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就你爱拆我台,生了个讨债鬼,早知道你这么不贴心,我生头猪也好过生你,起码猪能宰肉吃。”这大丫头真是让她这当娘的早生白发,一天从早到晚担心她嫁不出去。

  “娘呀!猪会帮你煮饭吗?还打草、剁菜喂你那些宝贝母鸡吗?”

  周婶没好气的横睨一眼,这个女儿简直是她的债主。“你好意思说我都不敢听,你看贝姐儿才两岁就帮她娘扎草当柴火烧,而你只会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喳呼,吵死人了。”

  被称赞的贝姐儿害羞的一抿唇,躲到母亲身后,其实才两岁的她扎得不好,十个有九个松开,要娘亲补扎,可她认真的神情叫大人们看了好笑,忍不住要赞扬两句。

  不知是天性使然,还是原主教得好,两个孩子都很乖,常会主动帮着做事,不管做不做得来,只要和母亲在一起就很开心了,还常装出大人样引人发噱。

  回来周家村不到几天,母子三个已经和村民们混得很熟了,谁家母猪下崽了,谁家的公鸡几更啼都一清二楚。

  “娘,你怎么拿我跟可爱的贝姐儿比,太不公平了,我胜之不武。”这个小不点儿还没她腰高呢!

  被称可爱的乔雅音欢快地露出两排小米牙。

  周婶啐了一口。“会不会听话呀!还胜之不武呢,是你不如贝姐儿懂事。乔家丫头,我家最近蛋下得多,你要不要我帮你兜几只小鸡,过几个月你就有鸡蛋可拾了。”

  看到孩子们一听到有小鸡可养便两眼发亮的神情,乔立春想了下还是摇头。“不了,周婶,我过两日想上山瞧瞧,看能不能设个陷阱捉几只野鸡,小鸡太小,我一个人照顾不了。”她看了看四岁、两岁的儿子女儿。

  身为过来人的周婶立即明了她的意思,养孩子不容易呀!要时时看顾着,免得他们太顽皮而出了意外。

  “你和……呃,和那个人分开了。”周婶隐晦的打探,没直接点名道姓,怕一不小心戳到人家的伤心事。

  “周婶若常往镇上跑,相信不出几天就能听见钱家少爷再娶新妇的喜讯。”她不言人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什么,你是说他移情别恋,看上别人……”长得一副老实相,没想到是个天杀的负心汉。

  乔立春不以为意的笑笑。“只能说没有缘分,月老不赏脸,一条红线错牵,我们也只好莫可奈何的接受。”

  “他连孩子都不要?”有这么狠心的爹吗?

  她再笑。“对方不想当后娘,而且有自己的孩子,谁会有心思去管前头那几个,见多了心塞。”

  周婶闻言,目瞪口呆。“新媳妇有了?”

  “不然怎么赶着和我和离,连孩子都甘愿送我,人家不缺孩子。”所以她才趁着前夫在兴头上,赶紧和离、带走孩子,省得哪天他反悔了要来跟她抢孩子。

  人能有多无耻她可是见识过,不防君子,只防小人。

  “这人哪,太没良心了,老天若不开眼,拜菩萨都枉然。”亏他还是读书人,这么缺德的事也做得出来。

  “你知道他娶的是何人?”乔立春刻意压低声音。

  “谁?”周婶学她小声说话。

  “县令之女。”

  “啊!”难怪了。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爬。

  见周婶讶异得嘴巴都阖不拢,看得乔立春直想笑。“我这个妻子助不了他平步青云,他另寻高木攀附也是情有可原,凡是男子谁不想出人头地,光耀门楣,靠女人又算什么,他日功成名就,扬的依旧是男子的名。”

  “乔家丫头,你一点都不难过吗?”她听了都心酸,乔夫子那么好的人,怎么他儿女的运势都那么不顺。

  “为什么要难过呢?至少离了他,我很快活,还有一双孩子相伴,少了一个男人心更宽。”她以前就觉得男人没什么存在的必要性,男人能做的事她也能,还不输男人。

  只是她现在的身子太娇弱了,弱得风一吹就倒,提不得重物,不过为了提升自身的体力,她每日都提早一个时辰起来练武,在天色未亮前就开始提振体内的气。

  更甚者,她悄悄做了几个小沙包,分别缚于足踝和手腕,好使力道增强,出拳有力,重新打造出强健的体魄。

  她必须变强,还要更强,不然以她一名文弱的和离妇人,以后的麻烦事只多不少,为了自保和保全两个孩子,她一定要强到无人敢轻视,如同曾经的女将军战铁兰。

  “你这心态是好的,好在你看得开,不然日子就难受了。”女人家要单独过活可不容易,她还有得熬。

  乔立春听了只是垂眸一笑,不予回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反而喜欢这种不受拘束的生活,若是她继续待在钱家,迟早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她并非原来的那个人。

  如今正好,远离熟悉的人与事,回到村子重新开始,经过几年的分别,人会变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她受到“巨大打击”才心性大变,谁能说她有错呢,全是命运弄人。

  “娘,你和立春姊姊说什么,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和小女娃玩着翻花绳的周菊芳忽地转过头,朝周婶挤眉。

  “大人的事你别听,都十五岁了,我都愁白了发,怕你嫁不出去。”是看了几户人家,但大多不中意。

  现今的女子十三岁议亲,十五、六岁嫁人比比皆是,可像周菊芳这年纪还没说定人家,那就有点迟了,难怪周婶都急了。

  可是她本人却不急,一脸笑咪咪的满山遍野地疯玩,还颇为得意她能在家多待几年。

  “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我赖着大哥小弟养我,他们敢不养我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看谁技高一筹。”听到噗哧一声轻笑,她不满的回头一看。“立春姊姊,你得罪我了,我要摘光你院子里的枣子,不准不给。”

  “好,随你摘,我们娘儿仨也吃不完。”那结实累累的枣果很是喜人,圆润如鸡卵大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