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可是没想到他还能为某人心动,因她的喜而喜,因她的忧而忧,因她的嗔怒笑骂而深陷其中,再也看不见其他女子。

  心,为她而动。

  怦然心动。

  “傻气。”她一啐,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傻人有傻福。”撞大运了。

  乔立春失笑地轻握他大手。“我不是男人想要的贤妻良母,娶到我是你吃亏了,你只好认了。”

  “无妨,我也不是非贤妻良母不娶,能生就好。”他打趣调侃,呼应先前说的当猪养。

  “你还取笑我……啊!我的腰、我的腿……”酸软得没力气站直,都是这色胚害的。

  羞恼的乔立春要站起来捶打笑话她的夫君,谁知才一起身,双腿便发软站不稳,一阵猛烈的酸痛由腰腿传来,万一没有韩重华适时地从身后扶住,这下真要出大糗了。

  “唉!都怪我太凶残了,把你折腾得累了。”当男人的威风也就在床笫间了,以不灭雄风让娘子哀声求饶。

  她恨恨地咬牙,他的不要脸无极限。

  “你今天不用坐堂吗?”

  “我多请了一位大夫,以后我有空闲多陪陪你。”慕容那小子一日不走他就一日不能安心,那厮是黄鼠狼,不防不行。

  “医馆的收入有好到能再添一名大夫吗?”她是看过账册,没赔本,可赚到的银子大多拿去购置药材。

  “你忘了我们有一味金疮药销往军中,那笔订单足以让我们再开两间‘一心堂’。”就算不看诊,光靠着卖药,他们就能赚得钵满盆溢,军中的需求量超乎意料的大。

  以前他想着小富即可,隐于世不问家国之事,可是有妻有子之后,他想让他们过得更好,至少衣食无虚,出入有车、行走有仆,与人往来不低人一等,能有足以撑腰的地位和财富。

  所以他的想法改变了,为了妻小,他至少要争得一片容得下他们的小天地,不受欺凌,不受迫害,得以走在大街上不卑不亢,傲然而立的自称韩氏家人。

  “既然军队愿意大量釆购金疮药,那一般常用的平胃散、腹泻丸、清热解毒丸、化虫丸,甚至是舒肝片呢?我们是不是可以透过军方管道贩卖,行军最怕胃胀、腹泻、蚊虫咬伤,或是天气变化所造成的头疼脑热、风寒什么的,有了这些药就不怕了。”军队里一有人生病便会拖延行程,无法一鼓作气奋勇杀敌。

  韩重华一听,眸心一亮。“目前人手不足……”有心也要准备充足,不可仓促行事。

  “我比较担心的是药材来源,当我们要制药的消息一传出,外头恐怕会有不少大药商联手垄断,军需这一块是大饼,人人都想来分一杯羹,别人也想抢得先机。”赚钱的生意谁不眼红,唯恐落于人后没得分食。

  “军方那方面倒是不用发愁,叫慕容去谈,反正他很闲,跑跑腿正适合,买不到药材才是问题。”

  “一心堂”起步晚,比不上百年老铺,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财源和大药商抗衡,大多的药材行是与药商有合作关系,直接贩卖。

  “东北多高山,山里草药多,我们和当地的驻军合作,军民联手上山釆药,将药草哂干后再由驻军派兵一路护送。”当年她也想过这方法,卖药材贴补军用,可是找不到愿意承收的药商。

  而且开价也太低了,根本是做白工,一根百年人参居然只肯出十两银子收购,那还不如饿羊吃草了。

  谈不拢自然成破局,此事再无人提起“此举可行。”伹他对东北驻军并不熟。

  赵琳痕初到东北,至少要两年功夫才能全面收服顽悍的东北军,如今他下达的命令底下人不可能完全服从,说不定反而激起反叛心,阳奉阴违的处处习难难,让推行困难重重。

  “让重阳去找短歌,于短歌,或是你亲自走一趟,于短歌负责调派东北带的军需用品,把好处掰开来揉碎了说,他会听进去。”于短歌为人固执,伹是择善固执“你和他很熟?”韩重华没想到自己会问出这句,语气略带酸意,他以为自己放得很开。

  乔立春骤地缩瞳,惊觉自己说得太多了,超过一名秀才女儿该知道的。“我……呃,听人家说的,我怎么会和一个远在东北的云麾将军相识,人家可是从四品官爷。”

  于短歌是战铁兰带出来的下属,他是她父亲副将的遗孤,两人姊弟相称,感情胜于亲手足。

  不认识还知晓是从四品官职的云麾将军?这是欲盖弥彭,此地无银三百两,她晓不晓得前后露了几回破绽。韩重华暗忖,她若真是战铁兰,常胜之战究竟是怎么打下来?

  “娘子说的是。”

  一句“娘子说的是”,乔立春抽紧的一口气骤地一松,转忧为喜,浑然不知她的小动作让丈夫为之好笑,暗笑她性子真直,心机不深,有武人的勇武却无深沉的心计。

  会打仗的人精于攻城掠地、大破杀阵,伹不见得擅长尔虐我诈、算计他人,武人多直率。

  “不过我们要先选地建厂,再找齐懂药的人手,不然药材运回来了无地摘置,无人会制药,再多的订单也束手无策。”光靠他们夫妻四只手,再加上下人、伙计,只怕吃不下太多订单,何况他们想嚢括东北、西北、西南三地。

  但因气候不同,用药也有所区分,东北多蛇鼠,西北风沙大,西南沼气重,毒虫边生,各有各的药用属性。

  一听又要买地又要建厂,乔立春眉头微蹙,忧色尽显,“你手头上的银子够用吗?我那儿还有一千多两……”

  走野物赚了两百多两,三车皮毛快五百两,还有从慕容春秋手中拿到买酒所剩的银两,算一算她真不穷。

  当然比起身为女将军的家产,那是微不足道,战铁兰的身家至少有数十万两白银,这些年皇上的赏赐和军俸她都很少动用,全堆在东北的将军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