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看到兄长面上的失望,韩重阳忍不住为大姊说一句话。“大哥,不是每个女人都像立春姊那般悍而无畏,她敢逼钱家和离、带走孩子,还以女猎户自居的狩猎养家,她所做的事很多女人都做不到,你不能以她的标准来要求大姊。”

  立春姊很厉害,几百斤的山猪也能拖下来,若换成是他,只怕抱得动四、五十斤的而已。

  “她是为母则强。”韩重华偏心地为乔立春说话。

  “再强也不能用一根削尖的木棍插进雄鹿的眉心吧!鹿跑跳得多快呀,以人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可立春姊能无声无息的靠近,迅雷不及掩耳的掷出木根,那力道得有多大,相信大哥你也不成吧!”他试过,伹最多十尺远,动作迟缓又吃力,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那也是被逼出来的,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那只能说她潜力无限,天无绝人之路。

  听他一味的偏袒,韩重阳调皮的眨眼。“立春姊是大哥心中的第一人,谁也比不上。”

  他偏心偏得太明显了。

  “知道就好。”他不否认,有意让弟弟知晓他心慕何人。

  没料到他回答直接,愣了一下的韩重阳好不讶异。“大哥,你不会真对立春姊有……有……”有意思吧!他说不出口这几个字。

  “我要娶她。”提到隔壁的小娘子,韩重华面上一柔,深邃的眸光中透出熠熠星辉,亮得惊人。

  “可是她和离过。”以大哥的条件能娶到更好的。

  “你不想要她当你大嫂吗?”他看中的是她的人,而非曾经的过往,人都有无可奈何的时候。

  这话把韩重阳问倒了,他也很矛盾,本想要个贤良温婉的大嫂,一手包办大小家务,可又觉得立春姊很不错,好相处又会打猎,家里的肉多到吃不完。

  “我已经向她求亲了,不日你就会有个大嫂了。”两家合一家省得跑来跑去,中间这道矮墙也可以拆了。

  韩重阳一怔,随即憨笑的桡头。“大哥喜欢就好,只要给我饭吃,我不想再回大伯那儿了。”

  谁当大嫂有什么关系,管他一日三顿饱饭就成。

  韩重华笑着揉乱他的发,因为顿顿吃得饱,原本瘦小的弟弟抽个子了,身子骨也长得健壮,面颊上有肉了。“大哥回来了,以后不会再叫你受委屈,这些日子你先学辨药,等医馆生意稳定下来,釆购药材一事就要托付你了。”他将会忙得走不开。

  韩重阳讶然,不太自信的苦着脸。“大哥,我行吗?我识的字不多,怕是好心做坏事。”

  韩重阳启蒙晚,他刚学字不久韩父就过世了,然后韩大伯藉口代弟抚育侄子便把人带走,而后他就像个小童工在韩大伯家干活,从早忙到晚,根本没机会碰到书册。

  如今他识字是韩重华回来后开始教他,他学得很慢,很多字常常记不住,要重复一遍又一遍才记得牢。

  “所以我才选在明年三月开馆,让你有多点时间学习,你是我弟弟,我不把你带起来怎么对得住死去的爹娘。”他们家就只剩兄弟俩了,再不抱成团就散成沙了“大哥,我会努力的。”绝不辜负他的期望。

  他一笑,语气一换。“不过你可以跟你的小侄子一起描红,宝哥儿的字比你端正多了。”

  韩重华取笑弟弟还不如一个四岁的孩子,再不用心真要从描红学起,当个启蒙期孩童。

  面一赧,他满脸通红。“大哥,我先支睡了,你继续赏月……真是的,我有那么差吗?只是字体潦草了些……”

  自知羞耻的韩重阳落荒而逃,在更多的嘲笑声发出前赶紧开溜,他在认字方面真的比乔弘书差……一点点。

  八月中秋过后是重阳,重阳一过是十月,到了十月末至十一月中旬,地里的麦子也差不多熟了。

  若依韩重华的意思,十月二十七就能成亲了,可是新娘子乔立春却惦念着几亩地的收成,从城里回来的第三天便日日往田里跑,看麦子熟了没,一见人家开始收割了,她也赶忙向周婶家借镰刀,下地勤收获。

  见状的韩家兄弟也去帮忙,三人都是生手,人家割完麦子在院子晒了,他们也才割了一半,几亩地花了几日才收完,然后是哂麦、收仓,取一部分麦子去壳辗成粉,用在日常,其他就放入粮房里,有需要再取出。

  这一忙就忙到十一月底,婚期迟迟没定下。

  乔立春自行开垦的两亩荒地也要收成了,因为地不肥长得不太好,所以她也没有再上山,自个儿慢慢地收拾,因此韩重华还有得等,他望月兴叹,想着哪一天才能抱老婆上炕。

  “哎呀!我的腰……”

  “春儿?”

  月色中,一道驼背的身影缓缓移动。

  “是我,别喊。”她的腰快不是自己的了。

  “怎么了,哪里撞到了?”关心则乱,想都没想的韩重华翻过墙,一把抱起腰挺不直的女人。

  “别碰我的腰,又酸又疼……”难受“你做了什么事?”他一手伸向她后腰,时轻时重的揉桉。

  “对,就是那里……唉!痛,轻点……我看豌豆熟了便想一口气收了,谁知一直弯着腰,等收完了,我的腰也僵硬了,揉了老半天不见好转。”明明不累人,可是折腾人,一瓣瓣豆荚得把腰弯很低才能釆收。

  她以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至少比操练还简单,几个时辰的马步都蹲了,几百斤豆荚还难得到她?

  可她忘了乔立舂的身子骨差,她也不是地里的一把好手,收成作物对她而言是初次尝试,她能知道摘豆荚就不错了,岂能和种了几十年地的老庄稼一较高下。

  这叫不自量力,吃到苦头了。

  “不是说放着等我有空再去帮把手吗?你怎么老是不听话,一天不逞强就活不下去是不是?”韩重华口头责怪着,但心里万分不舍,隔着衣服不住的替她揉捏,活络筋脉,让僵化的后腰放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