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天还没黑……”她才说完,忽地,一只大手盖住她双眼。

  “天黑了。”他轻笑地咬开嫁衣上的盘扣,舌头如小蛇般滑过玉雪颈窝,往下落无数细吻。

  “真有那么急……啊!你咬我……”

  她“吗”字还没落下,浑圆胸脯就被啃咬了一口,微疼,但气氛顿时很是旖旎。

  韩重华笑得邪气的剥光妻子衣裤。“你不知道我很急吗?憋了二十五年了,今晚要大开杀戒。”

  “轻点,会疼……”唔!好羞人,他把她的脚掰得太开了。

  “好,为夫的会轻轻地疼你……”他对准了穴口,正要进入……“娘,你在不在?”

  听着女儿甜软的声音,两个正要进入关键的大人霍地僵住,不敢乱动地互视一眼,苦笑。

  “贝姐儿找娘什么事?”她将压在身上的大腿搬开,引起某人不满的轻哼。

  “外面暗,贝姐儿怕,我可以跟娘睡吗?”不待娘亲点头,小短腿已咚咚咚地开了门进来,只给了两个大人一点穿衣时间……已穿戴好衣裳,很想说不的韩重华看到乔雅音湿漉漉的眼儿,顿时无奈的翻个身,躺在妻子身侧。

  “好,但你不能吵喔。”乔立春向丈夫投以抱歉的眼神。

  “嗯!”乔雅音很乖巧的带着自己的小棉被,爬上床睡在娘的另一侧,眼儿眯眯地笑得很开心。

  有娘在身边,乔雅音很快就睡着了。

  可是有一个人却饱受折磨,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像煎鱼似的,吵得另一人也无法入睡。

  “你喔!多大的人还像孩子一样,要不你轻一点,别吵醒孩子。”看他那么难受,乔立春主动的靠过去。

  一得妻命,韩重华如渴水的鱼,翻身一覆投入满水的池塘,欢快的游呀游,游了终宵仍不倦怠,直到鸡鸣。

  过了年,开春。

  三月初六,“一心堂”挂匾,医药兼具的医馆正式开业,因有赵琳琅题字,因此生意还不错,开门见红。

  铺子开在县城,韩家一家老小都搬来了,住在医馆后面的二进院,另在墙边开一道侧门方便进出,不用经过医馆打扰里面的看诊。

  宝哥儿……年一过已五岁的乔弘书正式入学,于就近的学堂就读,乔立春给他买了一个小厮,陪同上下学。

  不过乔立秋还是没有消息,乔立春托了很多人打探仍一无所获,唯恐乔家后继无人,没人继承香火,所以乔雅音虽改了姓叫韩雅音,乔弘书依旧姓乔,未有所变动。

  如今两个孩子都叫韩重华爹,韩重阳二叔,亲昵得有如一家人,韩重华更像个亲爹,把孩子宠得都快登天了。

  而慕容春秋在过年前有回京一趟,向他爹拜个年,告知他还活着,可是元宵前夕又来了,自个儿挑了间空屋便住下不走了,俨然如住霸王屋的房客。

  白吃白住也就算了,最可恶的是他还与主人“争宠”,趁着韩重华看诊人在医馆时,他倒是逗得人家的女儿很开心,还教放学的小儿习武,甚至连女主人也没放过的送些银刀、铁剑、刺心矛,哄得别人的妻小乐开怀。

  遇到这种撬墙角的,谁能不痛恨三分,若非韩重华涵养好,早就下毒将人毒死以免留后患,哪能让人还管闲事管到他身上来。

  “你真的不回军营了?”

  “不回。”他现在日日都如鱼得水,快活得很。

  “三品官职扔了不要?”

  傻子的行为。

  “反正也没人去偷,摆着当我音容宛在。”他辞官了,虚职还在,每个月照领二十两军粮。

  因为韩重华的用药精准,因此军医营还留着他昔日的方子,不让他正式卸职是想有需要时再徵调他的医术,人不来没关系,伹药方一定要到,他最擅长的是外伤方面的药剂,这是其他军医所不能及的。

  另外,也是赵琳痕的私心,他和韩重华、慕容春秋是莫逆之交,他希望他登基后他们能帮他,一在民间、一在朝堂,两人虽都性情古怪不受拘束,但值得信任、交付重托。

  音容宛在,他当自己死了不成?慕容春秋咬着牙,很想一拳将某人的傻笑打掉。

  “你还不回京吗?听说你的丞相爹找你找得很急,都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女人定下来,眼光别太挑,看得过去就好,毕竟这世上的妖孽并不多。”与他相配的妖难寻。

  “……你的话一向这么多吗?”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还有这本事,开口就停不下来。

  “已有家室的人难免罗嗦,一回到家总有说不完的话,孤家寡人的人是体会不到有家的趣味,小儿聪慧,朗朗读书声,幼女娇憨,笑语不断,妻子坐在身侧……”他说的美好情景令人向往,宛若置身平凡百姓家最是幸福,没有争斗、机关算尽,只有宁静与祥和。

  宁静与祥和,这是从杀戮战场出来的人最需要的,他们厌倦了杀人与被杀、鲜血和恶梦,能一觉到天明才是一心所求。

  “缝衣刺绣吗?”慕容春秋愤然的瞪视。

  “不,磨刀。”韩重华隐有不快的睨了他一眼,看其绝世容貌越看越不顺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