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天朝第一娘子汉 >  上一页    下一页


  韩重华把银袋一翻,倒出几两碎银。“我全部身家就剩六两多的银子了。”

  “那你还穿得一身光鲜亮丽。”让他以为衣锦荣归,肯定带了不少银子回来,难道这全是装的?

  “这是长官的赠予,我与他身形相似,他见我有意归乡便赠了几身衣物,包括他用过的簪子和玉佩,这叫人情。”一看大伯贪婪的盯着他身上的配饰,韩重华不免感到厌恶,他不在家的这几年,大伯肯定做了不少脏事。

  “你……你居然……”连他都看走眼了。

  “大哥,你真的是我大哥?”一旁如在梦中的韩重阳难以置信,目露惊讶的红了眼眶。

  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瘦弱少年,韩重华鼻头一酸。“是的,我是你大哥,我来带你回家。”

  铁石十五岁了,却长得不如十三岁的男孩。全身瘦骨伶仃皮包骨的,可清晰见得皮肉底下突出的骨头。

  他到底被凌虐了多少年,一笔写不出两个韩字的大伯怎么狠得下心,若他真战死了,二房也只剩下一根独苗呀。

  “可是我们没有家了。”韩重阳说着便滴下眼泪。

  韩重华一听,愕然。“什么叫我们没有家了?”

  他走时,家里有三十几亩地、七间大砖房,虽未分家却已分产,各自有各自的灶台。

  “爹的病欠下很多药费,我们拿不出银子还,后来大姊便嫁给大牛庄的牛二,得了十两银子先还一部分的银子,后来还是不够,大伯便作主卖掉屋子和田地凑了三十两,这才勉强还清债务。”二姊也怕被庞大的欠债拖累才早早嫁人,跟个走商的商人走了。

  闻言的韩重华双目冷若冰。“凑了三十两?大伯,你是这样当人长辈吗?居然如此哄骗我那年幼的弟妹,我家的水田一亩十二两,旱地也有七两银,再怎么贱卖少说也有一、两百两,那多余的银两你拿到哪去了?”

  “唉!误会误会,我不是全帮这傻小子给存了嘛!担心他年纪小乱花钱,等他大了些再拿出来给他成家立业。”韩大伯讪笑的解释,心里暗骂这大侄子太精了。

  “铁石,你给大伯干活几年了?”摸着弟弟几乎无肉的手臂,韩重华的愧疚更深,他应该早点回来。

  “从爹过世就来了。”他也无处可去,只能投靠大伯。

  “那大伯给你工钱了吗?”

  “什么工钱?”干活还有银子拿?

  一看弟弟茫然的神情,韩重华心中有数的转向韩大伯。“想必铁石的工钱也由大伯收着呢!以一个月五百文来算,七年约四十二两,取个四十两整数,尾数二两算孝敬大伯你。”

  “等等,铁石年纪小哪能干什么活,何况我还供吃供宿,你不能一回来就坑我。”什么四十两,想都别想。

  “好吧,一个月再扣去两百文的饭钱和住宿钱,也要二十五两吧!大伯说铁石力气小干不了活我不同意,如果你能把那辆板车从街头拉到街尾,什么工钱这种伤感情的话我连提都不提。”一个大男人也不见得拉得动,可见铁石做这重活不是一日两日了,而是长期的。

  “开什么玩笑,那么重的板车……”韩大伯一开口,脸就僵住了,说不出话来的猛抽水烟。

  韩重华面上带笑,但笑意不及眼底。“你也知道板车有多重,却叫一个年仅十来岁的孩子来回拉动。大伯穿的是刚缝制的新衣新鞋,而铁石那双鞋都开了好几个口,身上衣服满是补丁,怕是铁树堂弟不要的旧衣吧!”

  “小……小孩子吃点苦是为了磨练,若是养成骄奢性子,你们这一房就完了,我……我也是为了他好……”死小子,怎么不死在外头就好,还回来干什么。

  讨债呀!

  “两百两。”

  韩大伯被一句两百两弄得糊里胡涂,不解其意。

  “以前我不在,多亏了大伯对铁石的照顾,现在我归家了,大伯就把替二房『保管』的银两给我,虽然卖掉的田地我还没足够银子赎回来,但起码屋子一定要回到我们手中,不然我对不起死去的双亲。”老家不能败在他这一代。

  什么,要银子?“不行、不行,我哪来的两百两,我……我没钱,别跟我要……”

  韩重华目带微笑,一脸的胡碴让他看起来有几分凶恶。“刚刚大伯说是替弟弟存了,难道是假话?”

  “这……”他慌了手脚,绞尽脑汁编着借口。“那个……铺子的生意不好,你堂弟先借用了一些,等赚了银子一定还。”

  “借用的先不说,剩下的总该归还吧!有多少我取多少,总不会拿我二房的银子做生意,赚的全归大房,那未免说不过去。”在军队遇到最多的正是兵痞子,他都能一个个整治得他们不敢偷奸耍滑,如今自然不会被大伯骗去。

  “铁头……”分明是强人所难,不能再商量商量吗?

  韩重华没再理会眼露凶光的韩大伯,只说会再来取钱便带着弟弟离开韩大伯的店铺。他一手搭上弟弟瘦弱的肩头。“不是饿了吗?想吃什么大哥带你去吃。”

  从此刻起,他不会再让弟弟挨饿了。

  “真的吗?”韩重阳的眼中出现希冀的亮光。

  “真的。”他颔首一点。

  “我要吃加蛋的大鲁面,我已经好些年没吃到蛋了。”一想到浓郁的蛋味,他就口水直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