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饲主阁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不过小孩子是好动的,不可能安静太久,一见到床上的人儿连翻身都没有,胆子便大了起来。两兄弟互视一眼,便悄悄地趴在床边想溜上床和母亲同睡。

  但是他们的阴谋并未得逞,两颗小脑袋才想往棉被里钻,一直粗黝的男人手臂从被下伸出,按住钻呀钻的头。

  “谁说你们可以在这里?”

  这声音,这声音……好低喔!

  “爹地!”

  另一只手臂从棉被中探出,直接往两人的脑壳各送上一个爆栗。

  “要是吵醒我老婆,我会一个一个把你们扔给收破烂的。”省得烦人。

  神色慵懒的男人并未起来,一脸餍足地伸直双臂,露出不着一物的精壮上身。

  “不公平,爹地怎么可以独占妈咪。”他太卑鄙了,以大欺小。

  “就是嘛!妈咪是我们的,不是你一个人的。”他要抗议,挥小旗子示威。

  两个小男孩的想法一致,他们的爹地是个非常非常自私的大人。

  “谁再多话,我让他开不了口。”昂斯特冷眸轻扫,威胁五岁的小孩。

  男人也是幼稚的男孩。

  “小人。”

  “无耻。”

  伊恩和格雷撅起嘴,抨击父亲的下流行径。

  “不满一百二十公分的都叫小人,你们满意了吗?”两只小鬼也敢跟他斗。

  两双圆呼呼的眼儿你看我、我看你,默不作声地互比身高。

  “所以小人指的是你们,无耻小人。”螳螂屎大小的小不点,有多远滚多远。

  昂斯特的确是自私地不想和人分享失而复得的妻子,就算是他一手带大的亲生子也是一样。

  本来就冷情的他对凡事都鲜少在意,父母是因飞机失事而双双过世,十三岁成为孤儿,因此他等于是被不讲感情的祖母抚养长大,造成他孤僻性格。

  他这一生除了外婆之外唯一让他往心上搁的,大概只有怀里的女人。

  只是他们在一起的那两年,他没能察觉自己的心意,以为他不过不讨厌她,娶她,只是因为她怀孕了。

  一直到身边不再有她的身影相偎,他才能惊觉情根已深,对她的感觉不仅是互相取暖的伴侣,而是爱。

  “爹地,你欺负小人。”好可恶,他是坏人。

  昂斯特冷哼一声,将凑上前的小头往后推去。

  “小人不高兴,要暴冲。”格雷像条小牛横冲直撞,要替跌个四脚朝天的兄弟报仇。

  “最好你冲得过卡车。”他没出什么力,一棵肉球便滚了出去。

  “爹地,你害我跌断牙……”

  “爹地,我手指骨折了……”

  坏爹地。

  “叫你们别嚷嚷,还给我鬼吼鬼叫……”蓦地,他噤声,漠然的神情出现一抹狼狈,宽大的掌心按住上下颤抖的杯子,一阵悦耳的低笑声轻轻流泻。

  “喔!爹地,你吵醒妈咪了。”伊恩一副“你是大罪人”的模样,怪他嗓门太大。

  当大人的好处是可以抵死不认错。“要不是你们一直哇哇大叫,我老婆还会舒舒服服地躺在我的臂弯。”

  “明明是你……”

  “嗯——”他一沉音,眼神如冰。

  小人无胆,委屈地低头踢脚。

  而孩子的妈一听见父子三人幼稚的对话,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笑。

  “小花栗鼠。”

  “妈咪……”

  她笑得太开心看吧!他们又没说什么笑话逗她开怀大笑。

  父亲、儿子都闷着一张脸。瞪着隆起的棉被山。

  “你、你们……哈哈……一定要这么耍宝吗?我的肚子笑得好疼。”哪有大人,分明是三个长不大的孩子。

  好久没笑开怀的董知秋抱着肚子,在棉被里滚了一圈,要不是有只大手勾着她的腰,她大概会笑到滚下床还停不下来。

  “肚子疼吗?我有治疗的妙方。”让她发不出笑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