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望着女儿咯咯咯的笑脸,彷佛前一刻的惊惧化为流云飘走,乔立春还是想不起眼前这位温雅出尘的男人是何人。

  他明明没有胡子,长相秀逸,何来的胡子?

  “在下姓韩,韩重华,是个大夫,就住在你家隔壁。”他听村长说过,乔夫子的女儿搬回村子里,想必是她。

  “大夫……”她思索了一下,猛地一抬头,“你是在面摊上替我看诊的大夫?!”

  韩重华温润如玉的抿嘴一笑。“正是在下。”

  “可你的胡碴……”没了。

  摸了摸滑手的下颚,他不自觉的发笑。“那时刚从远地回来,一路风尘仆仆的也就忘了修面。”

  “我了解,急着赶路的游子。”当她还是战铁兰时,带着一队兄弟追击敌军,一趟出去最少十天半个月才能回营,那些腰粗膀壮的兵爷都成了野人,又脏又臭,满脸络腮胡。

  在两军对峙的情况下,漫天血雾中只想杀光敌人,谁还有心思整理门面,不拚个你死我活哪肯罢休。

  他一听,发出令人心情愉快的轻笑。“是呀!游子,离家已十数年,再回来已人事全非。”

  昔日的笑语全消失不见,父亲编着竹筐的背影、母亲低头缝衣纳鞋的身影,妹妹们边喂鸡边追赶的欢乐笑声,小弟玩着刚出生的小鸡,院子里挂着一排又一排的金黄玉米,锅里煮的米饭香始终勾着他的食欲……

  可惜成了幻影,不复存在,当年的一家人早已四分五裂,找不回当年无忧的欢笑。

  “林花谢了总会再开,候鸟南飞还会再来,这是四季常态,无须感慨,石头都会变,何况是人。把持本心,人事已非又何尝不是老天给的机会,藉此磨练人的意志。”她从不信世上有改变不了的人与事,只要有恒心和毅力,再坚硬的石墙也能冲破。

  天下无难事,铁杵磨出绣花针。

  “你这是在安慰我?”韩重华一怔之后不禁好笑心想,他有落魄到需要一个和离妇人的开解吗?她比他更惨吧!

  起码他有个能为助力的弟弟,十五岁能做很多事了,而她是为夫所弃的柔弱弃妇,带着一身病和一双稚子,她的处境更堪怜,少了男人的她如何在村子里活下去。

  不知不觉中,他对有娇儿幼女的芳邻心生怜悯。

  乔立春一愕,苦笑。“有感而发,觉得你的际遇和我相差无几,都不是很顺畅。”

  他苦中作乐的自嘲。“我比你惨一点,你回来的时候屋子还在,村子里的人还为你整屋修瓦,而我家的土地和屋子被黑心大伯给卖了,我得花双倍的价钱才买得回来。”

  韩大伯根本不想给侄子两百两银子,吃到嘴里就是他的,谁也别想让他吐出来,死都没可能。

  可是你有张良计,我有翻墙梯,不还钱是吧!那韩重华就在外白吃、白住、白拿、白用,还向外头酒楼订酒席,一日一席不间断的送来,帐记在铺子上,月底总结再来请款。

  一桌席面少说二两银子,一个月下来就是六十两,若是他一直赖着不走,不用一年就会吃空家产。

  割肉似的韩大伯拖了又拖,直到惊人的账单送到眼前,他才眼一翻的口吐白沫,忍痛的取出两百两送走这对瘟神兄弟,破财消灾,希望他们不要再来了。

  其实韩大伯还是赚了,卖地、卖屋和抚恤金,以及大侄女的聘金也被他贪了,少说也超过三百两。

  不过看在喊他一声大伯的分上,韩重华还是放他一马,并未撕破脸的逼他拿出全部,再怎么说也是亲戚,留着一线人情日后好见面,也许哪一天两家又开始走动了。

  真是无赖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一物降一物。

  “咳!这是人品问题,我有个好爹。”乔夫子生前对村民的好,成为乔立春最好的无形遗产。

  行善之人有余福,她便是受庇荫的人。

  “我怎么觉得你在炫耀。”让人好笑又有点……怜惜。

  乔立春以轻咳掩住脱口而出的笑意。“我是老实人,只说实话,我爹的确是个好人。”

  她有两个爹,乔夫子和战大将军,一文一武,两个都疼女儿入骨,女儿想要什么都尽量满足。

  韩重华赞同的点头。“令尊的确是好人,我的字就是他教的,他是我的启蒙先生。”

  未了,他心血来潮的喊了她一声“小师妹”,逗弄两个孩子的娘,以关系来说,他们同承一师,的确是师兄妹。

  “啐!什么小师妹,别乱喊,这村子里识字的都是我爹教的,难道我一一认亲。”蓦地,她一抚额。“啊!我上次忘了给你诊金,我给你补上。”

  上回病得昏昏沉沉,又不知该往何处去,她脑子一片混乱,总想不起有什么事没做,困扰了许久,原来是少给了钱。

  “那不算,我还没正式坐堂,不算大夫,不可收取诊费。”也没多少钱,还和她一个妇道人家计较。

  “不能不算,诊了脉就该给钱,你开的药方子疗效极佳,我用了几帖药就好得差不多了。”与之前的病恹恹不可同日而言,药虽苦却良药苦口,几碗下肚人便精神多了。

  “那也是你记得住,倒背如流,不然还有得熬,女人家出门在外还是多留神点,尤其是你还有孩子要养。”韩重华逗着怀中的孩子,一直以来紧绷的神情稍微软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