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韩重华……”你是彻头彻尾的无赖。

  嘴角上扬,一口白牙闪闪。“去掉姓氏我会更满意。”

  “你……无耻。”她气得想咬人。

  “不无耻娶不到老婆呀!我都高龄二十五了,再不娶就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他做出老态轻咳的样子。

  想他满头白发的模样,她没忍住,噗嗤一笑。“活该你老而无妻,油嘴滑舌的,谁敢嫁。”

  “你怎知我油嘴滑舌,想尝一尝?”

  他挤眉弄眼。

  见他乍然靠过来的放大脸庞,心慌的乔立春往后一闪。“别闹了,再闹我翻脸了。”

  “唉!错过机会了,你可别辗转难眠,心心念念求之不得……你知道两家的围墙不高,你喊一声我就翻墙过去。”偷情呀!没尝过的滋味,肯定乐在其中。

  “我刚买了一把短刃,尚未见血,你要不要试试锋不锋利?”他越说越露骨了,只差没往她被窝钻。

  老男人的脸皮,厚不可钻。

  韩重华闷笑地加重握她手的力道。“最毒妇人心。”

  “不够毒还不让人生吞活剥了。”她指的是钱氏夫妻,若她不硬气,今儿的亏就吃定了。

  闻言,他目光一冷。“不会了,我不会让人动你一根寒毛,要让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并不难,我是大夫,懂毒。”

  毒杀。

  听着耳边男人的声音,乔立春的心头一暖。“吃面吧!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一暖。“吃面吧!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好,吃面。”他满脸笑的抱着“女儿”、牵着“妻子”、带着“儿子”朝路边的面摊走去,找着位置一一入座。

  说是饺子面,其实就是馄饨面,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说法,面摊老板很快地上了三碗热腾腾的汤面。

  照例地,要了只小碗,将其中一碗饺子面分成两碗,放在两个孩子面前。

  只不过以往做这事的是乔立春,如今换成眼神温柔的韩重华,他细心的卷起面条吹凉,喂向张开的小嘴。

  “你不必这样……”他做得太多了。

  “我乐意。”他一口一口的喂食,在乔雅音吞咽时再换回篏子,大口地吸吞眼前的汤面。

  乔立春动容地将吃不完的馄饱夹到他碗里,惹得他侧目一视,眸光更柔。

  她脸红道:“别误会,我是投桃报李。”

  “没误会,我很喜欢。”他笑得很欢,显见心情非常偷悦。

  去他的喜欢,当他一树桃花满街走,人见人爱吗?乔立春在心里腹诽,樱唇却不自觉上扬。

  一家“四口”安静进食,岁月静好。

  蓦地……“爹,还要。”乔雅音一声娇软嗓音,两个大人都顿住,神色复杂的看向一脸纯真的小女娃,内心翻腾不已。

  “好,爹喂你。”眼眶一热的韩重华夹起面条再轻吹几口,面凉了才让孩子入口。

  “……你为什么喊韩叔叔爸。”她年纪虽小,但不致于认不出亲爹,刚才还见过。

  “因为他很疼我呀!对我好的才是我爸。”乔雅音咧开小米牙,冲着感动莫名的男人直笑。

  “对,我是她爹,你少阻止我们父女亲密呢!”软呼呼的小女儿,他的,谁也不能跟他抢。

  父爱泛滥的韩重华双眼柔得能滴出水来,彷佛世上的奇珍异宝都不如乔雅音一椴头发贵重。

  看到女儿恢复光釆的笑脸,乔立春既感伤又鼻酸,感觉好不容易拥有的女儿被人抢走。

  “宝哥儿,你呢?”

  喝着汤的乔弘书眉头一皱,他抬头看了娘一眼,又瞧着咯咯笑的妹妹,勉为其难的一点头。“反正我欠一个爹。”

  什么叫他欠一个爸,难道他想有很多的爹吗?乔立春的眼角抽了一下。“你不想原来的爹?”

  孩子对父亲都有一份孺慕之情。

  “他,不好。”乔弘书小脸一黯,低头喝汤。

  谁不喜欢父亲,乔弘书亦然,在段锦如没出现前,他是钱家最受宠的嫡长孙,人人都宠着他、让着他,疼他如宝。

  可是钱平南的冷漠无情打破了他对父亲的尊崇,他亲眼目睹父亲对母亲的伤害,以及不要他们的坚决,毫不留情的将母子三人赶出家门,不闻不问的任他们自生自灭。

  父亲的影像在他脑中渐渐淡去,另一个人的身影则越来越强大的进入,两道影子交迭着,最后韩重华强悍的胜出。

  他不见得有像妹妹那么喜欢韩叔叔,但是他希望家里有个比他更高更壮的男人,能保护他娘和妹妹,他力量太小了。

  “人品呀!真是无可比拟,孩子们眼实,春儿,你几时要嫁给我。”他得找媒人,淮备聘礼。

  乔立春双频发烫的啐了一口。“等你墓草长得比我高再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