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仰起头,韩重阳眨掉夺眶而出的泪水,弟弟吃颗蛋都成了奢望,莫怪瘦成这样。“好,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那我可不可以加片肉,小小的一片就好,不用多。”他口中透露出渴望,好似那肉是极珍贵的东西。

  “大哥买一整只熏鸭给你,吃不够再买。”爹,我会照顾好弟弟,让他天天有饭吃。

  “一整只……”韩重阳两眼发亮,口水直吞。“大哥,我们有钱吗?其实我少吃一点没关系。”

  看到弟弟这般乖巧,他失笑的抚抚他头顶。“其实大哥有银子,存在钱庄里,养你一个绰绰有余,不过大伯吞下去的我要他通通吐出来。”

  二房不是没人,他回来了。

  “娘,我们要住在这里吗?”

  “呃,是的。”

  看着眼前的残破,乔立春有些欲哭无泪,也傻眼了。

  “娘,这儿好像鬼屋,我们会不会被鬼捉走。”

  鬼?“不会,因为娘比鬼还凶,娘会把不乖的坏鬼给赶走,只留下会帮助我们的好鬼。”

  “娘,鬼也分好鬼、坏鬼吗?”

  两兄妹轮流发问,软糯的嗓音甜嫩得像裹了蜜。

  “当然,人有好人、坏人,人死后变成鬼也会有好坏,我们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的鬼,人家也会觉得委屈。”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有时人比鬼还可恶。

  “哥哥,我不怕鬼了,我很勇敢。”好鬼是好的,不会吓她,她长大了,能帮娘做事。

  宝哥儿故意捏着妹妹鼻头。“好呀!那我跟娘睡,你自己一个人睡,贝姐儿胆子最大。”

  “哇!娘,哥哥欺负我。”坏哥哥。

  “乔弘书,要爱护妹妹,不可以吓她。”这两个孩子呀!越看越得人疼,实在可爱得让人想宠他们。

  乔立春自知身子不济,她在镇上休养了两日,吃了几帖药后直到舒适了,才退了客栈的房间决定“回家”。

  回到这身体原主出生的地方,周家村,也就是她未出阁前的娘家。

  她还把两个孩子的姓给改了,跟她姓乔。

  周家村有一半的人姓周,原本还更多,但陆陆续续搬进一些外姓人,周姓仍是大姓,因此仍用周家村当村名。

  乔夫子逝世几年了,想必他的旧宅已是荒芜一片,因此乔立春特意租了一辆牛车,买上一百斤白米、五十斤白面、五十斤玉米粉,一些肉和细盐、油之类的日常用品。

  唯恐屋内不能住人,还特意买了两条七斤重的大棉被和打扫用具。她想稍微打理一番总能窝上一夜,其余的待日后再慢慢收拾,她不着急,只要有个能睡觉、煮食的地方就好。

  谁知才一打开半人高的红漆门板后,里头的杂草都快比人高了,前两年的风雪太大乏人清理,有部分屋檐被压垮了,倾斜一角,铺顶的瓦片亦翻飞了好几片。

  若是不下雨还好,一旦下场沁人的秋雨,屋外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接都来不及接,滴滴答答的湿了一屋子。

  乔立春呆住了,有种不知从何下手的错愕。

  好在乔夫子在世为人不错,广结善缘,曾经不收束修为村里的孩童启蒙,有感他的善举,泽惠儿女,一听闻嫁到镇上的乔立春回来了,还带了两名画人儿似的孩子,纷纷不问原由的赶着来帮忙换瓦,将倾斜的屋檐以柱子撑直。

  乔立春自个儿儿当然也不好意思尽求人帮忙,一有空便除除草,砍掉杂树放在院子晒干好日后当柴烧,还清出一块足以种菜的菜园子,土已翻松,随时都能放籽播种,赶在入冬前收获一轮。

  其中她最感谢的是隔壁邻居周婶一家人,他们帮了她不少忙,还教她许多事,在最短的时间内整顿好母子三人,而不致于处处局促,连生个火也升得满脸黑。

  “乔家丫头,你不是说要些小葱和丝瓜、南瓜的种子吗?我给你带来了,趁着天气正凉爽赶紧下种,过个几天气候又要转凉了……”

  “周婶你来啦,又给我带什么好东西?”穿着简朴的乔立春并未绾髻,她只松垮垮的以一条头绳束发。

  微胖的周婶笑着摇手。“哪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田野间常见的种苗而已,你以前还不稀罕呢!说想吃就到野地里去采,拐了我家的菊芳、菊月到处摘野果、采野桑。”

  到处都有……她眼眸微微一闪,想着北方的土地少有这些东西,种不活不说还贵得很,东北的战家军到了冬天啃得最多的是高粱饼,大口喝着烧刀子袪寒。

  明明还是不久前的事,却好似已经离她很远,下刀子似的寒冷已不复见,她眼前的是开着黄花的小村落。

  “年少不经事,都小时候的事了还提来臊我,周婶真不厚道。”乔立春装羞的打趣。

  “就是嘛!娘老是提过去的事,也不怕人听了生烦,她连我三岁尿床的丢脸事也一再提起。”真是羞死人了。

  菊芳十五,菊月十三,姊姊活泼好动,见谁都是一张眼儿弯弯的笑脸,妹妹生性羞怯,老是跟在姊姊后面掩嘴偷笑,两姊妹的眉眼十分相似,就是一动一静的个性天南地北。

  周菊芳上面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大哥,尚未说亲,正在相看中,底下还有个十岁的弟弟,淘气得令人头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