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你在这里干什么?”

  因为乔立春母子三人就坐在饭馆入口处,十分显眼,乔立春能一眼瞥见钱平南,钱平南自然也看得见她。一见前妻居然面色红润的用膳,没有一丝潦倒凄楚的模样,他顿时大为不满的出声一喝,认为眼前的一大两小太碍眼了。

  他不是不要自己的亲生子,而是得看谁生的,如今他的新妻子有孕,那酷似前妻的一子一女自是越看越不合意。

  两情正浓时看什么都顺眼,一旦情海生波,两相决裂,那就憎之如敝屣。

  “吃饭。”

  他是傻了吗?明摆的事何须再问。

  乔立春以看傻子的神情斜瞄对方一眼,好像他是影响食欲的脏物,看过之后便不再注视,转头为儿女添菜加汤。

  “我是问你为什么在这里?”钱平南气急败坏的扬高声音,意思是这儿不是她这为夫所弃的下堂妇该来的地方。

  “吃饭不在饭馆,难道要我上绸缎铺子?”这人说话真滑稽,做生意的门开四方,有银子就能入内。

  听到她一反常态地跟他顶嘴,钱平南更加气愤的涨红脸。“我是说你怎么会到县城来,你不是滚回周家村了吗?”

  “讨生活。”大路朝天开,谁都走得了。

  “我给你的银子还不够你用?”省着点也能用上三、五年,乡下地方哪需要用到那么多银子。

  “屋子损坏得严重,光是修缮就用去了不少银两,屋内的器皿、被褥长年不用也坏得差不多,大部分用具都得换新,还有木头家什也烂了底……”真当他给的银子是聚宝盆吗?哪有银子生银孙,孙再生孙,生生不息永远也用不完的事:乔立春眼皮一垂,掩去眼底的嘲讽。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的废言,你立刻给我走,不许再出现在我附近三里。”

  她没钱关他什么事,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她过得好与坏都与他无关。

  “三里以内?”她嗤哼。

  “你还不走——”他急着赶人,不想前妻与现今娘子碰个正着,他今时今日的功名全靠岳父提携,万一惹怒了岳父可就坏了。

  “我为什么要走?”他真当他还是能对她耀武扬威的丈夫吗?

  “你……”他气到发抖的指头几乎要指到她鼻头。

  素手一拨,拨开眼前的障碍物。“饭馆是你开的吗?”

  “……”当然不是,他哪来的本钱在是城开馆子。

  “还是你在里面有分子?”

  钱平南瞪大了双眼,鼻孔呼呼喷气。

  “还是你跟东家有一腿?”好南风也是美事一桩,文人雅事爱风流,醉卧膝上谁人知。

  “你在胡说什么……”孩子都生了两个,新妻肚子里揣着一个,他怎么可能喜欢男人!

  “既不是东家,又不掺分子,和饭馆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你和我都是客,哪有客人赶客人的道理,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秀才就能顶破天了吗?率滨之土皆为皇王,难道你已经无法无天的当起土皇帝?”

  乔立春一针见血地说道。

  §第六章 教训那对狗男女

  “相公,她是谁?”

  满含妒意的娇音令人起了鸡皮疙瘩,虽是刻意放柔了的娇嗲软音,伹还是能听出冷然和恶意。

  “她……呢,是无关紧要的人。”钱平南硬着头皮无视看向他的儿子,小心的扶着娇妻。

  “既然是没关系的人何必和她多费口舌,我们自个儿找位置坐下就行,别被什么来路不明的穷亲戚给攀上。”瞧这一身的寒酸味,给她清恭桶都怕她手不干净。

  “还不是怕碍你的眼,你肚子里正怀着我们钱家的宝贝心肝肉,我担心有不好的事物冲撞你。”还不快走,真要我叫人赶人吗?钱平南眼神恶毒的暗示前妻赶紧离开,别逼他动手,否则到时难看的就是她。

  被哄得开心的段锦如掩嘴咯咯笑,小脸娇红,一手放在小腹上,显示她的娇贵。

  “娘,爹为什么说那个女人的肚子里有宝贝心肝肉,宝贝儿不是我和哥哥吗?”哥哥是宝哥儿,她是贝姐儿,合起来是宝贝儿,娘说的。

  为什么会有两个宝贝儿?

  “爹?!”

  面色一沉的段锦如倏地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绿祆红裙的小女娃,她眼中的讶异被冷意取代。

  两个娃儿虽有七分肖似其母,伹也有一、两处看得出是钱平南的影子,仔细一端详不难看出他们是谁家的孩子。

  “娘子,你不是饿了吗?快来入座,为夫的点了你最爱吃的菜色,趁热吃才不会失味。”极力粉饰太平的钱平南赶紧招呼妻子坐下。

  他最怕的就是两人碰了头,还偏偏巧了,同时选中这间饭馆,一前一后的入内,让他想拦都拦不住。

  当初他想休掉元配的举动就是对段锦如最大的诚意,好让新妇一入门就成了正妻,虽然后来休书变成和离,妻子还是顺利入门,后院一人独大,再无其他人让妻子看了心烦。

  没想到天算、人算都不如神来一笔,该来的人都来了,堵得他一口心头血都要往外呕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