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宝哥儿,你说龙舟好不好看?”韩重华笑看儿子。

  “好看,就是有人推来挤去掉进河里有点可怕,不过没想到我们在船上还有好东西吃呢。”船是不动的,停在河边,船上有很多好吃的糕点。

  “真的呀!听来好有趣,明年我也要去看,韩大夫,你会准假吧?”伙计嘻笑道。一年一次的划龙舟一定很热闹。

  “请假扣一天工钱。”韩重华一脸正经。

  “啊?!”怎么会这样,伙计刷地掉了下巴,十分气馁。

  “当然不会这般无良,大家都去,医馆放假一天。”这次是他的疏忽,忘了为他做事的人也有家人,他们也想感受节庆的欢乐。

  松了一口气的伙计笑着拍拍口。“韩大夫,你吓着我了,我以为要没活可干了。”

  他温和一笑。“老实干活的人我都不会亏待,今儿个是端午佳节,申时一过就关馆了,回去和家人过节吧。”

  “真的吗?韩大夫,不扣工钱?”他可以早点回家陪娘了。

  “不伹不扣工钱还各加发五十文,掌柜和账房半两银子,买些你们喜欢吃的东西回家过节。”对底下人好一点能凝聚向心力。

  “大哥!”那她呢?他有钱尽给别人却不照顾自个儿妹子,那些银子给她该有多好。

  一听见蚊蚋似的叫唤,韩重华的脸一沉。“你跟我进来。”

  一次说清楚也好,省得再来纠缠不休。

  韩金桂不知道兄长的想法,还沾沾自喜的抬起下颚,一副小人得志地朝拦她入门的伙计示咸,他不让她进,自有人让她大揺大摆的入内,这可是她的亲大哥。

  “我先带孩子进去,你和她谈谈。”

  乔立春抱着女儿,牵着儿子,目光柔和得宛若皎皎月光。

  面对妻子,韩重华眼神放柔。“好,我一会就去找你,等我。”

  “嗯,别太凶,打蛇打七寸。”攻其要点。

  黑眸闪了一下,领会其意,他差点脱口而出……将军英明。

  “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出现他面前。

  “你有分寸就好。”

  带着孩子的乔立春言笑晏晏的走进医馆,绕过中堂走向后院,井里飘上来的凉意稍微一降五月五的暑气。

  划龙舟、寒龙舟、吃着粽子看赛事,玩了一天的孩子也累了,打着哈欠直犯困。

  乔立春让桃子、梅子带他们回房去睡,小孩子见风长,才几个月就见抽个子了,之前败的衣服又要换了。

  另一头,韩重华冷漠地问着韩金桂。

  “说吧,你又想干什么?”

  一见兄长漠然的表情,有点害怕的韩金桂搓着从没白细过的手,眼神飘忽。“我只是来见见大哥,许久没瞧你了,甚为想念,所以……所以我就来了。”大哥深幽的眸色好像能一眼看穿她。

  “来闹事?”他讥讽。

  “不是的,大哥,我也是好声好气地想让人通通情理,可是对方不讲道理我就急了,难免嗓门大了些。”不大声嚷嚷怎么让里面的人晓得她来了,谁知大哥根本不在医馆,带一家人出游了。

  “是我让他们拦你的。”

  “大哥,你开这么间医馆让妹妹沾沾光有什么关系,我是你亲妹子还不如外人吗?兄妹俩常走动才不会被人笑话我们感情不好,一笔写不出两个韩字,打断手骨连着皮……”骨肉亲情是断不了,血脉相连。

  “我们感情是不好,你应该记得我说过我不再认你为亲妹,以后你的事都与我无关。”他很想让她重拾父母还在的美好时光,可是她一再令他失望,不肯有所乞改变。

  由根烂起的花木已经没救了,再多费气力也是徒劳无功。

  “大哥……”一时的气话谁会当真,她都忘了他还提起做什么,大哥的心眼真小。

  韩重华抬手一阻,不让她说话。“你可以再向我要求一件事,当作我们兄妹情断的临别赠礼。”

  “一件呀!”为什么不多几件,她还有很多事要大哥帮忙呢。

  看出她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韩重华露出有如陌生人的冷漠。“别不知足了,你只有一次机会,想好了再回答我,看在爹娘的分上,我的忍耐有限。”

  她心里不以为然,不认为大哥真的会对她置之不理,这话肯定是说来糊弄她的,但仍忍不住贪色一浮。“我想要……”

  “想清楚了?”在她出门前再一次提醒她。

  “我……”她顿了一下,想着要开口讨银子,还是将小姑塞给大哥做小,她想了想,银子战胜小姑在她心中的位置。“你给我一百两……不,两百两……呃!还是一次五百两好了,以后我都不会再来烦你。”

  韩金桂满心满眼的大元宝,她已经想到要怎么用这笔银子,她先置地,再盖间大屋子,给孩子买长命锁,然后打纯金的首饰给自己用,每天穿戴着珠光宝气向邻里炫耀、摆阔。

  反正银子没了再向大哥要,他开了间生钱的医馆,何愁养不活一个可怜又无肋的妹妹。

  “你确定这是你要的?”再一次的失望让他心灰意冷,这样的血亲实在不该拉她一把,奢望她有一日悔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