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乔立春无语地看向趴在围墙上嘻笑揺手的韩重阳,心里也有这个疑问,她是不是太放纵韩重华那男人了。

  韩重华笑得和善,从院里的菜园子摘把菜,又拔了一手葱。“今天吃小葱炒鸡蛋和凉拌青菜,你还不淘米下锅,一会儿菜弄好了还没有白饭上桌,你就等着啃桌角。”他对着弟弟说。

  吓!这是他亲大哥吗?竟然威胁不给他饭吃。韩重阳连忙下了墙。

  “还有肉肉。”无肉不欢的小家伙连忙提醒。

  乔家什么最多,鱼肉、鸡肉,一堆的肉最多,全都是腌制好的,要吃的时候只要烤软了便能切成片端上桌,对乔立春这种厨艺不佳的人来说,方便又简单,好配饭。

  “好,再炒一盘咸肉片,叔叔得先把咸肉上的盐洗去,再用葱伴炒,然后煮个鱼干豆腐汤。”韩重华看了乔立春一眼,意思是说:除了晒鱼干、咸鱼、咸肉,发硬的肉干,你还会做什么。

  “哇!我要喝豆腐汤,耗叔叔煮的汤比娘还好喝……”不说谎的孩子一不小心就往亲娘的心口插刀。

  这是叛变吗?连孩子都被收买了。乔立春不满的一瞪眼,但她不得不承认,韩重华烧的菜比她好,连她都宁愿吃他煮的饭菜,而不愿咽下自己弄的木炭菜。

  “娘,我们要去哪里?”

  小孩子爱发问,总有问不完的问题。

  “入城。”

  “入城做什么?”城是什么,可以吃吗?

  “卖鹿茸。”再不卖就老了。

  “为什么要卖鹿茸?”

  “因为卖了鹿茸才有银子给宝贝儿买新衣、新鞋,你们想不想吃桂花糕和糖葫芦。”小孩子的最爱。

  “想——”两张小嘴巴喊得响亮。

  “嗯!要有银子才能买,所以娘才要卖鹿茸。”天上不会掉银子下来,要努力才有收获。

  “可是这是鹿的角呀,怎么叫鹿茸。”乔弘书不解的摸着比他手大的犄角,以小指头戳戳。

  “是小时候的鹿角,它还没变大人前就叫鹿茸,它还没变硬,我们可直接把它切下来。”硬的鹿角只能用锯的,虽有药性却不如鹿茸,滋阴补阳的功效不大。

  “那我长大了会变成什么?”他会长出角吗?

  乔立春笑着抚抚儿子小脸。“那就由宝哥儿变乔弘书,以后不能叫你小名,也不可以跟娘撒娇。”

  “我现在还小,不长大了。”他聪慧地抱住娘亲,不当大人,他要一直在娘的身边。

  “可娘会老,你不长大赚钱,以后谁养我?”童言童语最有趣了,总能逗人开怀大笑。

  正倚在母亲怀中打盹的乔雅音忽地睁开眼,出人意表的说了一句,“叫韩叔叔养你,他煮的饭很好吃。”

  石板路上的驴车搭了篷子,像马车一样有个车架子,乔立春母子三人坐在车内闲聊,韩重华坐在车子前头的车辕上,挥着皮鞭,轻声喝着家里的驴子在前走。

  就像一家人出游般和乐融融,他满脸笑意地听着车里母子的对话,眼神发柔的看着前方。

  冷不防的,乔雅音的童言童语叫他差点跌落车轮下,他哭笑不得的坐挺身子,后脑杓却撞上后面的车板,他痛呼一声揉着头,苦笑着流年不利,尽招些倒楣事儿。

  此时的驴子似有灵性的回过头,嗤的露出鄙夷神情,嘲笑他似的。

  “怎么了,韩大哥,你撞到头了吗?”乔立春捂着女儿的嘴,关心的问着。

  贝姐儿说的那句话真叫人害臊呀!她都不晓得如何面对他,人家的好意却成了孩子的玩笑话。

  “没、没事,一时没坐稳撞了一下,不痛……”才怪,他脑门一抽一抽的直发疼,刚刚撞个正着。

  “呃……刚才贝姐儿说的话你听到了吧。”真对不起他,当了他们的免费车夫还得忍受小儿的无知。

  “童言无忌,当不得真,小丫头也没说错,你烧的菜难以下口,当真是不如我。”没想到他那点厨艺真的见得了人。

  乔立春干笑的瞪了女儿一眼,家丑不可外扬,偏偏拆她台的是她女儿。“人有专才,我只是在其些方面差了些……”

  “譬如如女红、裁剪、刺绣k”她无一精通,拿起针线如临大敌一般,她可以瞪着针孔半天却穿不过线。

  乔立春无语了,装死。

  那些全是她的死六。

  “不过最起码你做的腌肉很入味。”

  是硬了些,但越嚼越有滋味,浓郁的肉味会从肉里透出来。

  “……你确定这不是在调侃我?”为什么她有面上无光的感觉,像被人狠狠的取笑一番。

  蓦地,他低声轻笑。“你太多心了。”

  “我一点也不相信黄鼠狼的话。”他一向狡猾。

  “我什么时候变成黄鼠狼了,为什么我不知情。”好歹知会他这个当事人一声,他好装上狼尾巴。

  “你一直都是。”没变过。

  “那你与狼为邻,我们是不是该叫狼狈为好。”韩重华语气轻快的说着,带了点调戏意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