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由于两家近到只有几步路而已,直接背过去也就到了,可是新郎官舍不得委屈新娘子,特意准备了八人抬大轿,一路吹吹打打的绕走村子两圈,意喻好事成双,然后再由村口进村,揺呀晃地抬到韩家门口,新郎亲自迎新娘下轿。

  媒人说着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吉祥话,引着人来到正厅堂内,大红喜幛挂两侧,周遭满是祝福声不断。

  “还害羞什么,要拜堂了。”见一双新人僵直站着不动,挥着红帕子的媒婆咯咯直笑。

  观礼的众人一阵哄笑,催促着两人快快行礼。

  第一拜是拜天地,朝外跪地一拜,再拜是拜爹娘,韩家两老已不在了,因此一对新人是朝内跪拜先人牌位,而后才是夫妻交拜、不过太过顺利反而是不祥的预兆,当韩重华、乔立春的准备完成最后一个步骤时,忽有一名抱着孩子的妇人闯进喜堂闹场,声音尖锐得让人快承受不住。

  “你怎么可以娶她为妻!你不知道她是二嫁娘,别人不要的下堂妇吗?娶了她会脏了韩家的地,污了韩家的祖宗八代,让祖先蒙羞,韩家后人会抬不起头做人,你太不应该了,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自己、对不起……”

  “够了,出去。”下颚一绷紧的韩重华冷着声,手指向门口。

  “你、你怎么赶我走……这也是我的家,我回自个儿家天经地义,谁也不能赶我走,虽然我说的话不中听,可是全是为了韩家好,你不能一意孤行坏了门风,娶了个带拖油瓶的女人入门,我们还替别人养孩子不成……”有银子不如给她,至少她还是亲的。

  “重阳,把她拉出去,不许她再进门。”铁青着脸的韩重华冷冷地望着来闹场的女人,眼中没有半丝温情。

  底下一片窃窃私语,猜想着这个抱着小孩的女人是谁,该不会是韩大夫养在外头的,如今人家找上门了?

  而苦着脸的韩重阳实在笑不出来,以不伤妇人的力道拉住她手臂,想将她往屋外带。

  “大姊别闹了,今天是大哥的好日子,你就歇歇吧!别把手足的情分给闹没了,真想日后没娘家好回吗?”有大哥在,起码能帮衬她一二,日子不会太难过。

  喔!原来是韩家大女儿呀!才几年不见怎么老得这么快,都快认不得了。

  听着弟弟的相劝,韩金桂犹豫了一下,她也不想得罪大哥太狠,以后缺银子的时候还能向大哥伸手,可是一想到怀中的银票,她牙一咬,置之不理。

  “你才胡涂,大哥做的是大逆不道的事,你不阻止还乐见其成,你有没有想过等你成亲的时候,人家说家里有个再嫁的下堂妇,你的面子挂得上吗?还不丢人现眼……”

  几时娶二嫁妇是大逆不道的事?在场的宾客就有娶寡妇为妻的男人,听了她的话后都有些气愤,没娶黄花大闺女就很丢脸吗? 土里刨食的泥腿子要娶一个老婆多难呀!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尽说风凉话。

  “……我是绝对不会同意一个贱妇进我韩家门,你们不要做人我还要,爹呀!娘呀!快看大哥做了什么胡涂事,你们赶紧显显灵,让他清醒清醒,别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家里拉……”韩金桂亩嘶力竭的哭嘁看,但眼里没有一滴泪。

  “还愣着干什么,把人弄走,不要让我动手。”韩重华怕他会忍不住掐死她。

  白眼狼,枉他周济了她不少银子。

  被大哥一吼,韩重阳如梦初醒地拉着大姊。“你走吧,真让大哥发火了,没你好果子吃。”

  打了个哆嗦的韩金桂瑟缩了一下,她还真怕大哥,但是……银子买胆大。“不许拉我,再拉我就死给你们看,爹娘死得早,大哥就是这样照顾弟弟妹妹的吗,你让我们都活不下去……”

  “活不下去就去死 ”

  啪!

  一个大巴掌把耍泼中的韩金桂给打懵了,她左脸频像泡水的膜膜般迅速地肿大,牙也掉了一颗。

  啊!她刚刚被打了,她的牙……哎呀!好痛,辣烫烫的脸不会被打坏了吧?!

  “不是想死?快死呀!我不介意在死人尸体上喝喜酒。”她要不知怎么死他可以帮她,助人行善是乐事一件。

  “你、你是谁呀!真是太可怕了,居然让人去死,我……我不怕你,这里是我大哥家,你敢动我一根寒毛我大哥不会放过你。”心里怕得要命的韩金桂一直往后退。

  “是你自个儿说活不下去的,我助你一臂之力有什么不对,而且你闹成这样,你大哥还会认你吗?”慕容春秋阴恻恻的笑着,他虽然也想破坏这粧婚事,但是他不许任何人侮辱盖着喜帕的新娘。

  “大哥,这是你朋友吗?快把他赶出去,我才是你亲妹子,他是外人。”她就不信亲大哥不护着她。

  “该走的人是你,以后也别回来了,韩家不是你的娘家了。”她的所做所为太令人失望了。

  “你……你不认我?”她一惊。

  “你都不当我是你大哥了,我为何要当你是妹妹,你真当我会无止尽的纵容你吗?”韩重华寒彻心了。

  “大哥……”他怎能不理她,她是他亲妹子呀!他再生气也不能不照顾她,她还打算赖着大哥吃喝一辈子。

  “出去。”他目光冷如霜。

  怕大哥真的不认大姊,韩重阳不敢再手轻了,他使出吃奶的气力要将大姊拉出韩家,让大哥先消消气。

  “等一下!”

  不想走的韩金桂挣扎得很厉害,她还想继续闹下去,闹得大家都颜面无光,谁知拉呀扯的,腰带有点松了,衣襟里露出一小截盖了大章的纸,眼尖的慕容春秋风一般的掠过,指尖夹了一张崭新的银票。

  “你给她的?”真是大手笔,疼妹妹的好哥哥。

  韩重华脸色阴郁的取过一瞧,随即往妹妹右脸打一巴掌。

  “这一百两谁给你的?”

  “我、我的……我的银票……”见怀里的银票在大哥手中,忍着痛的韩金桂冲过去要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