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乔立春双颊飞红的嗔羞一瞪。“你怎么什么下流话都说得出口,越来越本性毕露,好歹装一下,别让人发现你是大尾巴狼。”

  “就只在你面前揺头摆尾。”他作势扭着腰,逗弄妻子。

  见他没个正经,她一时没忍住地笑出声。“不许再像咋晚那样弄我,早起不了身多丢脸。”

  乔立春不善家务,因此家里雇了个厨娘,买了两个七、八岁的小丫头,一个负责照顾贝姐儿,一个打扫里外、做点琐事,她也省事多了。

  至于医馆的掌柜和抓药的伙计是本地人,所以不留宿,时辰一到便各自离去,后面院子就住了韩家一家人和新买的下人,屋子就稍微嫌小了些。

  不过“一心堂”开张后,看诊的诊金和卖药的收入还算不错,加上和军队搭上线,几个月下来韩重华也赚了不少,两夫妻一合计,有意换个大一点的三进院宅子,原有的院子改为制药厂,多请几个人专做散药。

  而过了年刚满十六岁的韩重阳也忙得不可开交,他专管药材的买进和挑货,天南地北的搜购铺子里常用的药材,以大批进货压低价格,若有珍稀药材也会想办法用最低价钱弄到手。

  经过几个月的磨练,他已经能独当一面,挑选药材的眼光越来越毒辣,应对进退方面小有成就,就是回家的次数变少了,外出的时间拉长,让他大哥常常抱怨见不到人。

  “我尽量。”他不敢保证。

  性致一来哪控制得住,软玉温香的妻子就躺在身侧,玉体横陈好不撩人,他的手就不自觉地伸过去,然后……一阵翻云覆雨免不了。

  乔立春没好气的瞋了一眼。“什么叫尽量,你想早点把我累成老黄脸不成?宝哥儿上学去我来不及送,贝姐儿的早膳我没盯着她用,肯定又是吃个三、四口就停筷,一会儿偷吃甜糕。”

  听着妻子软声的说着家常事,韩重华嘴角始终扬得高高地不曾垂下,这种属于家的温馨感让他心口涨得满满的。

  “孩子我去送了,贝姐儿喝了半碗粥,吃了一个花卷,又喝了五口羊奶,我让桃子陪她在院子走走消食,这会儿在屋里玩翻花绳。”他一个没落下的安排妥当。

  桃子、梅子是刚买的丫头,签了死契,除非主家肯放她们出去,否则这一辈子都是韩家的奴才。

  闻言,她颇为沮丧的叹了 口气。“孩子的事你都一手包办了,我能做什么,不成了废人?”

  韩重华笑着轻拥妻子入怀。“你只要享福就好,把身子养好了再生一个孩子,咱们养得起。”

  她自嘲。“那我和猪不是没两样。”

  吃饱睡,睡饱吃,等男人来下种,再生几个小猪崽……一想到这种生活方式,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无所事事真是太可怕了。

  “猪没你长得好看,而且也不会让我如此魂牵梦萦。”

  “韩重华,我恼火了。”乔立春气嘟小嘴,对丈夫的没羞没臊又气又恼。

  “别恼、别恼,过两日带你去看划龙舟,慕容包了一条船,我们就在船上看热闹,不用担心人挤人,孩子一个错眼就走丢了。”他设想周到,船在河面上航行,省了与人接触。一到年节庆典,拐子特别多,常有游玩的孩子走去,再也找不回来。

  一提到慕容春秋,乔立春恼色一收。

  “他还不回西南军吗?号称玉颜军师的他放弃这一块很可惜。”

  他经营了很多年,也以玉颜军师打出名号,在金狼营无人不知、无人不识,日后的储相非他莫属。

  “他还在观望,他父亲的丞相位置越稳妥,他越是不能强将出头,一文一武皆居高位的父子乃朝中大忌。”一是文官之首,一为武将诸葛,文武合一,谁与匹敌?

  “那去东北呢?刚接手战家铁军的赵琳琅肯定需要帮手,那群犊子个个倨傲得很,没有非常手段是驯服不了他们。”陈风、常军等人最是脾气,若是不能让他们服气也不服人,宁可折颈也不折腰。

  一看她说起东北军便侃侃而谈的熟稔神态,恍若情谊深厚,毫无生分,让人不得不怀疑她和已死的战铁兰有所关连。

  心口一颤的韩重华双臂一勒抱紧妻子,不管她究竟是谁,她只能是他的,生死都是韩家人。

  不知已泄了底的乔立春仍是一脸怀念的说着。

  “我也说了同样的话,他说再考虑考虑。”韩重华静静地看着妻子,看得让她觉得很不对劲。

  “怎么了,为什么一直看我?”她脸上发痘了吗?还是沾上脏物,他的眼神令人心慌。

  他笑了笑,一揺头,原本他想问,问战铁兰对慕容春秋是否有情,但是一瞧见她明澈眸光,他便晓得自己患得患失多想了,她若对他死心,她不会亲口允诺终身,“我还不敢相信能娶你为妻,感觉像作梦。”

  他有想过要成亲,不过要等医馆开了以后,运作稳定再找媒说合,他不求貌美如花,只要合得来即可,婚后养几个孩子,平静安宁的住在县城,等到头发花白再落叶归根,葬在父亲坟旁。

  人的一生不用很长,该遭遇过的也遭遇了,了无遗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