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


  就不知她死后,她贪婪成性的二叔夫妇会不会私下贪了,以两人无利不起早的心性,肯定已盯住她身后身家。

  韩重华眼泛深情,以指点住殷红香唇。“你忘了还有个大金主在,他有钱多到没处花。”

  此时正跷着二郎腿、打算用两倍价钱买下宅子并叫隔邻大户搬走的慕容春秋忽地背脊一凉,他双眼一眯,以斜睨的神态看看左右,一股不太好的感觉让人发闷。

  难道是他多心了?

  不管,先买下宅子和韩铁头家做邻居,看他还敢不敢说他白吃白住,接着再把他的儿子、女儿也拐过来,认作义子义女嗯哼!抢来的果然让人心情大悦呀!

  呵呵……呵……呵呵……“我为什么不能进去,开医馆不就让人看病,我生病了,病得很重,我要看大去……咳!咳!我病了……咳咳咳……”

  她用力咳,拼命地咳,咳到喉咙都发疼了一脸白净的十六、七岁伙计不屑的挥手赶人。“牛二家的,你都来过几回了,都说不待见你了还不死心,你想闹几次才肯罢休,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动手。”

  东家说了,来一次赶一次,有多远送多远,不管说了什么都不要当一回事,人不要脸皮连鬼都怕。

  “生病不看大夫病会好吗?我也不过想找个大夫看我这一身烂病而已,你干么拦着不让我进,你们一心堂还挑病人看不成,我就非要进去!”看谁拦得住她。

  一脸青紫的韩金桂不像有病,倒像被打得很惨似的,眼睛都肿了,嘴角破了个口儿,耳朵下方应该是被什么砸到而淤青了,她浑身上下看起来很狼狈,没一处好的。

  就在韩金桂那天去闹事之后,对这个妹妹失望透顶的韩重华对外宣称不再认这个韩家女儿,从此韩金桂的一切事宜与韩家人无关,他不会再帮她说一句话或再给她一两银子。

  不相信大哥会这么狠心的韩金桂在没钱时还是会找上门,她就堵在门口哭,带着孩子一起哭,闹得周家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背后指指点点,有人说她活该自作自受,也有人指称韩家老大太过无情,自家妹子都苦成这样还不拉一把,良心何在可是韩重华不予理会,任由她干嚎上一整天,等她嚎累了自会回大牛庄,韩家不备饭。

  后来韩家索性提早十天搬到县城,再去堵门的韩金桂扑了个空,她傻眼了,大哥真的不管她了。

  那时她恐慌了,十分慌乱,无头苍蝇般四处向人打听韩家人去哪里了,伹是除了周婶家外,材里的人没人知道他们搬家了,还搬到要走一天路的万福县,以为他们只是出门走亲戚而已,很快就回来。

  当然以周婢对乔立春的喜爱,自是不会告知去处,还装傻的叫韩金桂别找人,韩家人被她闹到不敢回家,跑到外地躲起来了,她一日不歇停,这家人就不会出现。

  韩金桂一听,墼个人都傻了,她的银子……不,是得而复失的大哥走了,日后她缺银子要向谁索讨?

  接下来几个月韩金桂都过得很惨,牛二照样喝醉酒打老婆,抢她的银子买酒喝,婆婆嫌她和三个孩子吃太多,每一顿只准吃半碗饭,饭少吃伹事得多做,家里事加倍。

  这段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让她怕了,她发誓只要大哥回来,她绝对不会再跟他闹,要当个听话的好姝妹,让大哥另眼相待,她改了、会变好、不再大呼小叫的耍泼。

  只是听见先前给她一百两银票的那位少奶奶说起,她大哥在县城里开了间规模不小的医馆,每天人来人往,生意好得不得了,人家赚钱像水流进来似的,怎么不给她几百两银子好让她过得好一点呢?

  她一听,气得火冒三丈,完全忘了先前要改性子的话,二话不说地往县城来,找上门要问大哥为什么这么对她,一家人岂有隔夜仇。

  但是她没见到人就被挡在门外,连闯了几次都未果,她不服气自家大哥的医馆为何进不得,她也姓韩呀。

  “可你这不是病,是被人给打伤的,应该找跌打师傅要帖药膏敷敷,我们‘一心堂’看的是内诊而不是外伤,你这点伤看大夫没用。”反正回去又要被打了,治不治都一样。

  面子挂不住的韩金桂改口又嚷嚷。“那我找我大哥总成吧!韩大夫是我的亲兄长,他的医馆我还进不得?”

  伙计再拦。“你的确进不得,韩大夫说了,牛二家的不是他妹子,若是来冒认兄长就打出去。”

  “打、打出去?!”大哥真不认她?

  一听到打,韩金桂的身子不自觉地颤了一下,长期挨打的她很懂皮肉痛,本能的惧怕了。

  “所以你还是快走吧!别挡在门口,有你这种三天两头来闹的妹子,我若是你大哥我也不认。”韩大夫做得对,对付这样的泼妇就要不理不睬,越是理她闹得越凶。

  “我不走!大哥,你出来!我是金桂,你快来把这个狗眼看人低的伙计赶走,他不是好货,会害你呀!你让我进去,我不会再惹你生气,就算你娶那个贱女人我也会原谅,男人不怕无妻,我让我小姑给你做小……”她不忘为人尽可夫的小姑牵线,打着讨好婆家的念头。

  一个连连打胎三次的女人是嫁不出去了,在大牛庄的名声也败坏得差不多了,一提起牛家闺女,人人都摇头避之唯恐不及,只能给人当妾了,不然谁养她一辈子。

  “贱女人?”

  一道森冷的男声从身后传来,脖子一缩的韩金桂回头一看,只见韩重华一张俊脸冷得像冰。

  “大、大哥 ”她呐呐的一唤。

  “韩大夫,你回来了呀!划龙舟好不好看,你们一家子出游肯定玩得很开心。”小伙计笑眯眯招呼。

  闻言,韩金桂一惊。

  划龙舟、划龙舟……喔,今天是端阳,她忘了准备祭拜的粽子和三牲。

  完了、完了,婆婆一定很生气,还有小姑,她若没吃到粽子肯定会怂恿婆婆罚她,婆婆脸沉她就遭殃了,原本就做不完的家事又会增加,天不亮就要起床劈柴、挑水、喂鸡喂鸭、割草养半,还要洗衣晒衣、下田干活……面上一慌的韩金桂原本要转身,快步赶回家里,可是一瞧见大哥带着他一家四口游玩的和乐情景,他还一脸宠溺的揉揉小男童的头,笑凝小女娃逗她笑,心头偃息的火控制不住又冒出来。

  为什么他可以对“外人”那么好,给他们锦衣玉食、婢仆成群,对她这个亲妹妹却置之不理,他一定要这么偏心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