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他一顿,笑而不答,眼神幽远的看向潺潺而流的溪水。“你后悔过和离吗?将你儿女带出那个有钱人家,不怕他们日后恨你。”

  “恨就恨吧!为人父母的责任是将他们养育成人,之后的事我就不插手,他们只需对自己负责就好,而且不和离我才后悔,你认为我一个死了爹娘的秀才女儿斗得过县令之女吗?”七品芝麻官的官帽也能压死人,若是从前的战铁兰倒是能压死钱家人,她是从二品的镇武将军。

  “立春妹妹,你的命运也挺多舛,不过自古红颜多薄命,你离红颜……”还有一段距离。

  不是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顶多称得上清妍秀丽。

  乔立春牙一咬,大口地嚼着鱼肉。“不入你的贵眼倒是我的错了,以后我会少在你面前晃动。”

  眼不见为净。

  “我不是说你不好看,而是牡丹、芍药各有风姿,各花入各眼,在咱们这个小地方,你也算是村中一朵花。”他见过比她更美的女子,伹没有一个能有她瞧得顺眼。

  大概是小时候的交情吧!他若未从军去,乔夫子原本属意他为乔家女婿,乔夫子不只一次半次调侃的说他俩很相配,他会是疼妻子的好丈夫,看他什么时候遺媒来提亲。

  那时她才七、八岁,他根本没放在心上,只当是邻家的小妹妹,他走时她还不及他胸口高,朝他拱鼻子扮鬼脸。

  如今事过境迁,所有人都变了,当年的长辈一个个辞世而去,只留下令人怀念的回忆。

  “不用解释了,越描越黑,我既不是牡丹也非芍药,我是多刺的月季,你少接触我为妙。”谁靠近她就扎谁。

  乔立春拍拍裙子,一看天色不早了,她打算将整理好的猎物带下山,过两日再自行上山。

  谁知一转头,刚吃饱的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了,难怪听不到他们喳喳呼呼的声音,崎岖的山路对他们来说太为难了,能撑到此时已经很勉强了,负荷不了的体力也到了极限。

  “睡着了。”韩重华脱下外衣,披盖在两个孩子身上。

  “谢谢。”乔立春不自在的道谢。

  “山风较寒,让他们睡一会就叫醒他们,不然容易受寒。”他温柔地说着,不想孩子受罪。

  “好。”

  孩子睡着,两个大人不知该说什么,坐在火堆边看着清澈溪水流过眼前,几条肥硕的大鱼跳出水面,泛起粼光。

  默默地静坐着,听着风中的沙沙声,两人的心中转着万千思绪,直到见山中雾气渐渐凝聚。

  “醒醒,宝哥儿、贝姐儿,我们要回去了。”乔立春没急着将男子外衣还回去,她要等孩子慢慢清醒。

  “娘……”乔雅音还一脸困意。

  “娘,我睡着了?”揉着眼睛的乔弘书微带愧色,他不是故意睡着了,而是瞌睡虫找上他。

  “清醒没,日头要偏西了,趁着天黑前要赶紧下山,不然山里很多凶猛的野兽就要出来觅食。”夜里的山上相当危险,就是她也不敢多做逗留。

  “娘,我怕……”她要回家。

  乔立春顺手抱起女儿。“不怕,我们这就回去了。”

  “还是我来吧。你牵着宝哥儿,若是信得过我就把一些猎物放在我的箩筐底下,上面用药草覆盖,免得让人觊觎。”他指了指她满得挂不上的猎物。

  “怎好劳烦你。”她小小地推辞了一下。

  “若你走到一半出了事,我才对不起自己,女人真的不适合干猎户这一行。”

  他有意无意地暗示她打消这念头。

  这张乌鸦嘴,好想撕了它。“我会考虑。”

  她将半睡半醒的女儿递给手臂向前一伸的男人,又分了一半猎物放人他箩筐里,再把自己的箩筐背起,将其它剩余的猎物往脖上一缠,挂了一圈,随即牵起儿子的手。

  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往山下走去,乍看之下有如一家人,有爹、有娘、有乖巧的女儿儿子,和乐融融。

  但其实每个人都累垮了,缓缓向着太阳西落的方向迈开脚步,盼着早一点回到家。

  第一个发现他们的是周婶,眼神略带深意的瞄过韩重华,她一手接住睡得正沉的乔雅音,抱着她走入乔家的院子,累得双脚直打颤的乔立春也让儿子先去休息,她弄好晚膳再叫他们兄妹俩起床吃饭。

  看懂周婶眼神的韩重华没把猎物放下,他朝乔立春打了个手势,表示晚点再从相邻的围墙送过来,她悄然点头,他便脚步沉稳回到隔壁的韩家,他弟弟韩重阳连忙迎出来,接下他背后的箩筐。

  蓦地,韩重阳被筐里的沉重吓了一跳,差点拿不住,一般的药草哪有这么重,装了石头不成。

  “别看,有些是别人的。”韩重华出声阻止打算翻开一看的弟弟。

  “别人的?”为什么大哥的箩筐里会有别人的东西,他不是上山釆药草,怎么还会碰到人?

  “别问。”问多了要解释起来也麻烦大哥说别问他就真不问了,勤快地到厨房烧热水给兄长淋浴,洗去一身的尘土与疲惫。这边是别问,那边是问得正起劲。周婶逼供似的连珠炮快把乔立春逼疯了。

  “丫头呀!你怎么跟韩家小子走在一块,他未娶:你没夫家,这传出去不太好听。”可不能胡来,她得替她娘盯紧她,免得做出错事。

  “顺路在路上碰见,他看我带两个孩子很辛苦,便说帮我分伹一下,反正快到家了。”

  她谎话编得很顺溜。

  “喔,是这样呀,我还以为……呵呵呵!是我想差了,你俩外表看来登对,两人又都无伴……”后来这么一想,摄合在一起也不错,就差个媒人了。

  “周婶,我累了,想先睡觉。”她没想到上山打个猎会这么累,这具身体的资质太差了,还得再锻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