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因为我不想把你让给别人,答应我,春儿,做我的妻子,我会一直对你好,好到你舍不得和我分离。”唯有娶进门他才能安心,钱家那对夫妻看来心术不正,他得提防有人暗中坏事。

  乔立春水眸闪闪,漾着柔意。“这月底太赶了,至少也要到十二月中旬,不过腊八一过还要把年节的礼数置办起来,真是太多事情得忙了……”

  “你点头了?”他忽地有被金子砸到头的狂喜。

  “你这傻子”傻得让人想笑乔立春伸指在他胸口戳了一下,他才如梦初醒的抱紧她,又啃又吻地把她的唇蹂躏一番。“春儿,春儿,我很是欢喜,你要嫁给我了,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家了。”

  有妻有子,一个布满欢笑的家园,他的人生圆满了。

  家……她多久没想起这个字眼了,自从她的将军爹过世,她就没有家了。“傻瓜。”

  “和你一起变傻也不错。”多智多虑。

  “对了,房地契你收好,上头是你的名字,以后这宅子你就能拿来开医馆,找几个木工钉架子隔出里外,一个看诊的小里间,外头是捉药的柜台,雇几个懂行的捉药,先把名声打起来,等生意有所好转再多请两个坐堂大夫……”

  听着耳边的絮絮轻语,韩重华一脸满足地将契纸推回去,“男主外女主内,内院的事由你打理。”

  “我们尚未成亲……”他就这般信任她?

  “我已当你是我的妻子。”他的就是她的,夫妻本一体。

  再多的话也抵不过这一句,她刚硬的将军心为之松动。乔立春主动的偎向他,双手往他脖上一环。“你吃大亏了,我不贤良也不会女红,你娶了废物妻子注定吃苦。”

  “但你会打猎。”他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手比他好。

  秀眉一挑,她好笑的一扬唇,“你让我继续上山?”

  “不行,嫁给我是享福来着,怎能让你冒着危险到山里。”娘子是娶来疼的,哪能干男人的粗活。

  乔立春笑着把契纸收入怀中。“走了啦,咱们赶一赶,天黑前到家,别在路上耽搁了。”

  他一颔首,牵着她的手走出宅子,大门挂上锁。“你到底是怎么跟房牙子打交道,为什么他爽快地一千两卖给你?”

  他周旋了好久也只从两千两百两降到两千两,再往下压价就不行了,且对方见他中意就一直吊他胃口,咬牙不退让。

  原本他以为最少也要一千五百两,加上铺子的装修和药材的成本,没两千五百两是拿不下,如今倒是省了不少,他可以进些较昂贵且稀少的药材,打响医馆的名号。

  “闹鬼。”

  “闹鬼?”韩重华一讶。

  “我跟他说宅子有鬼,他若不卖我也卖不出去,不如趁着有人要赶紧脱手,不然一旦传扬出来,卖十两银子也没有人多看一眼。”其实她打探过了,一千两还有赚头,附近差不多大小的宅子八百两就能买下了,只是这里多了口井,而且院子够大能用来晒药。

  “这种鬼话他也信?”他为之失笑。

  “疑心生暗鬼,没鬼也能捉出几只,这年头谁没干过几件缺德的槽心事。”

  人不想则已,越想越心慌,假也当真,自己吓自己。

  韩重华满眼温柔的看着他心悦的女子。“幸好找了你来看宅子,不然这宅子还说不下来。”

  本来是想让她看看喜不喜欢,一旦铺子开张了,少不得得搬到县城里,二进的院子有七、八间屋子,她中意了才好再谈价钱,多花一点银子也值得。

  没想到她比想象中精明,一把将他推开,让他带着孩子一边凉快去,她明快果决的用不到半个时辰就把宅子拿下,还砍了一半银子,让他惊得说不出话来,目瞪“那是你和宅子有缘。”注定该是他的。

  “春儿,说错了,是宅子和我们有缘,我们要在这里养儿育女,多生几个孩子。”他迫不及待想实现做人的过程。

  韩重华身子一热,气血往下冲。

  “谁跟你生孩子,怕是生出和你一样傻的傻子。”她羞红着脸,口不对心的横眉一睇。

  “傻子也好,我一样疼 ”

  “大、大哥?!”

  正在扶心上人上驴车,身后传来女子迟疑的轻唤声,认为她认错人的韩重华回过头,虽眼前的妇人让他有种面熟感,但他再三打量还是认不出此人是谁,她看来快三十了。

  二十五岁的他不可能是三旬妇人的大哥。

  “你是大哥吧!我是金桂,你的大妹韩金桂。”妇人激动的挥着手,眼中含着泪光。

  金桂?韩金桂……“你是桂姐儿?!”

  怎么会是她?!

  “大哥变了很多,我都快认不出你了,要不是听大伯说你回来了,我还不敢上前相认。”他长高了,像个男人。

  “你为什么老了这么多,简直是……”当他大姊绰绰有余,脸上的细纹如鱼网,一条又一条。

  韩金桂讪笑的摸摸腊黄又刮手的脸,眼露生活的不如意。“孩子生多了,老得快……”

  兄妹重逢理应是件欢喜的事,迫不及待的想一聊别离的过往和惆怅,思乡的悲喜与忆及儿时,感怀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悲凉,一别多年,爹娘都不在,想孝顺也无从孝顺起。

  可韩金桂却像倒豆子似的拉着大哥的手不放,不断地送诉她这几年过得多悲苦,娘死父亡,无良大伯为了霸占二房家产,狠心地早早将她嫁人,以十两聘金卖给大牛庄的牛二,从此不闻不问,不管她死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