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说了我就给你。”她不可能有这么多银子,她前两天才跟他拿了五两银子说要买粮、送孩子上学。

  “不行、不行,不能说,说了就没有后给的一百两。”她捂着嘴,怕说出实情就拿不到剩下的一百两,殊不知这样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韩金桂抱着的男童大约三岁,也许见惯了他爹一喝醉就打老婆,因此看见亲娘被连赏了两巴掌仍一脸木然,不太在意。

  “还有后给的一百两??”她居然拿了别人的银子让亲大哥难看,这是亲妹子吗?根本是仇人。

  “我……呃!不是不是,没有一百两……”她揺头揺得急,半句也不敢透露,心心念念没有拿到手的尾款。

  “你不说我就把这张银票撕了。”韩重华作势要将银票撕毁,让她一两银子也拿不到。

  “不要呀!女哥,那是我的,撕不得。”她的命根子呀!她要用这些银子翻新屋子,再买几件新衣服和首饰,她从来没戴过玉镯子、金钗银簪,她想打扮得漂漂壳壳。

  韩金桂只想拿到银子后先装扮自己,过几天好日子,吃香喝辣充当富家少奶奶,全没想过用在几个儿女上,送他们上学堂或裁几块布做衣缝鞋。

  “说不说。”他撕开了一道口儿以做威胁。

  “我说、我说,你别再撕了,是一位穿戴十分富气的少奶奶叫我来闹场,她说只要让你们拜不了堂,她再给我一百两,我想想也不难……”她就见钱眼开的点头。

  “不难?”韩重华气到已经不想再多看她一眼,他一心要弥补对弟、妹的亏欠,她却以从背后捅他一刀作为回报。“为了银子你就不顾亲情了吗?连大哥都可以不要。”

  “不是的,大哥,反正只是一个人家不要的下堂妇,娶不成还是好事一件,以大哥的样貌不怕娶不到更好的,我家小姑今年才十八,要不你娶了她……”她婆婆催着她来撮合这件事,因为她家小姑说了五回亲事都告吹。

  没等她说完,韩重华已经当她的面将一百两银票撕成碎片。

  “滚——”

  “我的银票!我的银票!呜呜——你是要我的命……”她扑过去要拾起碎片,哭得如丧考妣。

  看不下去的韩重阳终于和隔壁的周家老大一人一边将她给架出去,直接往村口扔。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好好的亲戚不当,偏要贪那点银子,她后还有脸回娘家哭穷吗?

  “夫妻对拜——”

  好不容易,最后一礼完成,便是送入洞房。

  即使被耗金桂闹了一场,外面的席面还是热热闹闹的展开了,七张席面全坐满,热火朝天的开桌上菜,一道道酒楼才吃得到的热菜堵得乡里乡亲说不出闲话来,埋头苦干大啖佳肴。

  且每桌送上一坛子酒,让人冷飕飕的大冬天都吃出一身汗了,每个人都动筷动得快,唯恐少吃一口,谁也没注意邻位少了谁,反而人少了才能多吃一些,吃到肚胀。

  “春儿,饿了吧!我给你端来一些饭菜,先吃点填填肚子。”担心妻子挨饿的韩重华端着盛满饭菜的大碗进屋,他先掀开妻子的盖头,再将大碗往她手上一放,两眼盯着她柔美面容,久久移不开视线。

  春儿真差,差得有如娇花盛开。

  “看傻了呀!还不出去敬酒。”乔立春真饿了,吃了几口瞧见人还在,不免娇嗔的了一声,低头轻笑。

  “不去了,我陪你。”他当真把新郎的大红袍一脱,扔向床尾,不管不顾地坐在妻子身侧。

  “不去行吗?人家还不笑话你猴急。”他不怕丢脸她怕人取笑呢!天还没全黑就急着办那事。

  他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模样,笑呵呵的揽住她细腰。“笑就笑吧,我老大不小才娶老婆,还不让我热火上灶。”

  她脸一红,羞赧地笑推他。“胡说什么,真不害臊。”

  韩重华不羞不臊的握住妻子的手往胸口一放。“摸摸,这不是正热着吗? 一把火填你一口灶。”

  他隐喻的话语让乔古春一下子双颊爆红,红得快滴出血来。“你存心不让人吃饱是不是?”

  他笑着。“快吃、快吃,吃饱了才有体力干活。”

  “你这是……”男人全是急色鬼,不管外表装得多么道貌岸然。她夹了一口饭菜往他嘴里塞,用意是堵他嘴巴,省得他说些不三不四令人脸红的话。

  “好吃,春儿夹的饭菜特别香,你怎么知道我饿了。”还是她体贴他,没忘了夫妻是有福共享。

  “你还没吃?”她讶然地又喂了他一口。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着吃,一碗饭菜很快就见底。

  吃饭间,他也顺道提了方才韩金桂闹场的事。

  “气都气饱哪吃得下,你说那是我亲妹吗?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也做得出来。”

  坏了他的事还敢把她名声不佳的小姑推给他,她到底在想什么!

  韩重华打探牛二那个人时,也把他家人的底都摸清楚了,牛家小姑说是十八,实则已经二十一了,她因与一男子有了身孕而被夫家退亲,孩子打掉又勾搭另一名男子,在大牛庄已是声名狼籍,牛二家的人才急得帮她找个冤大头嫁了。

  怕是又有孩子了,不嫁瞒不住。

  “气什么,亲者痛仇者快,我琢磨着这么缺德撺掇人的也就那一位了。”还能有谁这般恨她入骨。

  “钱少奶奶?”那日的羞辱,她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乔立春好笑的叹了 口气。“见我过得好不甘心吧!如果我穷困潦倒的话,说不定她还会施舍我几两银子呢。”

  “要收拾她吗?”

  她想了一下,揺头。“何必呢,积点阴德,她那肚子都那么大了,让她平安生下孩子算了。”

  “你呀,你是我韩重华的心头肉,我们来生个孩子吧!”他一拿开她手上的碗,随即身子一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