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饲主阁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肚皮上多了一只手的重量,绯红的脸颊羞赧不已。“别、别闹了,有孩子在。”

  “西方的性教育一向很早,他们也该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学习要趁早,进步才不会比别人晚。

  “昂,正经点,时间到了他们自然明白一切,用不着揠苗助长。”万一教出两头为害世人的小色狼,罪过可就大了。

  董知秋还没有身为一位母亲的自觉,她的心态在慢慢调适中,不断自我提醒有两个孩子。

  其实这对她来说并不容易,凭空掉下来一个完整的家庭,有夫有子,还有她亲自签名的结婚证书,眼前的种种跟梦一样虚幻,

  尤其是她根本不记得有这么一段婚姻生活,即使是迷离梦境,有时也会透露一些讯息。

  不过母子亲情是天性吧!她就是和孩子们特别投缘,看他们的眼神由陌生变得慈爱,渐渐地感受出母子的相似处。

  至于对昂斯特,她感觉就复杂了些,说不上来是爱或不爱,但是对他的好感与日俱增是不争的事实。

  “我听不懂,我们英国人教育小孩一定要从小开始。”昂斯特表情不变,一味的冷然,但灰蓝色眸子闪着令人不安的亮光。

  “嘿!别拿我做示范,我警告你……啊!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不要胡闹……”他以为自己几岁,一不小心很容易春光外泄。

  当然,一大两小的雄性动物不会在意,会感到脸红,不好意思的人只有她。

  “为人妻者得顺从丈夫,不得违抗,你违反了婚姻的誓言,我有权惩罚你。”他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可是让人感觉他正在笑得邪恶。

  闻言,她吓白了脸,就怕他做出什么限制级的行为。“孩子们在看,你最好把衣服穿上,不要赤身裸体地走来走去……”

  昂斯特作势要将她往床上一扔,顺便拉走她遮身的被子。

  董知秋惊骇地睁大眼,半点声音也发布出来,死命地紧抓唯一的遮蔽物。

  “爹地、爹地,我们也要玩。”好动的格雷冲过来抱住父亲的大腿。

  “飞高高、飞高高,我要当小飞侠。”不甘示弱的伊恩奋力一跳,攀着粗实的手臂。

  “你们这两个小鬼,快给我滚下去。”要不是妻子非常爱护“小动物”,他一定连踹带甩、拜托黏人的小麻烦。

  十分好笑的画面,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子怀抱着蠕动不停的人形被,左手吊着长鼻猴,右脚拖着无尾熊,面容蒙霜地不满阴霾。

  这时若有人加油添柴的话……

  “你不是说教育要趁早,你儿子这顽皮样是跟谁学的呀?”有其父必有其子。

  眉毛微挑,昂斯特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毫无预警地将怀中人儿抛出,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宣布——

  “打枕头战。”

  一时间,惊叫声和欢呼声并起,滚落大床的董知秋惊慌地找着遮身物,而两个小孩像刚上紧发条的娃娃兵,飞也似的扑向她,跟她抢起枕头。

  一旁的大男人当然也不会作壁上观,他把自己当成一座山,压向笑闹中的妻与子,大鹰展翅地将他们全纳入臂下,用力抱紧。

  第七章

  “什么,米亚洁丝来了?”

  米亚洁丝不是别人,她是高登·杰米同母异父的妹妹,身材高挑又白皙,遗传母亲的金发碧眼,是英国社交界有名的美女。

  但是这些并不是令昂斯特震惊的原因,而是她的身份同时也是他的未婚妻,并且差一点步入礼堂。

  差一点,因为他的羞辱。

  两年前,就在婚礼进行间,米亚洁丝乡下表妹手中一张没拿好的照片掉落新人面前,弹奏中的风琴骤停,一场欢腾喜气的仪式在牧师错愕的神色下结束,留下被舍弃在教坛前的新娘。

  母女俩都有相同的遭遇,而且被同一父子抛弃。

  “什么叫你不知道,我不是要所有人瞒着,不许走漏一丝风声,是谁那么大胆敢泄露我的行踪……嗯!我知道……英国方面的管理……不一定……盯好他,不要再给他机会……回去……我再想想”

  一提到米亚洁丝,昂斯特好不容易融化的冰山再度结冰,冷意更胜以往,令人不敢逼近。

  他的眼中有着不难辨识的阴鸷和愤怒,有别于他以往的漠然,冷冷扬起的火苗如蓝焰,烧灼了每一根神经。

  目前的婚姻状态他十分满意,安静聪明的妻子、可爱天真的孩子,他们像上天灿烂的星星围绕他这唯一的皓月。

  如果有人想破坏他现在的生活,甚至是毁灭,他绝不容许,没有人可以夺走他拥有的一切,将他推入烈火焚烧的地狱深处。

  “怎么,又跟电话吵架了?”

  一进门,董知秋就听见火气不小的咆哮声,丈夫像暴怒中的狮子在客厅走动,来来回回不停歇,似乎有很大的不安。

  虽然没听清楚电话的内容,但其中几句话仍不请自来的飘入耳中。

  “没事。”昂斯特简洁地响应,主动接过她买回来的生鲜食品。

  “我一直忍着不问你,认为这是你个人的私事,我并没有立场干预,可是它明显困扰你好一段日子了。”让她想视若无睹都不行。

  “你不能学着信任我吗?为什么老是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质疑我?”话一出口,一见到她错愕不已的眼神,他顿时懊恼地冷着一张脸。

  不是她的错,他却迁怒她,只因他太害怕旧事重演,让她再一次从眼前消失。

  从没见过他这么暴躁,以言语伤人,董知秋心口痛了下,唇瓣轻掀。“我不记得过去的事,可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吗?”

  “克莱儿……”

  “还有,我不是想问你的私事,不过夫妻之间贵在坦诚,彼此不改有隐瞒。若是什么都不说,无形间会产生隔阂,让我们的心无法在一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