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沙猪王子 >
四十四


  “不行了,起鸡皮疙瘩了。”

  “看到没,这就是血淋淋的教训,雄霸海上的枭雄已经为爱沦落成小媳妇。”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嘲弄黑鹰。

  “你们说够了没?宝儿,别理他们这群疯子,尝尝着味道怎么样?”黑鹰先是对他们怒目咆哮,一低头对龙宝妮可是轻声系语好不温柔。

  龙宝妮一道一道的尝,黑鹰的心则卜通卜通的乱跳着。

  “怎么样?”他紧张的问着。

  她答非所问的说:“贝儿教的。”肯定句。

  “答案呢?”黑鹰的心高吊着。

  “我喜欢贝儿的手艺。”

  “嗄?那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你过关了。”龙翼拍拍黑鹰的背。

  黑鹰愣了一下,高兴的和大家握手,忘神的抱着龙宝妮原地旋转。“太棒了!我终于可以娶老婆了!”

  可是有人开始担忧了,因黑鹰的磨难才真正开始,谁知他好巧不巧的得罪了撒旦之女——龙青妮。

  龙门办喜事了,今天是龙家近二十几年来第一件喜事,乐坏了族中的长老们,纷纷大肆铺张,席开五百多桌,党、政、商各界连决祝贺。

  在一片喜气洋洋之中,有一个人非常不快乐,她开始期待今天能括风打雷兼下暴雨,来阻止这场婚礼,偏偏事与愿违的晴空无云、一片朗朗。

  今天的新娘龙宝妮嘟着嘴,导致她不高兴的是因为她发现这几天众人的行动相当鬼祟,直觉上警告她有事发生。

  于是天还没亮她就先进行偷袭,看能不能查出一丝蛛丝马迹,可是她像全天下的人都与她作对,三座楼阁灯火通明,竟无一人休休息,一致在为婚礼做准备。

  “哟——新娘子等不及要见客了呀?”

  “我看是婚前恐惧症。”

  “不会吧!懒猫不睡觉,想捉老鼠呀?”

  “夜游症犯了吧!”

  风、雨、雷、电四大护法轮流消遣她,今天他们可是奉命看好这个女主角,以防止她危及游戏的进行,对于这种陷害主子的事,他们为“善”不落人后的倾力赞助。

  “你们这四尊大佛站在这儿等人朝拜呀?”

  “我们正等着恭送二小姐出关,不,是出阁。”

  “是呀!二小姐。你不会打算穿这一身红色劲装上花轿吧!”想作贼也太明显了。

  “要你管,我高兴就好。”龙宝妮倔傲的扬起下巴。

  “不行啦!二小姐,你快回房去换衣上妆,时辰快到了。”

  自幼服侍龙家主子的老么么,气喘吁吁的拖着笨重的大象身躯,紧张兮兮的来催促二小姐别误了时辰,实在是怕她又来摆个乌龙。龙家的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这是她多年的经验所得。

  婚礼决定以西式的龙家老宅举行,在跪拜了祖先之后,敬过了茶,新娘可就要过火盆了。龙宝妮拉着礼服下摆,一脚刚跨过去时,火舌突然高涨,幸亏黑鹰动作迅速的把她抱起。

  “愈烧愈旺,愈烧愈旺,夫妻和谐,如火似焰。”

  媒人在一旁按照着龙青妮的剧本念着,这突起的火是她送给两人的第一道“贺礼”。

  说好了在走完红毯到宴客会场,一路要洒粉红色的玫瑰花瓣,结果居然变成黄色的野菊花,干么?送葬呀?龙宝妮气得想捉个人来揍两拳泄愤。

  媒人端来两杯甜汤,意思是早生贵子,一般的甜汤是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可是他们喝的是青草、人参、龟粉和黄连子,真是苦不堪言。

  “甜汤不甜舌,夫妻少口舌,甜汤一入肚,万火皆可消。”媒人吟唱着,因为他们喝的甜汤可消暑补气。

  长辈们一一入座后,新郎新娘也战战兢兢的坐下,不知下步又有什么状况发生。

  龙翼上前为新人斟酒,基于先前的捉弄,两人只敢望酒兴叹不敢喝下肚,深怕又是是一项阴谋。

  过了一会儿龙宝妮口渴了,她才拿起别人已开封斟过的果汁喝,她想喝别人的总没事吧!谁知道果汁合是鸳鸯盒,底下有机关,一边是普通的果汁,一边是加了料的。

  然后是要开始敬酒了,黑鹰不敢相信龙家的人,所以从官中带了一队好酒量的挡酒团,负责他们推掉一些奇怪的敬酒借口。

  才走到第七十二桌时,龙宝妮就觉得自己开始热了起来,一股火从小腹升起,脸色不自在的潮红,连新娘妆也遮盖不住,她知道自己又中了计。

  黑鹰也察觉到的不对劲,掌中的小手热得惊人,在龙宝妮耳旁低声的询问之下,才知道又被晃点了,连忙抛下在场的宾客,抱着新娘子在往新房快步走去。

  “哟!新娘育等不及要入洞房了。”方羽吹一声响哨,跟着一群恶魔走入另一个房间。

  “哗!宝儿好急哦!看他像饿虎扑羊。”

  “错了!是饿狮扑鹰。”有人指正着。

  “啧啧啧!你看席斯的臀形还真不错,比A片主角更养眼。”龙青妮下着评论。

  “宝儿小姐也不错,卖力演出不落入后。”

  “你们真缺德,连这种也不放过。”希曼口中是这么说,可是表情却是一副好刺激的目不转晴。

  “这个姿势不错,下次找个大火球试试。”

  “宝儿以后一定很幸福,看席斯的耐力多好,历久不衰还愈战愈勇。”龙青妮根据观察下结论。

  “席斯也很幸福呀?看着宝儿多热情,以后光应付宝儿就吃不消了,可没体力去偷腥。”

  “影片上映中,请观众安静欣赏。”

  龙贝妮左手拿着一杯一千C·C·的可口可乐,右手是盘点心糕饼类的零食,要求观赏室的人噤声,不要影响她看戏的气氛。

  而他们面前正好有一台七十二寸大的电视萤幕,上演着活色生香的春宫秀,里面的主角是今天的新人,每一个吻痕、每一个姿势,甚至是汗水滴落的角度都清晰可见。

  新郎新娘缺席,龙家主席上的新人新友也缺席,可是丝毫不影响外面热闹的气氛,宾客自顾自的把酒言、畅意欢乐。

  候机室里有一对新人正等着度蜜月,龙宝妮在大姊的催眠下已经不再有高空恐机症,黑鹰庆幸可以逃过一劫,只是他高兴的太早。

  一上飞机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和龙宝妮分开坐,龙宝妮坐的是豪华舒适的头等舱,而他坐的是狭窄的经济舱,更恐怖的是机上的数名空姐都曾是他短暂的床伴。

  惨的还在后头,只见他身旁坐了个花痴,而这个花痴居然是外公别墅的厨娘,他的第一次性交对象。

  十五岁那年,他陪母亲回家探视外公,半夜睡不着到厨房找水喝,受不住诱惑在厨房的流理吧上占有了她,他在那一段假期中从厨娘的身上得到不少乐趣。

  “席斯少爷,你的体格真是愈来愈结实了”厨娘极尽的挑逗着,手指不安分的在黑鹰厚实的胸膛上厮摩。

  黑鹰厌烦的拨开她的手,不可否认年近四十的厨娘,姿色仍不减当年,除了眼角多了几条鱼尾纹而已。

  “席斯少爷,你忘了当年你多爱我这身子。”厨娘嗲声的拉着他的手,往她快撑不住的巨乳上摸,一点也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勾引着。

  软趴趴的触感让他觉得恶心,就像一头怀孕的乳牛,黑鹰不想再忍受下去了,遂站起来往头等舱走去。

  他难以置信自己在受苦受难之际,爱妃正优闲的吃着机上提供的餐点,他一屁股坐下,不理会空服员,坚持要和他的妻子在一起。

  当他们一下飞机他就看到有几名女性旧识,她拉着龙宝妮避开;快速的取了行李就往一旁的计程车塞了进去。

  “鹰!你要去哪儿?”

  黑鹰往驾驶座一看,天啊!怎么又是他以前的床伴这一?几年前他在迈阿密海滩上邂逅的黑美人贝蒂,两人在度假小屋里缱绵了七天七夜,连大门都设迈出呢!

  他又赶紧的下车,另外招了一部计程车,查看司机是男的,这才安心的上车。

  “干么?见鬼了?”

  黑鹰心虚的不敢多言。

  到了旅馆之后,他抱着龙宝妮想一起洗鸳鸯浴,两人正吻得缠绵徘恻时,一拉开浴帘就见一个红发性感的女人披着一条浴巾扑了上来。

  “鹰!人家好想你哦!”

  黑鹰觉得自己快中风了,放下手中的娇妻,半推半就的把他以前在意大利养的红发情妇送出门。他为了安抚龙宝妮,就带他到一家非常知名的中式餐馆用餐。

  原以为劫难到此总该结束了,可是一回到房间后,床上有明显的两具女性嗣体在被单下若隐若现,黑鹰已没有勇气去掀开。

  龙宝妮自动的揭晓答案,她们正是黑鹰以前在澳洲认识的一对双胞胎,两人火热的劲,让他差点把她们带回土耳其后宫当侍妾。

  “嗯!亲爱的王子殿下,你该作可解释呀?”龙宝妮的声音不高,可是其中夹杂的火气不小,新婚期间就有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玉体横陈的等待他宠幸。

  “宝儿,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她们怎么爬上我们的床。”黑鹰好说歹说服这一对双胞胎姊妹起身着衣离去,全身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无力的瘫在沙发上。

  到了晚上好不容易清静了,正想和爱妻好好的够继一番,门外却传来客房服务的声音,他无奈的身开又开门立刻又甩上门,因为门外站的是他以前的西班牙情妇。

  一个晚上连续数次的敲门声打断他的好事,每次门外站的都是他以前不同的床伴,当最后一次敲门声响起时,黑鹰火大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一拉开门,一座三十六寸大蛋糕往他脸上砸去,数台附有闪光的相机不停的撷取他现在的模样。

  “对不起,我是被逼的。”莉诺低头道歉,嘴角有一丝畅快的笑意,当初龙青妮来游说她时,她还有一丝犹豫,可现在她才知道,捉弄人也是一项有趣的消遣。

  “风、雨、雷、电,原来是你们搞的鬼!”龙宝妮从黑鹰身手探出个小脑袋,马上亲亲老公身上的奶油,她努力的憋住不笑,怕他“有福同享”。

  “上面的命令,属下不敢不从。”向天忍住笑意,明白的告诉主子是谁指使的。

  “该死的大姊,她就一辈子不要结婚,否则我会如法炮制,回她一个礼。”龙宝妮恨得牙痒痒的骂着。

  为了躲避龙青妮的戏弄,黑鹰下定决心要享受一个不受干扰的蜜月,所以自己驾驶一架直升机,带着他的爱妻飞到无人居住的私人海岛上。

  在睡了一个香甜无扰的觉之后,黑鹰精神奕奕的起床,面对娇妻甜美的睡容,欲望蠢蠢欲动,手才刚放在她令人心悸的曲线上,外面却有一阵女人悦耳的轻笑声。

  他和龙宝妮从窗户内看去,只见外面有四、五十位各国美丽的佳人身着薄如蝉翼的轻纱,里面是非常省布的三点式比基尼泳装,正在沙滩上——烤肉。

  “你大姊是怎么办到的?”黑鹰无神的问着龙宝妮。

  “恐怖分子做事是不依常理的。”

  黑鹰不得不佩服龙青妮,居然有本事把他以前最喜欢的床伴、情妇都给找出来,除了损友希曼的出卖之外,他想不出还有谁比自己更清楚过去的一堆情史。

  “这蜜月还要不要度?”龙宝妮问着。

  “下次吧!等脱离魔女的掌控再说。”

  这对新人乘兴而去,败兴而归,糟蹋一个好蜜月,可是对其他人而言却是非常尽兴。

  一回到家,龙贝娘就拿了一卷录影带给龙宝妮。

  “这是什么?”她看看录影带又看向妹妹。

  “大姊送给你增加夫妻情趣的礼物。”

  龙贝妮一表正经的模样反而引起龙宝妮的狐疑,她立刻播放,然当画面出现时,只见夫妻俩同时大吼:

  “龙青妮!我要杀了你!”

  电视播放的就是——婚礼中没席的那一段缠绵缱倦的火热镜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