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若不姓战,她会投身军旅吗?”她是被逼拿起长枪,承担她不该承担的责任,泱泱太朝居然要女子守城,那要男子何“……”不会。

  “因为她是战天鹰的女儿,所以她不能对镜点唇、鬓发插钿,身无半件女子饰物的做男儿打扮,有谁问过这是她要的吗?”他没见过战铁兰,却听过她种种不凡传闻。

  一个女人要做到战铁兰那种成就,得付出多少代价,背后的惨痛过程只有她一人知情。

  “你怎知她不是乐在其中?”慕容春秋的心在抽痛,他发视没好好了解那个女人是他最无的错误。

  “不管春儿是不是那人,她视在是我韩重华的妻子,我会宠她、爱她、护她,让她一生再也无憾。”他爱的是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乔立春,她让他动心了,他便紧捉不放。

  慕容春秋一脸阴郁的轻哼,扭头不理人。

  “韩大夫,有病人。”

  外间的药童一喊,放下药刀的韩重华一拂衣起身。

  “多大年纪、什么情形、之前来过了没?先将人安置好,我净个手就来……”

  “五十开外,腹疾,来过几回,他说来之前拉过几次肚子,左下腹隐隐作疼,还有些便血……”

  一问一答的两道身影缓缓走向看诊的里间。

  半扇门帘垂落,老者的声音由里而外透出,艰涩而急迫的诉说病情,一只修长的手落下为其诊脉。

  看着韩重华专注的侧面、求诊者希望的目光、站在一旁递水递物的药童,以及进进出出买药的人,慕容春秋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他为什么会在此处流连不去……因为死去的战铁兰吗?

  苍天无语。

  §第十章 极品妹子闹上门

  “……啊!轻、轻点,我……我没力气,不行了,歇歇吧,我……嗯,承不住,快、快散架了……好人,我的好夫君,铁头哥哥,我……腿软了……”

  床上人影交缠,战得正炽,颤抖的雪白酥胸如同面团任其揉捏,娇吟轻喘从香唇逸出,潮红的脸庞更添黯色,丽质无双,一点一点的梅花色红晕染开来,布满雪嫩娇躯、看似瘦却精壮的身躯覆于雪胴,一下深过下的往里重撞,白嫩的双腿夹在腰上,助长他的横冲直撞,更加肆无忌惮地入侵身下女子,让她成为他身休的一部分,永不分离。

  “不许叫我铁头哥哥……”这要命的小女人,他早晚精尽人亡。

  互大的汗珠滑下,韩重华俊颜扭曲的抽动着下身,从未轻过的进出水源地,涓流而出的蜜液湿了床褥。

  “为……为什么……”他不累吗?都几回了,铁打的汉子也榨干了吧!他也太、太操劳了。

  “因为我又想要了。”刚一疲软的下身因那句铁头哥哥而雄风再振,他停不下来,一要再要。

  “你不怕纵欲过度?”男子房事太多易伤身,为了她不想太早当寡妇,他得节制。

  因为这句话,乔立春被狠狠地要了一夜,直到天明她才虚软无力的睡去,一觉睡到正午才清醒,醒来全身乏力,腰肢酸软,连下床时双腿都在打颤,几乎站不住懒梳妆的她坐在妆台前,动作迟缓的梳着如云发丝,一梳一梳的将乌丝梳得平顺,再绾个简单的流云髪,以一根簪子固定住,素净得很。

  “醒了。”

  一根鎏金的蝴蝶簪往她发上插,麦色的大手一滑过,发髻上又多了点翠缀青石翌玉步揺,两串小米珠流苏在乌黑秀发上轻轻揺晃,衬着一头青丝更加黑溜照人,宛如黑缎。

  “哼!”坏人。

  “不理我?”还耍起小性子了。

  乔立春把头一偏,故意不看身后温柔一笑的男人。

  “你心里肯定在想,谁理他谁就是小狗,这人太坏了,叫他不要了他还要,有够不要脸。”韩重华笑着替妻子拢发,对镜看簪子有没有插正,流苏的小珠是否为她所喜。

  “呸!”没脸没皮。

  “娘子的香涎是甜的。”他故作模一把,放在鼻下轻嗅。

  被他的不知羞气恼,乔立春推了丈夫一下。“去,少来烦我,有谁像你这般无耻的吗?”

  一被推开他又黏上去,由她身后环抱她。“闺房之乐无比快活,谁还讲仁人君子,坐怀不乱,谁叫你太诱人了,让人欲罢不能,我这不是情不自禁、身不由己吗?只能夜夜销魂的做你裙下臣。”

  “少说好听话,满嘴的甜言蜜语,明明是自己色欲薰心还怪我狐媚了你,你没成亲前难道日日自渎……”她不是褒似、妲己,做不成祸国娇姬,叫君王日日不早朝。

  不等乔立春埋怨完,温热的气息压下,吻得她气不稳,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被反哺一口才缓过气来。

  “娘子好深的误解,我以前向来洁身自旁、守身如玉,一点也不敢胡来,把所有的自己全留给你一人。”她就委屈点呗。

  在全是男人的军营,他哪敢有一丝动静,久不食肉味的兵痞比虎狼还猛,管你是男是女,因此即使在军纪严格的金狼营,一年也会传出一、两件兵士受辱的传闻,伹当事人不提,上头便不查,草草带过,毕竟这事并不光荣,谁也不愿提出来受人嘲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