发噱。这位急症病人真会挑时间,在人家情浓正炽时坏人好“叫胡大夫去。”他不是很爱钱。

  又推给胡大夫。

  “胡大夫是很想接手,可是那位夫人不愿意,非要韩大夫你。”出手很大方,一出手就是二两银子的打赏。

  “女的?”韩重华一排眉。

  “是的,还很年轻的夫人,大腹便便。”那肚子呀!大得吓人,好像指头一碰就会爆开。

  “身怀六甲?”他起身着衣。

  “快生了。”小药童道。不知她夫家怎么敢放她出门,要是一个不慎就生在外头了,连稳婆也来不及喊。

  一听快生了,乔立春莫名地想到段锦如,她的预产期过了好几日,听说还没生,孩子还待在母亲肚里。

  “我去看看,你……”一回头,韩重华为之失笑,原本被脱得精光的乔立春已穿上衣裙,轻松地绾了个盘云髻。

  “我跟你去瞧瞧,也许是熟人。”有女人在场也省了一些麻烦,免得出了事赖在大夫身上。

  如果真是段锦如,恐怕是来者不善。

  “熟人?”他不太明了,来看诊的病人多来几回,不熟也熟了,要多熟的人才叫熟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