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不是的,少奶奶,奴婢痛……”好痛,她的手是不是要断了,连举都举不起来。

  “还敢躲,我让你更痛……”一脚没踢着的段锦如提脚再踢,全然未曾顾及她有孕的身子。

  倒是一旁的钱平南急得跳脚,亦步亦趋的守着妻子的肚子,唯恐她把自个儿的孩子折腾没了。

  “娘子,孩子呀!你的心肝肉……”

  他看得胆颤心惊,妻子不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吗?怎么会是这样的母老虎,他……他是不是娶错了,她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双生姊姝?

  说实在的,钱平南真被妻子的威猛吓到了,他当初娶的是面色羞涩、眼儿含笑的官家千金,而非醋意横生的泼妇。

  他却不知道这才是段锦如的真性情,打小被亲爹宠坏的小女儿性子习蛮任性,无理取闹,只有别人让她的分,没有人敢和她争夺,她想要的就要双手捧到她面前,否则她就闹得所有人都不得安宁。

  一提到孩子,段锦如才稍稍压下怒气,纤白葱指指向身后膀粗的婆子。“柳嬤嬤,你去。”

  柳嬤嬤年约四十出头,她是段锦如的奶娘,同时也是她院子里的管事嬤嬤,整治起底下的丫头颇有一套,段锦如今日的骄纵也有她一分功劳在,娇惯她不遗余力。

  “小姐放心,老奴一定让她从今而后不敢再在你而前出现。”哼!不知死活的小贱人,她要打得她连爹娘都认不出来。

  有乔立春两倍身躯大的柳嬤嬤往前一站,摆出要掴掌的架式,她当她还在段家的后院,一干丫头见了她就浑身发颤,不敢动的站好,等她吸一口气再把巴掌挥下。

  她气势十足,眼露凶光,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气焰高涨的把人看成一担就碎的小虫子。

  “娘,我怕。”她的眼神好吓人。

  乔雅音小脸一白地投入母亲的怀抱,一旁的乔弘书也抿着双唇,紧紧贴着母亲。

  “不怕,娘在。”乔立春面对女儿的笑脸在看向柳嬤嬤时一变,冷厉寒霜顿时透眼而出。“你,吓到我女儿了。”

  “我……”莫名的,柳嬤嬤身子一寒,往后退了两步。“小贱人,休、休得无礼,你可知我家小姐是谁?”

  “王法之前,王孙贵族也得伏首认罪“放肆,我家小姐岂是你能造次……”啊!她的脚怎么了,为什么动不了,有……有妖法。

  柳嬤嬤就像被定住似,除了眼珠子和嘴巴还能动外,其它地方都像石化了一般,动弹不得。

  “柳嬤嬤,还不掴掌?”一个个都反了不成。

  柳嬤嬤一副快哭的模样。“小姐,老奴不能动。”

  “你在说什么疯话,怎么可能动不了……”她用力一推,柳嬤嬤顿时像一座石雕似的直直倒下。

  砰的一声好大的落地声,地面扬起一层肉眼可见的灰尘,柳嬤嬤的两管鼻血往下流。

  偏偏她还擦不得,因为她不能动。

  “你对柳嬤嬷做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面对段锦如的指责,乔立春没事人般拍拍儿女的头。“我好端端地坐在这里,一动也没动,你哪只眼睛看我动了手脚。也许是缺德事做多了,入家找上门来也不一定呢,我看哪,少走夜路,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你……”她竟敢这么说。

  乔立春碰也不碰朝她伸指的段锦如,仅用篏子将她碍事的手指头挪开。“我们还没吃饱呢!这一桌饭菜值一两银子,不吃会暴殄天物,遭天打雷劈。”

  “大胆!没人敢这么对我。”好个乔立春,她与她誓不两立。

  “你不当我是人不就得了。”她是鬼魂,一个叫战铁兰的孤魂野鬼,死后魂归异躯,获得重生。

  此话一出,二楼的雅座忽然爆出笑声。

  她说她不是人很好笑吗?

  乔立春杏眸一斜的往上一曝,但隔着竹帘的雅座什么也看不着,只隐约瞧出是几名男子的身影。

  “娘子,你怀着孩子别跟她计较,瞧她这身布裙荆钗的模样,相信没多少好日子可过,我们就等着看她落魄,潦倒街头,过得连乞丐也不如。”

  遺夫!对前妻这般刻薄,她倒要看他有什么下场。乔立春懒得理会这对恶心人的夫妻,她小声地哄着女儿吃饱,将菜夹到儿子碗里,饿着别人也不能饿到自己。

  “哼!她也就吃剩菜剩饭的命,生的儿子将来只能挑粪,女儿为奴为婢……吓!你……你想干什么……”

  这……这是刀?!

  乔立春指头灵活的耍弄刚在市集买的纯银匕首。“你说我可以,伹是说我的儿女,说一句我往你脸上划一刀。”

  “你、你敢……”段锦如吓得嘴唇抖颤。

  “身为孩子的娘,我没什么不敢,还有,我记得你入门不到一个半月,这显怀也太明显了,看起来像三个月大的肚子”她话留一半,予人想像的空间。

  “我吃得多,胖了。”她慌乱的掩饰她笑着收起银晃晃的匕首。“是胖了,还是有难言之隐呢?要不找个大夫诊治诊治,也许长了恶物。”

  “找、找什么大夫,你才长了恶物,我好得很,就是心宽体胖。”她一再强调是发福,不住拉紧衣衫摭掩。

  “谁要找大夫,我就是大夫,有谁生病了吗?”一名高大俊逸的男子走进饭馆来,笑脸温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