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那不用说,一身贵气的锦衣男子便是皇上最看重的雍王,也是继承大统呼声最高的人,皇上有意立他为太子。

  而红衣男子她熟得不能再熟了——应该说战铁兰和他熟得像仇人,对他的性子和嗜好都了若指掌。

  此人是慕容春秋,当朝丞相嫡长子,为人放荡不羁,不爱受拘束,放着京城的高官厚禄不要,跑到西南边陲当默默无闻的军师,为驻扎当地的定远将军出策谋划。

  战铁兰和慕容春秋熟起来那年,正是战大将军战死沙扬的时候。当时的东北军,团乱,群龙无首,导致连连败战,丢城失守。

  景仰战天鹰为人的慕容春秋便远从西南赶到东北,为战铁兰平息已散的军心,帮她走出丧父的伤痛,并推举她为东北将领,接下父亲的位置,重整了战家铁军的军容。

  有几个月战铁兰和慕容春秋几乎是形影不离,一度被误认为是一对儿。

  只是那时候战铁兰有婚约在身,守完三年孝便要成婚,两人之间像哥儿们擦不出火花,最后不了了之。

  而后数年常有鱼雁往返,伹见面的机会不多,因为他们都很忙,不可能往来频繁。

  不过最主要是避免君王猜忌,一个是西南的军师,掌握西南军军情;一个是东北军的女将军,麾下将士数十万,两大军种占据本朝军队三分之二,万一联合兴兵造反,那便是所向披靡,朝廷无人能挡。

  “赵四,你听见了没,居然有人舍得让我死,我这般惊才绝艳的风流人物谁不往我身边靠,就她巴不得咒我死。”慕容春秋妖铯的桃花眼中迸出无比的兴光。

  自从战铁兰死后,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感到兴趣,想猫捉老鼠似的耍玩,再弄死她。

  行四的雍王赵琳痕,露出轻笑。“那你就去死一死吧!反正你也活够本了,我会把你的灵柩送回京。”

  举手之劳不用客气。

  闻言,他莲花指一伸。“你这没良心的,利用完我就想把我一脚踢开,本人做鬼也缠着你,缠到地老天荒。”

  赵琳琅假意打了个哆嗦。“我不好龙阳之癖。”

  “死相,我的身心都给了你,临到头来你还翻脸无情。”要不是他特意陪他走这一趟,他能顺利接下东北军权?

  一旁的沉默言如同一座山,半丝表情也没有,他早已见惯了两人相处情景,对他们的胡闹习以为常。

  “那是因为我只喜欢女人,对你这种妖孽不感兴趣。”这院子倒是有趣,寻常人哂的是衣服、菜干,这儿挂的一排排全是肉干,有兔子、狐狸、獐子、野雁和狼肉……不是没男人吗?哪来这么多野味。

  “啊!我受伤了,满身疮疤……”他哪是妖孽,分明是祸水,天生来祸害别人,叫人生不如死。

  “你们是戏子吗?我们不看戏,趁天色还早赶紧走,入镇找个大夫瞧病。”乔立春急着送走瘟神,不想她稳定下来的生活又生变故,慕容春秋绝对是要命的搅祸精。

  要让黄鼠狼不吃鸡吗?

  不可能。

  叫人寒到心窗发凉的笑声幽幽响起。

  “小娘子好生有趣,就算跟我们演场戏也乐在其中。”

  “我不会演戏。”这死慕容没事找事,盯上她了不成。

  慕容春秋媚眼一送,轻轻挑眉。“说,你为什么知道哥哥是谁,说了哥哥就不杀你。”

  乔立春心想,凭他还杀不了她,不过若多了个带刀侍卫就不一定,幸好沉默言一向只听雍王命令,从不多管闲事。

  “你们不是说找人吗?找什么人,是住在村里的吗?你们说了我可能认识。”

  乔立春压根不理他,径自问话。

  “你……”竟然敢不把他当一回事。

  “韩军医。”赵琳琅早一步出声,一手按住慕容春秋青筋暴起的手臂,要他稍安勿跺,别自乱阵脚。

  她想了一下,“没这个人,只有一位韩大夫。”

  乔立春不晓得韩重华是从西南军退下来的,只知他医术不错,能救人,是个尚可一提的大夫。

  “我们找的就是韩大夫……”真会躲,躲到这种穷乡僻壤,让他们一阵好找。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熟人相见,分外……眼红。

  “说人人到,说鬼鬼现身,才说到你呢!眼睛一眨便在眼前。”赵琳痕大步的朝背着药筐的男人走去。

  韩重华错身,往内一走,避开他落下的重掌。“我辞官了,别再来找我,大门在后,请便。”

  “就当来见老朋友不成吗?只是叙个旧。”这人的防心也太重了,真当伤兵没有他就救不话吗?

  韩重华一顿,勉为其难给个好脸色。

  “进来喝杯茶吧。”

  “这是你家?”他一副一家之主的样子。

  “差不多。”成亲之后便不分彼此。

  什么叫差不多,这里是她家,不是他家,他也太理所当然了,这下引狼入室祸害她。气闷在心的乔立春很想赶人,但是看见赵琳痕若有所思的瞥了她一眼,她顿时决定以不变应万变,静观其变I这一群人都是大尾巴狼呀!个个狡狯无比又才智过人,她一个人是斗不过他们的,只能暂避其锋。

  “啧!堂堂三品医官就只请杯茶,未免太寒酸了。”见不惯韩重华无事一身轻的慕容春秋酸言直冒。

  “你是医官?!”乔立春讶然。

  居然医官能做到三品?本朝太医院的院判也只是从三品。

  “资历混久了自会升官,春儿,我在军营待了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他最精釆的年华就耗在那个死寂的地方。

  “你……你是哪一军?”肯定不是东北军,不然她铁定见过他,在每天都有人死去的战场,军医是唯一的救命菩萨。

  “西南军,金狼军营。”西南最剽悍的军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