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好不是嘴上说的,我有眼睛看,你常不在家,将孩子托给给隔壁的周家,你没想过孩子们更想娘亲在身边吗?”两个孩子都太懂事了,乖巧的不会向母亲哭闹一抹愧色掠过脸上,乔立春笑得涩然,“我是想趁都会入冬前多打些猎物,多储备粮食和银两,不在大雪一下,我什么也做不了,坐吃山空,苦的还是孩子们,而且宝哥儿明年就五岁了,我想让他到县城里读书。”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想出人头地不一定要读书,可是不识字肯定矮人一截,她没当过母亲,也不知道如何做好一个娘,她能做的就是尽量栽培儿子,让他在日后的人生中能抬头挺胸做人。

  “为什么要到县城?”太远了。

  乔立春干笑地将一摄落发往耳后撩。

  “他爹是平安镇的秀才,碰上了不太好,尤其他的妻子怀了身孕。”

  为了避免肚子太大露了馅,前不久钱平南已大张旗鼓的迎娶县令之女段锦如,随即发出“入门喜”的喜讯,当然大家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没人挑刺的说破,照样喜气洋洋的说了句恭喜。

  在县令老爷的私心下,钱平南才能从童生身分变成秀才,岳父帮女婿天经地义,他如愿以偿的靠裙带关系提升了地位。

  只是段锦如的胎象不太好,目前还在安胎中,想讨她欢心的钱平南常在街上溜达,买些有趣的玩意儿送给妻子。

  乔立春上一次入镇就巧遇正在为新妇挑选簪子的前夫,他见她一身村妇打扮便奚落几句,嘲笑她是过不了好日子的落难凤凰,一辈子只能在低等人中打混,得过且过。

  她是过得不如钱家没错,但这只是暂时的,只要给她几年光景,她早晚会把钱平南踩在脚下,让他再也张狂不了。

  韩重华面上一凛。“你是怕见他还是不想见他?”

  “有差别吗?”她不解。

  “前者是尚余夫妻之情,见了难免伤感;后者是厌恶,想和他撇清关系。”那种斯文败类是男人之耻,说来该不屑与之为伍才对。

  深秋的风吹来,乔立春打了个冷颤。

  “韩大哥,好马不吃回头草,你看我是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吗?”

  对她而言,钱平南根本是个她连多看一眼都嫌弃的陌生人,和他做夫妻的是原主,她对他一点也不感兴趣。和离是给了她方便,免得她杀夫。

  闻言他笑了笑,又弯下腰掘地。“你打算在这块地种什么?”

  “地里无肥,就种上土豆、玉米、大豆之类的杂粮,先养养地,种些短期作物,赶在下雪前收成就好。”还有个把月,应该来得及给家里添得食粮。

  院子里的柿子都红了,可以做柿子饼了,卖了一半的枣子所剩无几,过两日摘了放在窖里冻着吧,等过年再吃……“也好,等要下种时别忘了喊我一声,我来帮忙。”他理所当然地算上自己,不把自己当外人。

  “韩大哥……”她无力的一喊。

  这男人太把自个儿当回事,他是大夫,不是按察大人,什么都想管,何况两亩地对她来说不是问题。

  东北军缺粮的情况相当严重,因此在战铁兰的父奈还活着时就大举屯田,让不打仗的军士去种田,上至将军下至小兵都得下田去干活,以所获米粮养军队、所以乔立春上山能杀虎,下地能种田,举凡气力上的活都难不倒她,她欠缺的是一位会烧菜的厨子。

  “好了,可以回家了,拿起你的锄头,咱们回去做饭。”一抹汗,韩重华背起掘置一旁的药筐。

  咱们?

  这句话听来真嗳昧。

  好像他们真是一家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目光一闪的乔立春垂下眼眸,还真贤慧的跟在韩重华身后,一前一后相隔不到三步,乍看之下真有几分夫唱妇随的意味。

  但谁也没想到她脑子里转的是想拾块砖往他脑门上敲,看能不能把他敲得清明些,别什么话都未经大脑就说出口。

  她和他能是咱们吗?

  顶多是较有往来的邻居罢了,你送我一把菜,我还你几根葱,偶尔借借酱油,不交恶的摆个笑脸而已。

  “娘,你回来了。”

  “娘,我好想你。”

  看着朝她奔来的孩子,乔立春笑着一迎。

  “有没有淘气,有没有听菊芳姊姊、菊月姊姊的话。”

  “没淘气,听话。”四岁、两岁的娃儿异口同声的回话,小脸满是见到母亲的欢喜。

  “是吗?我得问问两位姊姊,看你们说的是不是真话。”

  看着周婶家的炊烟升起,乔立春才想到孩子大概饿了,趁着菊芳姊妹在厨房忙和时跑出来,看她回来了没。

  对于孩子,她有几分愧疚,又要顾家又要干活,她确切的体会分身乏术的难处,没法面面倶到。

  “真话、真话,不说谎。”娘欺负人,小孩子才不会骗人。

  “好,真话。”乔立春往女儿鼻头上一点,又拍拍儿子的头。“宝哥儿,你跟姊姊们说一声,说你和妹妹跟娘回家了。”

  “好。”

  乔弘书很乖的跑进周家,一会儿又跑出来,使命完成。

  但接下来的情形才叫乔立春傻眼,拉着她手的乔雅音同时也牵起韩重华的手,他居然就这么跟着她们进入了乔家。

  “大哥,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这也是我要问的话,为什么我家多了一个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